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流言

上一章:第38章 万人迷 下一章:第40章 殷勤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郁酒决定要追汪星泉。

跟萧宴没关系,他出现承认的那件事情充其量是一个催化剂——最根本原因是,他喜欢汪星泉,对人家有好感。

虽然有些耻于开口,但郁酒不得不承认,也许在许久之前他就对汪星泉有好感了。

经过一年的相处,这份好感只是愈发‘深’了而已。

许是书中同性可婚的背景让郁酒一直处于一种‘民风自由’的舒适感里,他从压抑过对任何人的感情。

讨厌的,喜欢的,他的感知很分明,讨厌和喜欢知道的清清楚楚,就像他讨厌萧宴,而......喜欢汪星泉。

没错,是喜欢的。

郁酒知晓自己的在感情这根筋上许是自小就比别人迟钝一点点,但喜欢,有好感,这些东西都是发自内心毋容置疑的可以感觉到的。

之前即便下定了决心要去勾搭赵梓蓝,郁酒也总有种赶鸭子上架的被逼迫感,每分每秒都感觉犹如在煎熬,全凭借‘报复’的执念进行下去。

而换到汪星泉身上......报复是个什么鬼,劳资就是要追人。

他喜欢汪星泉,就是想天天和他腻在一起。

至于汪星泉是萧宴白月光这件事儿——只当是个意外之喜的舔头了。

只是喜欢归喜欢,这人该怎么追呢?

郁酒不得不觉得有些苦恼——追人这方面,他是一点点经验都没有,充其量在之前试图勾搭过赵梓蓝,做的还并不精心,全程磕磕绊绊。

他那时候为了接近赵梓蓝故意去乌澜大学,故意学习打游戏,找共同语言......但这些对于汪星泉都没用,他们本来就有很多接触的机会,也有很多共同语言。

也许他缺的,只是一个告白的契机而已。

只是万一汪星泉不喜欢他怎么办?那岂不是丢死人了!

郁酒在短暂的快乐之后,就陷入了深深的愁思。

像他这种面子大过天的人要是被拒绝了...那郁酒估计自己以后可就没脸出现在汪星泉面前了。

什么‘我们不合适还是当朋友’的说辞都是鬼话,表达爱意失败了的结果就是‘决裂’,才不会继续当什么朋友,他不好意思。

但是跟汪星泉决裂......郁酒觉得自己还真没这个本事,光是想想,他都觉得有些难受了。

看来这白还不能随便的表,他得好好斟酌一下,郁酒心说,怎么着也得等到‘万无一失’的时候,才能表白。

只是这什么时候才是‘万无一失’的时候呢?

接下来几天,郁酒除了上班上课时间,脑子里想的几乎都是这个问题,放在别人身上大胆去表白追人成了皆大欢喜不成一拍两散这么简单的事儿,在他身上就显的特别难。

对待汪星泉,他不自觉的就小心翼翼起来。

郁酒甚至去宿舍和‘情感达人’封茂,不耻下问的请教着:“猫哥,该怎么......怎么追人才能让对方察觉到你的好感又不好直接拒绝你呢?”

这种简单直接的问话,却复杂绕人的问题,把正蹲在宿舍里吃泡面的封茂问的一愣一愣的。

“什么?”他叽里咕噜的把泡面咽进肚子里,抹了把嘴:“小酒,你真要追人啊?是咱们学校的女生......还是男生?”

他想到上次郁酒意味深长的话,顿了一下还是补上了最后几个字。

“男生,比我大三岁。”郁酒求人帮忙倒是不藏着掖着,痛快的就交代了:“挺高冷又温柔一男的,有什么办法?”

高冷又温柔?这矛盾的形容词不光让封茂懵逼,周围闻声而来也跟着听八卦的其他室友也觉得一脑袋问号了。

然而郁酒的神色非常认真——他觉得这么两个看似矛盾的形容词,在汪星泉的身上却真的恰到好处。

“高冷啊,那就......死缠烂打呗。”封茂挠了挠头,语气不确定的给着建议:“所谓烈女怕缠郎,烈男估计更得怕了,而且小酒你这长相...主动追人肯定让他有成就感,放心大胆的去吧!”

郁酒沉默,只觉得问封茂是个错误。

这货压根没听到他刚才着重强调的关键——如何不动声色,甚至于润物细无声的追人。

他要是大张旗鼓放肆的追汪星泉,把人吓跑了怎么办?

不过郁酒还是给足了封茂面子,认认真真的点头‘嗯’了声。

他和汪星泉的状况,并不是简单的喜欢就追这么容易的。

汪星泉......哎。郁酒近来每每一想到这个名字,心里便有一股柔软的烦躁,像是窝心。

而说曹操曹操到,心里正惦记着,手机就收到了汪星泉发来的信息,是一条邀请——

[今晚上过来吃饭?]

郁酒低头看着,神色复杂。要是放在平时他肯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直接去了,可现在......

郁酒想了想,还是给他回:[今天晚上有点事情。]

实际上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根本就没事情。

只是他现在不大适合见到汪星泉,一见到,不自觉的就有点遐思乱想。

手机对面的汪星泉收到消息后,却忍不住轻轻蹙起清隽的眉头,漆黑的瞳孔里若有所思。

修长的手指无意识的转着指尖的笔,汪星泉总觉得郁酒最近好像有点怪。

以前他叫他过来吃饭的话,那个挑嘴好吃的家伙总会过来的,而最近一周,郁酒却总在想方设法的拒绝。

这种突兀的转变让汪星泉不能不思考期间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节点,思绪一发散,就想到一周前是萧宴回来的时间。

萧宴端午节回来只说是探亲假,没多说什么,留下来吃了个饭就走了。

饭桌上脸色也并不算好看,神色讪讪有些不悦的模样——可汪星泉也懒的多问。

诚如他之前所说,虽然两个人是从小一块长大,也算是彼此知根知底的发小,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个人都长大了,感情自然也不会一直像单纯的时候那般好。

他和萧宴没有赵梓蓝那么过硬的交情,随着身家价值的差距拉大,渐行渐远几乎是定局。

就是怎么萧宴回来那么一次,郁酒反倒不来他家了?

汪星泉觉得好笑,心里却又有点莫名的烦躁,这种躁郁并不强烈,但不动声色到无孔不入,很想让人来根烟抽抽。

他有些难耐的摩挲了下修长的指尖,抿了抿唇,还是给郁酒发了一条消息——语气随和,像是在闲聊。

[在忙什么?]

......

郁酒看着,为难的直啃手指头。

大晚上的他能忙什么......汪星泉怎么还问上了呢?

大概就像每个陷入在‘恋爱中’牵肠挂肚的人一样,郁酒纠结了好一会儿要不要想个借口骗汪星泉,最后还是用了善意的谎言,不自觉的解释——

[黛姐让我完善一下剧本,急着要,所以才没时间的。]

汪星泉的消息回的很快:[没事,记得吃饭。]

郁酒心里顿时有种‘老鹿乱撞’的感觉,同时还隐隐觉得有点可惜他今晚为什么要拒绝汪星泉的晚饭邀请,微叹了口气:[嗯。]

[对了,老赵说他之前让你转交给我一个箱子,东西在你那儿么?]

看到汪星泉这条信息,郁酒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萧宴给汪星泉寄的那一箱子东西——之前还觉得没什么,但自从知道了萧宴也喜欢汪星泉之后,郁酒看到那箱子东西就觉得别扭,生气。

就像是和‘情敌’较劲一样。

郁酒难得孩子气的哼了声,不情不愿的回:[在我这儿呢,之前忘记给你了,明天我带到公司去你要有时间来取一躺。]

[嗯。]

于是话题就好像要结束了的样子。

郁酒有些不甘心,想了想又发了一条:[泉哥,你中午来行么?我还能请你吃饭。]

要润物细无声的追人,必须得接触才行——他在一次后悔今天没接收共进晚餐的邀请。

汪星泉答应的很痛快:[行。]

郁酒看着手机屏幕,忍不住笑了笑。

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郁酒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叫汪星泉第二天来取个东西吃个饭,还能吃出来一些‘是非’来。

前提是这一切郁酒都是不知情的情况下。

汪星泉虽然之前没有去过郁酒兼职的公司,但鹿岛杂志社他作为土生土长的乌澜本地人,还是知道在哪里的。

他今天休息,应着郁酒的话中午去鹿岛杂志社找人,进入公司大堂等待的时候就听到人来人往的小年轻坐在沙发上,一阵窃窃私语。

本来汪星泉是无意窥听别人说小话的,刚要戴上耳机,却诧异的听到他们议论的‘主角’居然是郁酒,其中还隐隐约约有自己的存在——

“知道么?今天主编又带着郁酒去见高层了,艹,他怎么这么好命啊。”

“他又有剧本被看上了?不是吧,就他写的那个玛丽苏剧本?男主角刚毕业就拿了全国黑客大赛冠军的那个?这么不切实际上头也收?真是气死人了!”

......

汪星泉:???

他一连懵,听着后面沙发坐着的两个人还在窃窃私语——

“他这么年轻都连升几级了,都快成领导那头的红人了,要说没猫腻我可不信。”

“谁说不是呢,我看郁酒那些剧本水平也就一般,充其量比较会抓节奏而已,IP时代他的剧本能被接收的这么快,说没有后台谁信啊!”

“就是,你看平常主编多捧着那小白脸,我估计八成俩人就有点不正当关系......”

“能么?郁酒可比主编小个十来岁呢吧?”

“你懂什么?女人三十多就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小白脸正好能满足。”

......

话题逐渐走向污言秽语,汪星泉只觉得听不下去,微微皱了皱眉。

主编......郁酒他们那个女主编不是叫官黛么?

汪星泉依稀还记得之前这个主编把郁酒的剧本署名占为己有的事件,虽然知道这是职场新人不可避免的受欺负,但内心还是不禁有些愤懑。

结果现在,这群人居然说郁酒跟他们主编有一腿?还是被包养的那个?

汪星泉忍不住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依着郁酒的性格,就算上街要饭都不会被别人包养的吧,这些职场新人不想着如何工作挣业绩,时间反倒都用来编排别人了。

滑稽。

正不着边际的想着,郁酒那边反倒来情况了,汪星泉手机微信不断的震动——

[艹,今天大公司突然有人来谈剧本,主编叫我跟她一起陪人吃饭。]

[来的是个明星,好像挺有名的,我也不知道。]

[泉哥,我不想放你鸽子,要不然一起吃吧,我说约了朋友,主编说可以带人。]

[来吧来吧。]

......

最后一条微信,恍惚间好像还带上了一些撒娇的意味。

让汪星泉有点打不下来拒绝的话。

其实平常这种饭局,他肯定是懒的参加的,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

但今天听到后面那个两个人胡言乱语,再看到郁酒信息里‘主编叫我一起去’的关键词......汪星泉不自觉的就有点动摇了。

虽然打心眼里不可能相信郁酒和那个女主编会有什么,但一想到因为这么个人耽误了他们一起吃饭,心里就还是挺不爽的。

难得的有些孩子气,汪星泉冷冷的除了扯唇。

半晌后他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轻敲,回:[好。]

[我现在在你们公司楼下等你。]

上一章:第38章 万人迷 下一章:第40章 殷勤
热门: 银河帝国6:基地边缘 空巢:留守村庄 我继承了一颗星球[种田] 琉璃美人煞 来自末世的顶流[娱乐圈] 最强妖锋 影帝天天直播做饭[星际] 紫川第一部紫川三杰 乡村寡妇 阴阳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