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暧昧

上一章:第23章 翻车 下一章:第25章 利用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大学的生活对于郁酒来说节奏很慢,尤其是他是中文系的学生,课时还要更少一点。

所以没事的时候,郁酒就下意识的去汪星泉家里陪着汪熠濯。

不单单是为了所谓的兼职,更是因为郁酒挺喜欢汪熠濯这小孩的。

他虽然是自闭症孩子,但内心却有一个丰富的精神世界。郁酒曾经建议过汪星泉给汪熠濯报个绘画班试试,也许能借此和别的小朋友交流一下打开心扉,或许会是一个性格造就上的转折点。

但汪熠濯对于家和特殊学校以外的地方都很排斥,这是一个很大的阻碍。

跨不出去这一步,他只能永远锁在自己的小房间里。

郁酒不禁为他有些发愁,回过神来想想还觉得自己有点好笑——汪熠濯又不是他弟弟,他愁个什么劲儿。

汪星泉一开始知道他报的乌澜大学中文系还有些惊讶。

“你不是学理的么?”他眉头微蹙:“怎么报的中文系?”

郁酒沉默片刻,还是诚实的回答:“我以后想要从事的职业,学习中文系用处比较大。”

他之前那次大学做选择的时候选的并不是中文系,而是和编剧这个职业毫无相关的专业。

大三的时候,却阴差阳错的发现自己在‘剧本’这方面挺有天赋。

和朋友一起投稿的一个文章被某个娱乐公司看中,决定改编拍电影,但后来那个编辑改编的郁酒并不是很满意。

也是因为这个事情,让他对于这个行业产生了一定的兴趣。

等毕业后郁酒毫不犹豫的就进入传媒公司应聘,一直干这一行了。

从一个默默无闻甚至不是相关专业毕业的实习生,混成了传媒公司里说一不二的金牌编剧。

这条路他走了六年,现在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都得从头再来。

要说一点也不惋惜是不可能的,但‘可惜’这种情绪没有用,郁酒也不能放任自己沉浸其中。

他很快速清晰的权衡了利弊,然后才选择的中文系。

“你以后想要从事的职业?”汪星泉听了一愣,便忍不住笑,黑眸真的犹如一汪清泉一样的看着他:“你连以后想干什么都想好了?”

“嗯。”郁酒点了点头:“当编剧。”

汪星泉一挑眉:“你之前去外地参加那个研讨会,就跟这个行业有关?”

其实汪星泉对于编剧这个行业并不是很了解,对于什么电影电视剧这种东西也不关系,但这是郁酒想要从事的职业,他便问问。

“嗯。”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之前去参加研讨会的事情,郁酒抿唇笑了笑。

“也挺好的。”汪星泉身子向后仰,靠在电脑桌前的转椅上,他唇角微扬,若有似无的笑了声:“起码你知道自己以后想做什么。”

郁酒听出来他的言外之意,有些意外:“你没想好自己以后做什么吗?”

他还以为像是汪星泉这样的人会对自己的未来很有规划。

“没想好。”汪星泉修长的指尖转着笔,有些自嘲:“一般我们这个专业出来的都当程序员了,但是......不够赚钱。”

他很坦荡的说出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没有丝毫掩饰。

郁酒见过很多人,像是汪星泉这种到处兼职,家徒四壁,从不掩饰自己缺钱的人也不是没遇到过。

但他从没有见过缺钱赚钱都这么坦荡从容的人,仿佛他欠了许多的债,那些却都不是事儿。

郁酒沉默片刻,问:“你很想赚钱?”

汪星泉:“嗯。”

程序员那种级别的工资都不满足,那汪星泉除了去当黑客还能干什么?

不过......其实......也有一个能干的。

而且,还非常赚钱,非常适合汪星泉。

郁酒禁不住脑洞大开,唇边漾起了一丝微笑。

汪星泉疑惑的眯了眯眼:“笑什么?”

郁酒并不常笑,起码他没见过几次,但这次......他觉得他笑的有点不明不白。

“我发现你还有一个可以干的,很能赚钱。”郁酒微微一笑,意味深长的慢悠悠道:“可以去当牛郎。”

“......”

“保证你成为全乌澜最靓的头牌,到时候富婆争先恐后。”郁酒在汪星泉难得呆滞的表情下,脑洞大开的放飞了:“你觉得怎么样?”

居然还敢问他怎么样?汪星泉简直气笑了,心想郁酒不愧是想要当编剧的人。

这脑洞让人望尘莫及。

“虽然你不可能去当。”郁酒顿了一下,咬唇笑道:“但如果你真的去了,我会去给你捧场的。”虽然说像汪星泉这么极品的男人他天天都能见到,甚至于一起吃饭。但如果换个场景地点,换个身份,那感觉就又不一样了。

要不然怎么那么多人喜欢‘角色扮演’呢?全因为两个字——刺激。

“你捧场?”汪星泉笑了,他站了起来,一步步的逼近郁酒,修长的手指捏住他的下巴似笑非笑的问:“你打算怎么给我捧场?”

他们两个,好像都莫名‘演上了’。

这就是脑洞大开的后果么?

郁酒看着汪星泉近在咫尺的脸,喉结轻轻的滚动了他一下,他有些尴尬的轻声道:“呃,我就是开个玩笑,你也知道,我想法比较多......”

“小孩,消遣哥哥我啊?”汪星泉轻笑一声,伸手撸了一把郁酒柔软的头毛,语气不经意间随意却又张狂:“哪个富婆能包的起我?”

敢情这胃口还不是一般的大?郁酒忍不住笑。

显然男人对于当小白脸这方面的玩笑都是比较介意的,汪星泉咄咄逼人的问:“知道错了没?”

边说,他手指边用力的挠了一下郁酒的腋下——像是‘惩罚’似的。

郁酒浑身上下都是痒痒肉,整个人难伺候的很,汪星泉轻轻一动作他全身都像是被蚂蚁啃噬了一样。

“错了,真错了。”郁酒脸都笑红了:“泉哥,我不敢消遣你了还不行么?”

认错的时候他也在极力反抗,双手推着汪星泉的胸口脚下一滑,两个人都有些趔趄的倒在了身后那张狭窄的单人床上。

这是完全不小心的意外事故,但两具修长单薄的身体却因为这带着些火花的暧昧摩擦有些僵硬。

实际上郁酒快要在汪星泉家里兼职两个多月了,两个人早就变熟悉了很多——要不然他也不能调侃那些类似于牛郎的玩笑。

而且肢体接触不可避免的也不少,但像是今天这么暧昧的倒还是头一次。

郁酒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一个只有男女才能正大光明谈恋爱的世界的,两个男人照样能正常结婚。

两个人漆黑的眼睛相触,高挺的鼻尖都近在咫尺的时候就都知道,太过火了。

“咳咳。”郁酒尴尬的轻咳两声,从汪星泉身上爬起来,他没动作找动作的整理了下头发,故作无事:“刚刚是我胡说八道的。”

“你这么厉害,大可以去当黑客。”

牛郎多屈才,虽然美色惑人。

这句话郁酒心里默默的想着,没说出口。

而汪星泉没说话,他直起身子坐在床边,眉头微蹙若有所思。

气氛顿时陷入一片沉寂,幸好汪星泉放在电脑桌上的电话很恰当的响了起来,拯救了这尴尬的氛围。

郁酒舒了口气,主动走过去把手机拿给汪星泉:“接电话吧。”

汪星泉心不在焉的接了下来,修长的手指不知道按到了哪出,听筒竟然变成了免提,电话里一个男生的声音风风火火的传过来——

“泉哥泉哥!救命啊!”

这大嗓门,把郁酒吓了一跳。

汪星泉皱了皱眉,也没把免提调回去,而是直接问:“怎么了?”

“我们组一个编程程序搞不明白了!泉哥,江湖救急啊呜呜呜呜!!!”

现在汪星泉他们是大四毕业季,都是分组做作业的时候。

跟汪星泉一组的,对于所有任务那自然是不用操心,而不是跟他一组的其他学生......却也忍不住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过来求帮忙。

就例如现在电话里的这个男生。

对于计算机系的学生来说,汪星泉的存在就是永远滴神,你遇到问题的时候能忍住不跟神求助么?

好在,汪星泉大多数也不会拒绝这些‘信徒’。

他只说了句:“去电脑视频。”

于是郁酒看着汪星泉走到电脑面前,和电话里的男生开启了视频通话——一张长满了青春痘的硕大脸盘出现在电脑屏幕里,写满了焦急。

那个小组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难题,几个人都忙的团团转了,看到汪星泉就像看到了圣光一样。

随后屏幕里出现的就是一堆郁酒看都看不懂的编程代码,密密麻麻的,只觉得看一眼就晕。

可汪星泉瞄了几眼,轻描淡写的就点出了其中那几个组员解决不了的问题和存在的故障。

前后不过二十分钟的时间,问题就解决完了。

其实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但那几个组员没日没夜的,都陷入死胡同了。

虽说术业有专攻吧,这些看在郁酒眼里很不知所云的东西在汪星泉这种‘专业人士’里或许是简简单单。

但这挡不住郁酒觉得他很厉害。

不光是在学识这方面,还有汪星泉身上从来就举重若轻的办事能力,雍容淡然的气度。

郁酒不自觉的想到了汪星泉身上的很多‘技能’——无论怎么打工都很精神的样子,可以熬夜做编程赶单子,做饭都做的堪比美食博主......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有的人,你就是给他扔到清洁工的岗位上他都能扫除最亮的一条街,汪星泉,大概就是这种人吧。

这种人,如果说是之前一直在这种逼仄的环境,重压里成长,郁酒是不信的。

那天汪星泉能弹得一手不输于他的流利钢琴就是证据。

更妄论,他本身自带的贵气,周身还有萧宴赵梓蓝那种不是富二代就是二世祖的家伙......

汪星泉,本身就像一个谜团一样。

郁酒不由自主的越来就离这个‘谜团’越近。

况且他是编剧,天生就想‘答疑解惑’。

眼看着汪星泉同视频里的同学说完,挂断电话站起来,郁酒不自觉的叫住了他。

“泉哥,我有一件事情很好奇。”郁酒顿了一下:“那天在酒会......你为什么帮我?”

汪星泉要走出卧室的脚步停下,半晌后回头看向郁酒,眉眼带着一丝笑意:“你觉得为什么?”

“不知道,当时我们还不是很熟。”郁酒笑笑,诚实的说:“而且,你钢琴弹得很好,在哪儿学的?”

郁酒在光明正大的窥探他,并且没瞒着。

汪星泉自然能察觉到,但诡异的是......他对此并不是很反感。

“那你呢?”汪星泉没回答,反而是走进了郁酒,轻描淡写的反问:“之前认识你的时候,没听说过你会弹钢琴,萧宴都不知道吧。”

郁酒一怔。

“郁酒,你身上是个有很多秘密的人,对于追了两年的人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说话做事不像个十八岁的学生,很有想法,还会弹钢琴,看手法像是学了七年以上的......”

汪星泉慢悠悠的说着,在郁酒警惕的目光中微微一笑:“而我也是,你能察觉到。”

“我们都有很多秘密,而我无意窥探。”

汪星泉低头,声音柔和,近乎有一种蛊惑人心的效果:“我只要觉得和你相处感觉好就够了。”

潜台词是,其他都不重要。

郁酒不得不承认,汪星泉这个人有一种‘乌澜蛊神’的效果——容易让人有一种类似于沦陷的感觉。

有些怔愣的对视瞬间,汪星泉家的门铃被按响,就犹如一道把郁酒从某个‘陷阱’里勾出来的镰刀。

他倏尔清醒了,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刚刚在沉沦。

目送着汪星泉修长的背影走出去开门,郁酒松了口气,也跟着走了出去——人家主人不在,总不好自己待在他的卧室里。

只是郁酒没想到出去的场景会更令他尴尬。

汪星泉开了门,门外站着的人却是赵梓蓝......和萧宴。

许久没见到这把‘自恋’写在脸上的狗男人了,郁酒一时间还有些恍惚。

而萧宴还没看到他,大大咧咧的跟着赵梓蓝一起冲进来:“泉哥,你最近到底跟哪儿上班去了?自从你在贝壳那酒吧辞职后咱都没地方聚了......”

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萧宴的声音在看到客厅的郁酒时戛然而止。

上一章:第23章 翻车 下一章:第25章 利用
热门: 我的老婆是校花 穿成亡国之君的日子里 都市大仙君 二号首长3 天坑鹰猎 奶爸的文艺人生 无限险境 无限冒险指南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时间的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