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冷空气

上一章:第26章 小心眼 下一章:第28章 耍心机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最后这件菜市场闹剧,还真闹到了警察局去。

原因倒不是那个二姑不怕死的不依不饶,实际上在郁酒威胁完之后她就犯怂了,骂骂咧咧的要给钱走人,嘴里不干不净的很是难听。

结果激怒了本来懦弱的烤鸡摊老板娘和周围的吃瓜路人。

好说好商量是治不了二姑这种‘市井暴徒’的,对付他们这种无耻的人,必须要拿起法律的武器。

“报警!必须报警!”老板娘抹了一把泪,看着郁酒哽咽的说:“多亏这个小兄弟帮我,要不然我这摊子就要被这婆娘污蔑死了!我在这里卖了十几年的烤鸡,邻里邻居都吃我的,从来没人说过我这儿有安全卫生问题......”

而一开始被当枪使的围观群众直接帮着报警了,等到周围片警过来调剂的时候,二姑才彻底懵逼。

“我、我没有......”到底是个视野狭隘的中年女人,见到穿警服的就蒙了,声音颤抖口不择言:“是别人诬陷我!是这个王八羔子诬陷我!”

她边说,边激动的指着郁酒。

“人家才没诬陷你这个大娘!”结果立刻有正义路人站出来帮着郁酒说话,义愤填膺:“这个小伙子说的是实话!幸亏他了,要不然你这大娘还不知道要用你那埋汰头发骗吃骗喝多少家!”

其实这次事件本身是个很小的事情,争执的目标金额——一只烤鸡,还不到五十块。

但巧就巧在,这小事儿反应出来的事态太恶劣了。

本身在一个大市场里买卖,都凭的是‘自觉’两个字,不管是买家还是卖家。

而二姑这个举动,让摊铺老板和买菜的人都觉得自身的利益被冒犯到了。

只是平常这种‘小偷小摸’即便有人看到了也很少有揭发出来的,一般都是含糊笑笑的过去了。

郁酒是个和这个市场格格不入的奇葩,所以他可以痛快的说出来。

正因为说出来了,他一时间在这帮正义路人的心里形象非常的高大——堪比菜市场版本的超级英雄。

极其低低低低配版本的那种,却怎么着都算个正义人士。

更何况他舌战二姑和站二姑边的那些碎嘴大妈,也丝毫不落发下风,嘴皮子之溜让周围人都觉得这小伙子没准是什么辩论社的......

“行了行了!”警察听的头大,和稀泥的一挥手,指了指二姑,烤鸡摊老板娘和郁酒:“你们三个,跟我过去一趟!”

......

片警,处理的不就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么。

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被‘众人’这么一拱火,几个人都被拱到警察局去了。

但身正不怕影子斜,郁酒和老板娘对于警察局可没有丝毫的畏惧,只有二姑面色苍白,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警察这么一扫,心里也就知道谁有理谁心虚了。

实际上刚才在电话里听了正义路人所说的过程心里就已经有了判定,不过基于流程,该问的该得问。

但头发长度颜色,郁酒提供的证据,老板娘的帽子再加上围观群众的证词......二姑毫无辩驳的余地。

最后这事儿还是得到了一个大快人心的结局。

由于作案动机过于恶劣,二姑被罚赔偿烤鸡摊老板娘一千八百块钱,为了避免被拘留,她不得不掏钱。

起初就是为了占五十块钱的便宜,结果反倒赔了两千块,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案例警察屡见不鲜,郁酒意料之中,最后只有那个烤鸡摊老板娘十分不安,觉得自己好像莫名的发了一笔横财。

二姑要说不气到吐血是不可能的,她眼神阴森的瞪着郁酒,神色跟看杀父仇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然而盯着看了半晌,她那双浑浊的眼睛微微眯起,莫名觉得郁酒开始眼熟。

后知后觉的,这二姑终于想起来曾经在哪儿见过郁酒。

“你!”她心中‘咯噔’一声,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干什么?老实点!”结果一句话还未来得及说就被旁边的警察瞪了,年轻片警十分看不上这种不老就开始倚老卖老撒泼的卑鄙大妈,出口不客气的教训:“习芬,在警察局你还想撒泼啊?给我坐好!”

来到警察局做笔录,才知道这二姑大名原来叫习芬。

习芬不情不愿的,只能坐了下来,但眼神就像死死的黏在了郁酒脸上一样,一刻都没有离开。

郁酒毫不畏惧的回视着她,唇角缓缓的勾起一个戏谑又轻松的微笑。

看到二姑这吃憋的德行,不得不说,他、爽、极、了。

连赔偿带扯皮,弄到傍晚三个人才离开警局,一出来习芬就忍不住冲到郁酒面前骂开了——

“艹,老娘现在才特么想起你是谁?你不就是汪星泉那个杂种的朋友么!”她双目赤红,恶狠狠的盯着郁酒,像是要把他脸上盯出一个洞一般的凶狠:“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那杂种派过来故意报复老娘的?!”

“你说话嘴巴干净一点。”杂种这个词汇让郁酒厌恶的轻蹙眉头,他站的离习芬远了几步,冷冷的嗤笑:“我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自己今天如果不占小便宜,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少跟我在这儿冠冕堂皇的讲大道理!”习芬蛮不讲理的向地上使劲儿啐了一口,眼刀冷冷的飞向郁酒:“你等着,这钱我特么肯定得让你小子给我还回来,要么我就去找那个杂种!”

“行啊,你去找。”郁酒丝毫不怕习芬的威胁,无所谓的笑了笑,一字一句——

“用我告诉你我家住哪儿么?至于汪星泉的大学你知道吧,我和他是一个大学的。”

“私闯民宅,私闯男生宿舍都属于犯法,你能去哪儿找?再被抓到,可就不是罚两千这么简单了。”

“欢迎你来找,你来一次,我报警一次,非得让您赔钱赔到破产不可。”

俗话说横的人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可郁酒既不横也不狠,更没有那种歇斯底里的不要命,他只是往那儿一站,像个没有感情的冷血机器,精准的使用着法律的武器就让习芬哑口无言。

这女人清晰的感觉到自己那一切撒泼的手段对于郁酒都没有用,就不得不怕了。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就是那些有知识文化,还要刻意去搞你的人。

习芬多年钻营也是有点脑子的,她此刻清晰的认识到了一个事实——这男生她惹不起,最后她只能气急败坏的走了。

“小伙子,您也太厉害了。”习芬走后,烤鸡摊老板娘有些局促的跟着他道谢,连连弯腰:“真的太感谢您了,那婆娘赔的钱......”

“老板娘,可别。”郁酒哭笑不得的打断女人想说的话:“这是赔偿给您的损失的,今天出摊都被耽搁了吧?我就是帮着说了几句话而已,那钱跟我没关系。”

“这......”老板娘是个实在人,闻言很是犹豫。

“真的跟我没关系。”郁酒背了包,打算要走:“您快回去休息吧。”

他转身打算离开,却被老板娘一把抓住——

“不行不行,小伙子你不能就这么走了,我得好好感谢你一下,还有我老公,听说这事儿就想当面谢谢你。”老板娘一脸真诚:“小伙子,你要是不缺钱,怎么着我也得烤两只鸡送你,我这手艺你尝了绝对说香!”

......

郁酒几乎被‘挟持’着不得不和老板娘回了旁边菜市场的烤鸡摊。

与此同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名人’。

他在菜市场英勇出头舌战群儒的‘英雄事迹’再一次登上了抖音热门,一刷乌澜同城推送基本都能刷到——郁酒都不知道自己第几次登上热门了。

而这一次也不出意外的被网瘾少年赵梓蓝看到。

他正和汪星泉一起在学校食堂吃饭,看到郁酒在菜市场有理有据的舌战群儒视频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呛的直咳嗽。

汪星泉忍不住嫌弃的瞧了他一眼。

“卧槽,这......咳咳咳。”赵梓蓝边咳嗽边忍不住说话,脸都涨红了,把手机怼到汪星泉面前:“你看,这不是酒神么?”

汪星泉一怔,长睫轻抬看向手机屏幕。

视频似乎是从左后方角度录的,只能看到男孩半张精致的侧脸,他站的笔直,一口怼人的话说的清脆利落:“按照律法故意破坏食品安全可是要罚款的,看您这熟练程度干这事儿不是第一次了吧......”

汪星泉和赵梓蓝听着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不是,酒神这是骂谁呢?”赵梓蓝纳闷的一挑眉,只觉得新鲜:“他怎么还跑菜市场当正义使者去了?”

的确奇怪,郁酒莫名其妙的跑去菜市场干什么?

汪星泉拿过赵梓蓝的手机,修长的手指放大视频,于是习芬那张令人厌恶的脸隐约出现在屏幕上——虽然不分明,但他知道那是谁。

汪星泉目光一顿,笑意慢慢慢慢的消失。

他看了眼手表,直接了当的站了起来。

“喂喂喂。”赵梓蓝见他饭吃了一半要走,忙问:“泉哥,你去哪儿?今天不在宿舍住么?”

“住。”汪星泉脚步不停,遥遥的回了他一句:“晚上回去。”现在,他打算去郁酒的宿舍捉人。

汪星泉有一种直觉,郁酒和他二姑这次‘世纪大战’不是一次巧合。

只是郁酒不在宿舍,汪星泉没回去,而是选择了等。

他没给郁酒打电话催促,就坐在男生宿舍楼下等——大一和大四的宿舍不在一个校区,要不然捉人会更方便一些。

直到夜色渐深,快九点钟的时候,郁酒才从校外回来,怀里抱着两只鸡。

是他推拖不过热心的摊位老板和老板娘,被迫带回来的。郁酒都没有吃晚饭的习惯,心想着这鸡带回来也是便宜室友的。

这般那般的胡思乱想着,走到宿舍楼下就看到安静的暗处站着一道修长的身影。

郁酒无意识的一瞟,目光顿住,片刻后有些惊喜:“汪星泉?你怎么来了?”

“今天住学校。”汪星泉从阴影处走出来,乌黑的头发下一双眼睛深不见底,唇角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就过来看看菜市场英雄。”

“......别消遣我了。”郁酒当然也知道自己再次‘荣登’抖音热门的事情,有些郁闷的抿了抿唇:“老是有人偷拍。”

说着话,两个人去宿舍旁边小公园的长椅上坐下。

九点多的时间,单身狗都回宿舍打游戏了,情侣都出去开房腻歪了,这小公园自然是空空落落的没个人影。

但郁酒恰巧就喜欢这种安静的氛围,就着头顶的路灯,他把那两只烤鸡放在凳子上,诚挚邀请汪星泉:“吃么?”

“......”

“菜市场那个烤鸡摊位老板娘送我的,据她所说巨好吃。”

郁酒笑笑,他书包里随身带着消毒湿纸巾,抽出来两张递给汪星泉一张,自己擦干净了手才把包着烤鸡的包装纸袋撕开。

——瞬间属于炭火和烧烤的香味充斥着长椅周围,似乎把周围的花花草草都染上一股烟火香了。

“给你一只鸡腿。”郁酒很大方的撕下一条鸡腿递给汪星泉,认真的说:“快尝尝。”

这鸡腿油腻腻的,但汪星泉看着郁酒诚挚的样子,还是接了过来。

“郁酒。”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直接问:“跟你吵架的那个......”

“是你那个二姑。”郁酒一听就知道他要问什么,直接交代了,笑笑:“看到了啊?”

他自己撕了另一条鸡腿啃着,声音有些含糊,精致的侧脸一鼓一鼓的。

汪星泉盯着他,声音不自觉的变的柔和:“为什么要跟着她吵架?”

“你怎么知道我是跟着她?”郁酒觉得很有趣,墨黑的眉毛一挑,戏谑的看着汪星泉:“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么?”

“傻瓜。”汪星泉笑了:“你不跟着她,去菜市场干什么?”

郁酒是那种要外卖都懒得的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怎么可能去菜市场那种地方?

他是想去买菜做菜?滑稽,天方夜谭,无非是有人吸引着他去罢了。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故意跟着她去的。”郁酒耸了耸肩,说的很坦荡:“谁让我看到她就生气呢——但你二姑这么坏我也没想到,连只鸡都要坑。”

“以后别更了。”郁酒难得有些孩子气的吐槽让汪星泉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他轻声说:“不值当。”

“为什么不值当?我今天坑了你二姑两千块钱,她估计心疼死了。”郁酒侧头看着汪星泉,微有些好奇:“你不觉得很爽么?”

报了那天的一巴掌之仇。

“谢谢,但是......”汪星泉目光一凝,笑容中温柔却带着一股子疏离的易碎感:“那都是不重要的人。”

为了他们耽误时间,当然不值得。

郁酒微微一愣。

“不过,见义勇为小英雄。”汪星泉说完,有些调侃的问他:“你是故意去帮我报复我二姑的么?”

“......当然了,要不然我跟着这位大妈干什么?”郁酒心想着否认也没必要——汪星泉那么聪明,有什么猜不出来的,他干脆的承认了,絮絮叨叨的抱怨:“她可真烦,在警察局里还敢撒泼,警察都对她无语了......”

柔和月色顷落的夜色里,汪星泉静静的听着他的絮叨。

一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几经辗转在唇边,却始终问不出口。

因为他有些害怕这句措辞稍微有些锋利的话会破坏这个晚上,已经很久很久,汪星泉都记不清到底有多久......没人这么护着他过了。

他已经习惯了什么问题都自己解决,家庭上的,学业上的,全都大包大揽。

然而汪星泉没想到,时隔多年后肯有人帮他出头的居然是眼前这个男孩。

他们一个月前还算不上多熟,哪怕现在也只是撑的上一句朋友,或者比起朋友更像知己。

但郁酒居然记得他那个二姑,还很睚眦必报的帮他报复了回去。

那他是不是可以认为......郁酒起码对他是很‘上心’的?

“喂。”啃鸡腿的少年半天得不到回应,侧头看了眼汪星泉:“你怎么不说话?”

路灯昏暗,后者静静的隐藏在一片有些漆黑的光线里,只有半个下颌和修长的手指是冷白的。

炎热黏腻的天气都有些清冽了。

郁酒一直觉得汪星泉是一个身上自带‘冷空气’的男生,可能是因为职业原因,他脑子里总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例如看到汪星泉,就觉得他身上有那种只属于冬天的冷空气......

身上的那件白T恤似乎都没有他的皮肤白。

忽然想起汪星泉之前借给自己的那套衣服,那天在他家洗手间里,自己的衣服全被打湿了。同样的白T运动裤,让郁酒后知后觉的想起了这件事情。

那套衣服后来他洗了,就是忘了还给他。

“汪星泉,你之前借给我一套衣服。”郁酒顿了一下:“你还要么?”

这话问的倒是纳罕了。

汪星泉忍不住笑:“为什么不要?”

他看起来很奢侈么?要不然有什么理由不要衣服。

“哦。”郁酒听了,竟好似有些失望似的嘟囔了一句:“我还以为你不要呢。”

“像你这种酷似于小说男主的人物,一般不是都会说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么?”他又脑洞大开了:“我还打算自己留着呢。”

不愧是相当编剧的男人,还什么酷似小说男主的人物,怪逗的。

不过......

汪星泉想了想,饶有兴致的问:“你留我衣服干嘛?”

上一章:第26章 小心眼 下一章:第28章 耍心机
热门: 仙君的小可爱养护指南 凶案影像 禁书 穿书后我成了两大豪门的团宠 仙道第一小白脸 廪君遗骨 大自在天尊 逍遥小镇长 斩龙 教授是我的所有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