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杂种

上一章:第19章 杰克苏 下一章:第21章 酒会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实际山给汪熠濯的‘洗澡’就是玩水,小家伙死活拽着衣服不肯撒手,两个人‘撕扯’间不知道哪里碰到了淋浴开关,温热的水流从上面的花洒洒下来,浇了两个人湿淋淋的一身。

汪熠濯忍不住笑了,小手撸起袖子,就着这么穿衣服的状态就开始洗胳膊洗腿,熟练的挤了一堆沐浴露打泡沫,弄的郁酒身上也都是泡沫。

后者见到他开心,也就这么陪他玩了起来——实际上郁酒并不执着于真的给汪熠濯洗澡,就是忍不住嘴巴调戏他。

这么玩了一会儿,两个人身上都湿透了。

郁酒身上穿着的白衬衫都已经被水浸透,呈透明状的贴在身上,露出来的手臂白皙细长,正握着汪熠濯的手给他搓洗。

汪星泉推开洗手间的门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登时忍不住一愣。

而随着他的动作弄出来的声响,坐在洗手间地上的两个人也齐刷刷抬起头——随后面面相觑的愣住。

整个洗手间都是湿淋淋的,一大一小的两个男孩头发身上湿了个透,身上那一大堆的颜料半掉不掉的......颇为滑稽,像是国外街头墙上的涂鸦画面。

汪星泉忍不住笑了。

他一笑,郁酒回过了神,便不由得觉得自己有点幼稚。

“你你你...”郁酒扶着旁边的墙站起来,有种小时候做坏事被抓包的感觉,硬着头皮问:“你怎么这个时间回来了?”

现在才两点半啊!

通常汪星泉都是四点到五点那个区间回来,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放肆的带着汪熠濯过来洗手间......结果他今天偏偏早回来了?自己这是什么破运气。

“今天工作结束的早。”汪星泉走过去把落汤鸡一样的汪熠濯抱了起来,看着郁酒的眼神里布满了大写的笑意:“你倒是喜欢跟汪熠濯玩一样的游戏。”

间接说两个人差不多一样幼稚。

郁酒双手抱肩,闻言轻轻挑了下眉。

随后他趁着汪星泉弯腰的时候果断的一推——

洗手间被泡沫弄的满地湿滑,后者还全无防备,猝不及防的被郁酒推了个趔趄,整个人拉着汪熠濯一起倒在了脚下的水盆里,瞬间水花四溅。

汪熠濯忍不住‘哈哈’的笑出了声,郁酒也忍不住,捧哏般的随着笑。

汪星泉第一次这般狼狈的倒在水盆里,长腿曲起撑着地,他抹了把脸把鼻梁上架着的眼睛摘下,透过浴室里雾蒙蒙的水汽哭笑不得的看向刚刚使坏的郁酒。

后者站在墙边笑的弯腰,漆黑的眼睛弯弯的......

汪星泉这才觉得郁酒有点十八岁的模样。

平常的他,虽然笑着似乎也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呢。

到最后三个人全身都是湿的了,前前后后的走出洗手间,汪星泉先去了汪熠濯的卧室帮他换上干净衣服,随后让汪熠濯自己玩,才带着郁酒回了自己卧室。

“进。”汪星泉推开门让人进来,背对着郁酒在柜子里翻找着:“我给你找套衣服换上。”

其实这段时间,郁酒也不是一次没来过汪星泉房间,之前因为帮汪熠濯拿东西的缘故进过几次。

汪星泉房间里没有什么秘密,很是干净整洁,就一床一柜一桌一凳。郁酒没有那么拘谨,只是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是湿的,在哪儿坐着都不方便,只能站在门口巴巴的等着汪星泉给他找衣服。

“这件行么?”汪星泉拿了件白色体恤,看向门口站着犹如落汤鸡一样的郁酒,沉默片刻诚实的说:“我衣服可能对你来说会有些大。”

......不就是比他高了五六厘米么,上次就嘲笑他矮了!

郁酒走过去愤愤的接过衣服,随后当着汪星泉的面就把身上湿淋淋的白衬衫给脱了。

猝不及防的,他那白花花的身上两个红点尤为明显。

汪星泉一愣,不自觉地就想到了郁酒和萧宴还有赵梓蓝之间那些‘旖旎绮丽’的绯闻,他下意识的别过了头去。

“还有裤子。”他又翻找出来一条运动裤递给郁酒,笑了笑:“可能会有点长。”

......

郁酒接过来,面无表情:“不要鄙视我的身高。”

只是179的他穿上185的汪星泉衣服后,真的是长手长脚的衣袖裤腿都堆在一起了,搞的郁酒不得不把裤脚挽起来,露出一小截白的发光的细瘦脚腕。

“等我洗过了后天拿来还你。”

汪星泉目光在郁酒弯下的细瘦腰身上停留片刻,略有些心不在焉的‘嗯’了声。

少年背影清瘦,单薄的脊背套上他的衣服......像套了个麻袋一样。

然后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郁酒刚刚说的是后天,那明天呢?

汪星泉抬眼看他:“你明天不过来?”

“我明天想请个假。”郁酒直起身子,用干毛巾擦着柔软微湿的头发,刚刚被水汽晕染过的声音有些瓮声瓮气的:“家里有点事情。”

之前说好一个月的工期有两天可以休息的,汪星泉没理由不给假,只得点了点头——虽然汪熠濯现在有点开始适应郁酒了,这事儿还挺麻烦的。

郁酒早晚要去上大学,没办法长时间陪着他,而汪熠濯一旦开始缠上一个人......是不喜欢分开的。

郁酒看着汪星泉有些沉思的神色,想了想问:“我请假,你不会很麻烦吧?”

“不会。”汪星泉回过神来,笑了笑:“明天汪熠濯正好要去学校老师那里一趟。”

郁酒闻言忍不住松了口气——其实他没事儿也不想请假,但明天是真的有事。

他之前在网上报名了一个外省为时三天的研讨会,去参加的都是中文界,辩论界有名有姓的人。如果能去现场听听,绝对受益匪浅。

但研讨会入场的门票不便宜,在加上去外地三天的衣食住行乱七八糟的费用......郁酒不得不找点别的兼职干。

郁酒在网上筛选翻查了好几天,才找到了一家时间待遇都不错的一天兼职。

是类似于一家会所的酒会之类的地方,要找人弹钢琴。

要求年龄二十五岁以下,长相中上,钢琴十级以上的人,男女不限。只需要在下午三点酒会开始时演奏,为期两小时,给的待遇却极其不错,够他来回车票住宿钱了。

郁酒看到的时候就忍不住感慨了一下该会所的财大气粗,然后就有点蠢蠢欲动。

年龄他没问题,长相郁酒对自己也挺有自信的,绝对不能给高级会所丢人,而且他从小学钢琴到大,虽然长大不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但说一句‘擅长娴熟’绝对不为过。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没有十级证书,这是一个大麻烦。

不过机会这个东西都是自己争取来的嘛,郁酒前天苦思冥想了好久,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他去了钢琴店,拿出看家本领免费给店长华丽演奏了一首钢琴曲,权当做免费宣传,然后在店长惊艳的眼神中找人给自己录下来了。

然后郁酒回家就去给会所投面试简历了,他的简历极其豪华特殊,是附带着视频的。

发过去后,郁酒就自信满满的等待着那边的回复,果不其然,几个小时后会所那边就让他去面试。

去现场弹给人的感受当然更震撼,郁酒没什么悬念的就通过了。他自己对这个答案一点也不奇怪,郁酒认为他那种惊才绝艳的琴技一出来,怕是很难有人不通过,十几年的钢琴也不是白练的不是?

听起来这话有些胡吹大气,但郁酒对于自己就是有这样的自信。

这么一个恍神回忆的瞬间,汪星泉已经换好衣服了,郁酒把视线重新投在他身上的时候余光只看到了卫衣下的腹部一角——似乎有腹肌呢!

“走吧,今天不做饭了。”汪星泉随手揉了一把凌乱的头发,漆黑刘海下的双眼像蕴着星光一样璀璨:“出去吃。”

他说完就去隔壁敲汪熠濯的门。

其实郁酒觉得汪星泉做的饭要比外面饭店的好吃,只不过能跟着蹭饭也挺好。他微微笑了下,乖乖的跟上去。

出来吃没什么缘由,就是汪星泉今天单纯的不想做饭了而已。

三个人找了家不远的烧烤店,这家店是乌澜的老招牌,人一向多,就算在这工作日的非饭店时间也是需要排队的。

汪星泉领了张号码牌之后三个人就坐在大厅的沙发等,幸好有空调,屋内人头攒攒也不算热。

服务员给每个等位的人都送上了菜单,二人无事便低头研究了起来,絮絮叨叨的说话声中发现烤肉的时候喜欢点的东西居然差不多。

直到头顶有一道淡淡的阴影密实的挡住光线,落在菜单上。

两个人随之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他们前面。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打扮朴素,脸上皱纹很明显。女人眼神死死的盯着汪星泉,犹如不善的利剑。

郁酒一怔,下意识的侧头看向汪星泉,果然他唇角的笑意微收敛。

“汪星泉。”女人开了口,声音近乎是咬牙切齿的:“你他妈还活着呢?”

这么不客气的话让郁酒整个人愣住了,他看着女人‘丑恶’的嘴脸,指尖微微陷入掌心。甚至还有旁边的人听到了,有些诧异的转头看。

“......暂时死不了。”汪星泉沉吟片刻,笑了,瞳孔犹如一潭死水的冷静:“托二姑的福。”

“小杂种!你就应该跟着你妈一起去死!”女人听他这么说登时更气了,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一巴掌就不客气的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声响,汪星泉白皙清隽的侧脸立刻留下五个鲜明的巴掌印。

郁酒脑子‘嗡’的一声,也顾不得什么二姑不二姑的了就站起来,一双眼睛只比女人更凶狠的瞪回去:“你干什么呢?!”

上一章:第19章 杰克苏 下一章:第21章 酒会
热门: 超级黄金手 天地至圣 爵迹·风津道 盗墓总司令 雪中悍刀行 星河彼岸(朝圣) 太阳系历险记 每天都在拯救虐文受 高术通神 港黑头号负心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