第44章 奢侈

上一章:第43章 照顾 下一章:第45章 偷亲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把汪熠濯再次哄睡着后,郁酒帮他掖了掖被子,面色复杂的转身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打开门,门外长椅上汪星泉正坐着,面色比汪熠濯还要苍白难看,听到动静儿抬起头,对郁酒勉强一笑:“他睡着了?”

“嗯——笑不出来就不要笑,就不要强撑着。”郁酒忍了忍,还是没忍住:“难看死了。”

本来好好的一个大帅比,都被生活蹉跎的......好像失去锐气了。

“......抱歉。”汪星泉抹了把脸,含含糊糊的乱说:“我有点困,还有点累。”

“汪星泉,你到底怎么了?”郁酒皱眉,坐过去攥着他的手:“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根本就不像你自己!那个平常冷静的自己!你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就因为濯濯说了那句话?”

可汪熠濯那句没头没尾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谁抓着他的头发了打他了?汪星泉这么冷静的人又为什么会因为一句话变成这样?郁酒简直觉得一头雾水。

而握着汪星泉的手,也是汗津津冷冰冰的。

后者分明一直呆在医院里,可这手却无论如何都焐不暖。

看着他强撑着面无表情的冷淡神色,郁酒轻轻叹了口气——

“对不起,是我逾越多问了,我先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再回来替你,然后你回去睡......”

“是我妈。”汪星泉突然开口打断了郁酒的话,才后者错愕的眼神里,神色平静飞快的说着:“汪熠濯说的人是我妈,她是个疯女人,精神有问题,在汪熠濯四五岁的时候家里没大人看着,她就会虐待殴打他。”

......

郁酒猜测过很多可能性,却唯独没有想过会是这个原因。

这个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郁酒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也就没有立场去劝说和安慰汪星泉什么‘这都过去了’说这样的空话,他只能愣愣的听着。

“后来我受不了,就带着汪熠濯搬出去了。”汪星泉抹了把脸,眼底红血丝密布:“他因为这些事病更加严重,我本来以为这几年看医生好了点,没想到......”

没想到,汪熠濯依然记得这些可怕的‘梦魇’,如影随形。

郁酒沉默片刻,犹豫着攥住汪星泉的手。

“我不能跟你说这些都过去了的空话安慰你,因为创伤还在。”既然汪星泉决定袒露心扉,有些事郁酒就不能装作不知道:“之前你右手臂受伤,医生说有旧疾,后来濯濯也说你手臂上经常缠着绷带,我想知道......是不是,是不是?”

“是。”汪星泉闭上眼,轻声回答他:“是我妈做的,她是个好妈妈,好女人,清醒的时候和正常人没有分别。只是精神状态极其不稳定,清醒的时刻每天不到两个小时。”

“大部分时间她都是糊涂的,而糊涂的时候她就喜欢自残,虐待自己,虐待别人。那些伤有的是我拦着她用剪刀自裁时弄的,有的是她趁着我睡觉的时候......”

“别说了。”郁酒想到那些蜿蜒的伤口,声音发抖的打断他:“你别说了。”

如果是之前还好,他现在听不得这些,一听就心疼的要命。

“其实没什么,旧疾成了疤,早就没感觉了。”汪星泉笑笑,低垂的眼睛却有些落寞:“我只是不想让汪熠濯记得那些事情。”

大孩子还好,小孩子拥有那些记忆实在是太残忍了。

“泉哥,送濯濯去看儿童心理医生吧。”郁酒盯着他的眼睛,诚恳的说:“他需要看医生,而不是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只能依赖你。”

“我知道这可能一开始会很难,但总归可以克服的!”

而且是必须克服。

因为不闯过这一关的话,汪熠濯这一辈子都好不了,汪星泉一辈子也得不到心灵上的解脱。

汪星泉沉默片刻,微微的点了点头。

他面色疲惫,清秀十足的少年感骨骼似乎都带着倦意似的。

郁酒轻轻的松了口气,顿了半晌迟疑的问:“你母亲......还在么?”

“不在了。”汪星泉目光悠远,修长的手指不自觉的敲打着自己的手背:“五年前就没了。”

郁酒没说话,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家里有一个精神病人的家属大抵都会觉得病人死了后自己是解脱——但真的解脱了么?

郁酒记得刚刚汪星泉说起他妈妈,是说每天有一两个小时,他妈妈是健康的。

而说这句话的时候汪星泉神色是有些微笑甚至是释然的,他一定很爱的母亲,即使她是个精神病,她虐待他们。

胡思乱想了一阵,郁酒回过神,交代别的:“你先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回去收拾东西替你......”

“别走了。”汪星泉抓住他的手,淡淡的说:“陪我一会儿。”

平静无波的声音和态度,只说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郁酒莫名的心脏狂跳。

他大脑当机的问,甚至没出息的磕巴了一下:“陪、陪什么啊?”

然而接下来汪星泉的举动更让郁酒心头狂跳。

“借我躺一会儿。”汪星泉似乎一秒都坚持不了了一样,低头躺在了郁酒的腿上,含含糊糊的道谢:“谢谢。”

沉重的分量让郁酒的腿上有了实感,他不自觉的低头,看到的就是汪星泉轮廓优美的侧脸,闭着眼睛,睫毛长的能在眼睑下打出一道浅浅的阴影。

郁酒都没发现自己唇角翘了起来。

半晌后,又木讷的放了下来。

这么一个人......居然有一个精神病母亲,自闭症弟弟,他到底是怎么过的?

汪熠濯四岁的时候虐待他们,五岁的时候死了,那他们的父亲呢?为什么汪星泉从来没有提起他的父亲,还有那个傻逼二姑是怎么回事?

其实汪星泉虽然隐约的透露出一个小口,但他整个人还是像谜一样。

五年前汪星泉高中还没毕业,他是怎么带着一个四五岁的自闭症弟弟过生活的,还到处打工还债?

郁酒突然觉得他就像是一个活在象牙塔里的小孩,平时总觉得自己多么多么厉害,其实根本就是何不食肉糜,不是人间疾苦。

现如今光是让他幻想一下汪星泉的难处,他都觉得满头包,不可能,更别说亲身经历过的人了。

不过他也是写过那么多剧本的人了,可能是......关心则乱。

郁酒盯着汪星泉的侧脸不放,轻轻的叹了口气。

医院午后的走廊里阳光洒落,静谧柔和。

*

接下来一段日子,郁酒都是在医院和学校两头跑的。

医院不像杂志社,离学校不远,但行车路线却极其复杂,坐公交车居然还要倒车。

郁酒仔细想想便觉得太不值,干脆买了一辆自行车代步——反正他早就想买了。

之前就觉得在学校里去哪儿都太远,现在买了自行车代步,去哪儿都不嫌累。

学校里的几个室友都知道郁酒辞职的事儿,却不知道为什么他辞职了还能忙的脚不沾地,纷纷过来好奇的询问。

郁酒急急忙忙的吃方便面,百忙之中跟他们简单的说了一下事情经过。

“我靠,不是吧?你去免费给人家看孩子?”封茂听了这话直呼惊讶,几乎是面色扭曲:“什么大恩大德的朋友啊,老弟,你这可太实诚了。”

郁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哎哎哎,你不信猫哥说的话啊?”封茂吐槽:“这美好的大学生活你去医院给人家看孩子?还不给工资?”

“那我跟你说,我是看上孩子的家长了呢?”郁酒吃完飞速的一抹嘴,就起身收拾东西,边收拾边半真半假的戏谑道。

“......家长?”其余两人听到也惊讶了,七嘴八舌的凑过来问:“什么家长啊?男的女的?你喜欢有孩子的?!”

“小酒,你这也太重口味了!”

“就是,再怎么也不能破坏人家的家庭......”

“行了行了。”郁酒忍不住笑,背起包走人,出门之前回头利落的说了句:“男的,单身。”

室友:“......”

虽然现在生活有些艰苦,但谈恋爱这种事儿属于精神享受。

——郁酒还没打算放弃追人这事儿呢。

只是他这追人,多少有点不务正业。

“泉哥!”在医院外面等着心理医生给汪熠濯检查的时刻,郁酒无聊,就拉着汪星泉出去。

“快,骑车。”郁酒坐在后座催他,一本正经:“去怀明路那个全家买点东西。”

他追人‘不务正业’就在于,总喜欢让人伺候他——例如让汪星泉骑自行车载他。

“......你就是想让我骑车拉你吧。”自从郁酒买了这个自行车,汪星泉骑着拉过他两次之后这家伙就不知道上瘾了还是犯懒,每次都必须要让他拉他,不带自己骑的。

不过汪星泉也惯着,他蹬了起来,哭笑不得:“你这是什么瘾?”

自行车轮子带起两侧徐徐的微风,郁酒正大光明的单手揽着汪星泉劲瘦的腰身,躲在后面笑,声音却很正经:“哪有瘾了,我就是懒不行么?”

“没人说不行,你懒着吧......”

大概一个人能肆无忌惮的犯懒有另一个人给兜底,就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了。

郁酒在这种很普通的小事里,体会到了什么叫奢侈的幸福感。

他为什么喜欢让汪星泉骑自行车拉他?

其实卖出去了三个版权,以郁酒现在的资产买个小几万的代步车不是问题,只是他喜欢现在这种感觉,甚至是享受。

骑着自行车,莫名就有一种他和汪星泉都是学生的感觉。

幼稚的浪漫感。

上一章:第43章 照顾 下一章:第45章 偷亲
热门: 厄兆 天骄战纪 主角总被人看上 想起我叫什么了吗 我当道士那些年第四卷 苗疆风情画(上) 坟岭村笔记 我想当巨星 见习土地神 全横滨都以为我是反派 人之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