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万人迷

上一章:第37章 难哄 下一章:第39章 流言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选修课结束后郁酒从教科楼里出来,恰巧碰到捧着一个纸箱子的赵梓蓝。

这家伙毕业后并没有像汪星泉一样直接迈入社会,而是选择了读研究生。赵梓蓝家境优渥,不用担心谋生的问题,学习好自然就继续读书。

他还扬言研究生后继续读博士——总之读到直接能在学校任职的地步,一辈子反正衣食无忧在校园里享受就完事儿了。

所以大二的郁酒和‘大五’的赵梓蓝还是室友。

体型颇大的箱子挡住了赵梓蓝的视线,还仿佛把他麻杆般精瘦的身材压的摇摇欲坠,郁酒光是看着就觉得不忍直视,连忙过去帮把手。

“酒神?”赵梓蓝见到他,有些惊喜的嚷嚷:“你居然在学校,真稀奇啊。”

“今天有课。”郁酒无视了他喜气洋洋的声音,曲起手指敲了敲他抱着那纸箱子:“你这拿着什么东西。”

“哦,老萧给我从国外邮的玩意儿。”赵梓蓝没注意到郁酒听到后的神色一顿,自顾自的抱怨着:“不知道是什么怪沉的,一起去宿舍拆开看看?”

郁酒沉默片刻,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跟着去了。

他不自觉的想到刚刚封茂说的话——追人,当然是要送礼物了,而且要经常送,不能停。

视线落在萧宴给赵梓蓝寄来的箱子上,郁酒登时觉得有些一言难尽。

没想到萧宴这货对于他的‘白月光’还是足够深情的,都到国外了还惦记赵梓蓝,不忘给人送东西......

“沃日,什么玩意儿。”结果赵梓蓝开了箱子,看到泡沫夹层上的一张纸条就忍不住开骂了:“原来这是老萧寄给泉哥的,让我转交,艹,他有病吧!”

思绪被打断,郁酒愣了一下。

“我还以为什么玩意儿,限量版的鞋,游戏手柄,耳机......”赵梓蓝不客气的翻看,边看边嘟囔:“这家伙买这些干啥,泉哥每次都不要,还不是便宜了我。”

萧宴给汪星泉送东西,汪星泉每次都不要?

郁酒恍惚了一瞬,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信息量极大的内容。

萧宴不是......他不是应该给赵梓蓝送礼物么?为什么要给汪星泉送?

郁酒蹙眉,忍不住问了句:“他为什么要给泉哥送东西?”

赵梓蓝闻言,捯饬东西的手顿了一下,回头看了郁酒一眼。

他这古里古怪的样子让郁酒迷茫:“看我干什么?”

“酒神,你还是挺关心老萧的哈。”赵梓蓝打哈哈似的说着。

......

请问赵梓蓝是从哪个字能听出来他‘关心’萧宴了?

郁酒有些出离愤怒,皮笑肉不笑的挑了下嘴角:“你觉得我那话是关心萧宴?少年,别脑洞大开啊。”

他和萧宴早八百年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以前种种,郁酒权当做‘黑历史’。

赵梓蓝一挑眉:“那你是关心泉哥了?我们三个发小,他给邮东西正常的嘛。”

郁酒眉头微蹙,沉默不语。

“这几天我被老头抓着在实验室,走不开。”赵梓蓝把箱子拾掇拾掇又绑在了一起:“你要是这两天还去泉哥家里,帮带去一下吧。”

......

让他帮着萧宴带礼物给汪星泉?这组合可真够滑稽的。

郁酒忍不住有点想笑,可以没有拒绝——不过是让他帮忙带点东西而已,拒绝了,反倒小家子气了似的。

就是这几天课多,郁酒没时间去汪星泉家‘看孩子’,连着上课。加上杂志社他那个剧本被上头看中,来来回回的跑传媒公司商议剧本的问题。

几乎就学校,公司两头跑,搞的郁酒这些天都没空去汪星泉那边,萧宴给的那些东西更是抛之脑后,箱子留在寝室里积灰。

至于赵梓蓝,把东西交给郁酒之后就落了个轻松,压根没想到跟汪星泉说一声这个事儿。

——于是这就阴差阳错的导致了一个非常尴尬,非常猝不及防的局面。

那天是端午节。

乌澜大学自然要响应法定假日的号召,给学生放了三天假。

杂志社在端午节那天也一人发了两盒粽子放了假,发的蛋黄肉粽,汪熠濯喜欢的口味,郁酒拿到了粽子就去汪星泉家里投喂小孩了。

去之前他特意给汪星泉发过微信,得知他今天也放假才过去的。

对于汪星泉那个没日没夜的黑客公司,放假约等于奇迹。

郁酒去了他家就看到汪星泉脸上顶着的两个硕大黑眼圈,吃了一惊,他忍不住问:“你又熬夜了?”

“不是,以后来别拿东西。”汪星泉结果他手里的粽子,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闷:“感冒没好。”

“粽子公司发的——你感冒还没好?”郁酒边脱鞋边纳闷的抬头看他:“都快一周了吧?”

一周前他在这儿留宿的第二天汪星泉就感冒了,原因不明。

可为毛线现在还没好?

汪星泉回避了他的视线,眼神莫名有些闪躲——郁酒不提起一周前的事情还好,提起来他就感觉心里有些焦躁。

一周前那个混沌,微醺的夜晚,就好像某种暧昧不明的梦魇一样萦绕在周围一样,让汪星泉一想起来就觉得说不出来的黏腻烦躁。

幸亏这一周郁酒忙,来的不多,要不然......

“喂。”郁酒见汪星泉不说话,神色怔然,忍不住问:“泉哥,你在想什么?”

眼前的少年声音清脆,懵懂无知的抬头看着他,架着眼睛的脸白皙温润。

汪星泉一瞬间恍如梦中惊醒——是啊,他在想什么呢?真是......混账啊。

“没什么。”他含糊的笑笑,转移话题:“想吃什么?”

说起吃,郁酒被他带偏离了思绪:“糖醋排骨!”

汪星泉去做饭的时候,郁酒就去给汪熠濯送粽子逗他玩了。

将近一年的时间,他现在来到汪星泉家里早就不是一开始那种进卧室都拘束的感觉了,轻车熟路。

狭窄的房间里并不隔音,郁酒陪着汪熠濯一起玩的时候,汪星泉在隔壁炒菜的声音分明,即便有‘轰隆隆’的抽油烟机工作,也挡不住一阵阵传过来的饭菜香气。

就是......很有烟火生活气的感觉。

郁酒一时间不禁有些感慨。

原来他的父母都很忙,一天到晚几乎都在工作,家里很少开灶,气息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模式化,他从小到大都吃的是保姆做的饭。

况且他们家原来很大,隔离噪音的功能也滴水不漏。

郁酒从来不知道他在卧室里,父母在隔壁炒菜的‘热闹劲儿’是什么样的,原来是这种...怪温暖的感觉。

就是温柔的气氛总有不速之客。

不知道大端午节谁会来拜访,汪星泉家门铃响个不停。

郁酒愣了一下,就打算站起来去开门——但不知为何站起来的时候,脑中莫名的掠过一丝‘不痛快’的感觉。

就恍惚间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

他皱了皱眉,走出卧室刚要去开门,厨房炒菜的汪星泉却已经听到门铃声走过去了。

“哪位?”

问了句,门外没有回答。

汪星泉皱了皱眉,索性开了门——

“泉哥!”结果从天而降一般的,是本该此时在大洋彼岸的萧宴,他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狗尾巴多了两根犄角一样装了个‘羊’——还拿着一捧硕大的满天星,风度翩翩的微笑着看着汪星泉:“端午节快乐!”

汪星泉猝不及防,愣住了。

甚至包括屋里的郁酒都因为萧宴的突兀到来而闪了一下。

“阿宴?”汪星泉回过神,才错愕的问:“你怎么回来了?”

“啊?你没收到我的信么,跟箱子那堆东西放在一起。”萧宴也纳闷了,怔怔的解释:“我让老赵转交给你来着......”

屋里的郁酒听的眉头忍不住一跳——原来是赵梓蓝拖他转交的那个箱子,天杀的,他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汪星泉有些不明所以的皱了皱眉,不过没就着这事儿多问,只是轻笑着:“还写什么信,回来微信通知一下不就行了。”

萧宴盯着他,慢慢的皱起眉:“泉哥,你没看到信...里面写的什么吗?”

他在国外,遇到了一些人的开导,才能鼓起勇气写了一封类似于信的‘情书’,里面隐晦的表达了他的‘少年情怀总是诗’,结果汪星泉居然全都没有看到么?

他的情绪不对劲儿,汪星泉也感知到了,一时间有些无话可说。

在门口的氛围逐渐变的‘僵持’,直到萧宴内心叹了口气,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那什么,我先把花放进去......”

萧宴话说到一半,视线在扫过客厅的时候就哽住了。

随后微微瞪大了眼睛——虽然快一年的时间不见,但他总不至于把郁酒这张令他‘咬牙切齿’的脸忘记掉了。

“郁酒?”他皱起眉头,语气不自觉变的有些尖利:“你怎么在这儿?”

看起来就又是要发难的样子。

“阿宴。”汪星泉及时制止了这场马上就要爆发的‘战争’,语气略沉:“郁酒是汪熠濯的老师,当然会在这儿?”

“老师?他为什么会给濯濯当老师?”萧宴语气没法冷静下来,持续性的激动着:“泉哥,我跟你说过这人不行,你怎么还用他当老师?”

......

当着别人的面说那人坏话,这种事儿也就萧宴这种傻逼能做出来了。

郁酒气的想笑,却懒得跟萧宴在汪星泉家里掰头——他怕大人的争吵吓到孩子。

反正这顿饭是没法吃好了,于是郁酒干脆视此人为无物,拿起来沙发上搭着的衣服就打算离开。

结果刚有动作就听到了汪星泉的话,是毋庸置疑的在维护他:“是么?我没看出来?郁酒人挺好的,是个好老师,也是很好的朋友。”

郁酒愣住了,抓住衣服的手不自觉的放松。

而萧宴也完全错愕住了,半晌后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不由得打量起来汪星泉的家里——电视机前两个并排的游戏手柄,桌子上的三副碗筷,郁酒手腕上被汪熠濯画的涂鸦......

这屋内好像到处都充满了‘三个人生活’的气息。

萧宴不由得有些莫名的不安,抬眼阴森森的瞪了郁酒一眼。

“泉哥,我先回去了。”郁酒看到他就觉得浑身膈应,想了想决定还是离开,随便找了个借口:“公司那边有点事儿,改天再来蹭饭。”

他的用意汪星泉明白,微微一点头。

郁酒松了口气,头也不抬的从萧宴旁边经过,速度飞快的下了楼——全程只把萧宴当做空气,一个喘气儿空当的眼神都没给他。

只是郁酒没想到,这货居然会追出来。

在他快速的下了楼走出小区,背后就传来一阵急促激烈的脚步声——

“你给我等会儿!”萧宴莫名其妙的追了上来,从后面一把抓住郁酒的胳膊强迫人停了下来,瞳色比一年前更加深沉内敛,阴翳的问:“你跑什么?”

“谁跑了?”郁酒奋力的甩开他,眉头皱起:“你有事么?”

“我警告你,离汪星泉远点。”萧宴现如今的神态已经不想一年前那般幼稚,易怒,反倒是眼神深不见底的阴鸷:“他不是你这种人能接近的人。”

郁酒一愣,心口突兀的跳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先是我,再是老赵,现在你又把目标转移到泉哥身上了吧?想从我们谁身上捞一笔?”萧宴连连冷笑,口不择言:“告诉你,老赵那边也就算了,敢接近泉哥,小心老子弄死你。”

......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什么叫赵梓蓝那边也就算了,反倒是汪星泉这边萧宴要恶狠狠的警告自己呢?

难道萧宴喜欢的不是赵梓蓝么?

理论上,他接近赵梓蓝的时候萧宴才应该如此恼怒才对啊,怎么现在......

郁酒突然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猛的抬眼看向萧宴:“你喜欢泉哥?”

在赵梓蓝那里看到那一箱子礼物的时候郁酒几乎就隐隐有这个想法,但现在他更加确认了,几乎是用肯定句的方式问出了这句话的。

萧宴脸上闪过一丝短暂的不自然,片刻后轻蔑的看着郁酒,冷冷的哼:“你管的着么?”

“你只要记住自己的身份就行,泉哥可不是你这种捞男能接近的。”

萧宴噼里啪啦的警告完他一顿就走了,只留郁酒呆呆的站在原地,神色是毫不掩饰的大写的错愕。

郁酒突然觉得之前的自己像个傻逼。

他居然,居然觉得萧宴喜欢的是赵梓蓝?!结果他妈的,萧宴心中的白月光居然是汪星泉!

那他之前那些日子到底在干嘛?放着自己喜欢的感兴趣的不勾搭,反而......

郁酒真觉得自己有点傻逼了,甚至智商低到他忍不住为自己懊恼。

实际上这都是有迹可循的——萧宴对待汪星泉时尊敬的几乎反常的态度,还有汪星泉也符合书中萧宴发小从小认识的设定......怎么他之前没有想到呢!

傻,真是傻,郁酒懊恼的直啃手指头。

可懊恼完,又忍不住一阵狂喜——其实汪星泉是萧宴的白月光,更加符合他心里绝妙的设定,要是能勾引到手那就更加事半功倍了。

因为,他本身就是对汪星泉有好感,甚至是喜欢人家的。

有些羞涩的承认了自己内心的想法,郁酒几天前脑子里就隐约闪烁的念头此时更加坚定——他要追汪星泉,一定要把人追到手。

虽然他没有经验,不过这种事情是可以培养的嘛,不都说男生天生会追人么。

到时候如他自己所愿的追到汪星泉,不光是萧宴会被气死,他也得偿所愿了。

郁酒脑中这般那般的想着,便忍不住笑,笑的几乎是忙乱的一周以来最舒心的时刻。

他心里有种买一送一的惊喜感,就是本来喜欢的人,还是最讨厌的人心里的白月光。果然他喜欢的人,优秀的就是让所有人都迷恋。

郁酒忍不住又想到小说里作者给这个神秘的‘白月光’的万人迷设定了。

其实他早该想到的,因为原作里不光是萧宴喜欢他,还有别的人,而自己来还碰到了萧迟......他居然都没联想。

现在,还要加上自己,也是被‘万人迷’俘虏的一个迷弟。

郁酒在原地站了好半天,才慢吞吞的离开——这大概是他过的最惊奇又惊喜的一个端午节了。

上一章:第37章 难哄 下一章:第39章 流言
热门: 藏地密码1战獒传说 怀了敌国皇帝的崽后我跑了 白首妖师 太古神王 金融大佬的小夫郎 大宋北斗司 武林高手在校园 猫的复生 冥婚 盗墓家族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