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杰克苏

上一章:第18章 自闭症 下一章:第20章 杂种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许是因为郁酒刚刚和汪熠濯相处不错的样子让汪星泉动容,他没继续之前让郁酒找个别的工作的论调,而是沉吟片刻,轻声说:“其实我不太愿意让我认识的人太了解我的家庭状况。”

汪星泉这么直白的坦诚让郁酒有些意外。

他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我不会到处说的。”

“不是担心这个,只是......”汪星泉顿了一下,摇头笑了笑:“算了,其实我看到你能和汪熠濯相处,很庆幸。之前来了三个应聘的家教,都和他相处不来。”

“小熠濯挺懂事的。”郁酒客观的点评:“就是不爱说话么,挺好管的。”

“那你是没见到他令人头疼的时候。”汪星泉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说起自己这边的情况:“我最近一个月下午签了一个兼职实习,要出去三个小时的时间,需要你帮我看着汪熠濯,其余时间不用。唔,有的时候可能上午有事也会麻烦你一下,不过很少,至于说的供饭......是提供晚饭,一起吃就行。一天一百五,你看你能接受么?”

郁酒听到这里很是意外——一天一百五,那一个月下来就是四千五。汪星泉找的兼职是有多挣钱?

不过以乌澜这种超一线城市的物价,想雇一个看护老师,时薪五十也并不贵了。

郁酒想了想问:“那个,可以提意见么?”

汪星泉点点头:“边洗手边说。”

郁酒手上被汪熠濯画的五颜六色,光洗就得洗好一会儿。

细长的水流划过手指夹缝间的泡沫,郁酒压低了声音问旁边的汪星泉:“能也供中午饭么?我不挑嘴的,工资一天一百就行。”

洗手液快用完了,汪星泉正在旁边拆封新的,闻言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像是觉得郁酒在开玩笑的眼神。

然而郁酒却说的很认真,甚至还一脸严肃的跟他分析着:“其实我提这个意见对你我来说可是双赢的,你能省钱,我还有饭吃,天天要外卖真的难吃还费钱的。”

汪星泉有些讶异的眨了眨眼:“你家里没人做饭么?”

“没有的。”郁酒理直气壮的卖惨:“没爸,妈整天不着家,我太惨了。”

......

汪星泉不得不同意下来。

虽然五十块钱一顿饭......好像也没比外卖便宜多少?

他忍不住又跟郁酒确认了一遍:“你真想这样?其实不用减少工资,你中午过来跟着吃饭也行。”

“不行不行,我怎么能占你便宜呢。”郁酒摇了摇头,坚持:“我还是用工资抵饭钱,你要不同意的话我估计都吃不好饭了。”

汪星泉没说话,定定的看着神色相当认真的郁酒。

慢慢慢慢的,他眼神柔和了下来,轻声说了句:“好。”

其实哪能看不出来呢?这男孩有刻意在帮他的感觉,只是郁酒不说,他也就用不着说。

有些事不太适合当面说出来,默默的记在心里日后知道还人情就行。

汪星泉思索着,耳朵隐隐约约听到外面有敲桌子的动静。

是汪熠濯等他吃饭,等的不耐烦的‘信号’声。

他笑了笑,低头看郁酒仍在皱着眉措辞手上的水彩笔道,边也伸手进去——洗手,顺便帮郁酒搓了搓手上的痕迹。

郁酒被他突兀的动作吓了一跳,在泡沫水中央的手指差点‘痉挛’,有些错愕的看向一旁低头的汪星泉。

后者没留意他这小小的动作,专心致志的帮他清洗手背。汪星泉力气大,而且对于这种事似乎很有经验似的,手指上沾了香皂,三两下的就把郁酒手上水彩的痕迹清洗掉了。

只剩下隐隐约约的一点。

“好了。”完事儿之后,汪星泉把毛巾递给他,自己先走出去:“出来吃饭。”

郁酒低声的‘嗯’了句,不自觉的低头看着自己因为长时间清洗而泛红的修长手指。

好像和汪星泉在水里十指纠缠的触感还历历在目似的,泡沫丝滑......

郁酒耳根不自觉的有些发热,第一次感觉一起洗手这个举动这么暧昧。

他半晌后才若无其事的走出去,汪星泉和汪熠濯已经在餐桌前面坐好。

桌上四个菜,两荤两素——糖醋里脊,炸茄盒,蒜蓉油麦菜,娃娃菜粉丝。两个人肯定吃不完,汪星泉做这么多,显然是招待自己这个‘贵客’的。

郁酒看着桌上那色香味俱全的菜就感觉食指大动,对伙食十分满意的他迫不及待的坐了下来。

他忍不住赞美了一句汪星泉:“你好会做饭啊。”

郁酒虽然有很多‘技能’在身,但下厨做饭可是他的死穴,基本上就是咸盐白糖分不清的智障,他对于会做饭的人一向钦佩极了!

汪星泉笑笑:“随便吃。”

郁酒‘嗯嗯’的点头,也当然不会客气,夹起一筷子里脊塞进嘴里。

结果一吃,他就惊呆了。

“这个......”郁酒咽下去之后,呐呐的问:“怎么跟我上次在赵梓蓝家去吃的菜味道一样?”

他对于美食一向记忆深刻,之前还惊叹过‘赵梓蓝的厨艺’,结果结果,居然和汪星泉家的菜味道一样?

“上次那个菜是我做的。”郁酒这么惊讶,让汪星泉觉得有点奇怪:“不好吃么?”

“不,不是。”郁酒连忙摇头,发自内心的说:“特别好吃。”

就是他之前居然以为是赵梓蓝做的,还真情实感的赞叹过一阵,结果居然是汪星泉做的。

怎么会有这么多才多艺的人啊?学习好打游戏好甚至还会调酒做饭......这特么是机器人吧?

就算郁酒写过很多玛丽苏剧本,但往往也很少写类似于汪星泉这样的主角——怕被骂玛丽苏杰克苏。

然而现在自己真的遇到了,反而理解那种喜欢杰克苏主角的人了。

但郁酒没想到,渐渐的,他居然还能发现汪星泉的更多‘技能’。

应聘了这份工作,郁酒几乎每天都是在汪星泉家里度过的。

每天中午过去,和汪星泉汪熠濯三个人一起吃完中午饭,汪星泉就会背包走人,然后放任郁酒和汪熠濯呆上一下午。

然后等到晚上汪星泉回来做饭,三个人一起吃完晚饭,郁酒在离开。

名义上自己是汪熠濯这个难搞的自闭症小孩的看护,但实际上汪熠濯还挺乖的。郁酒来一周了,每天他都安安静静的不吵不闹,非常省事好哄,这也让郁酒松了口气,庆幸自己之前担心的那些意外情况都没发生。

除了......

郁酒低头看着正在自己手臂上涂涂画画的汪熠濯,不禁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

自从他上次教会了汪熠濯在皮肤上涂鸦之后,就好像开启了某种万恶之源。汪熠濯这孩子,对这个游戏上瘾了。

家里的墙壁已经不是汪熠濯发挥的战场,他现在的‘画布’是郁酒和汪星泉,以及他自己的手臂,腿,身上......

“濯濯啊。”郁酒看着自己被画花的的手臂肚皮,再看看汪熠濯裸露出来的手脚没有一个好地方,他额角都有些抽搐:“我带你洗个澡吧。”

这简直没法入眼了都。

汪熠濯低头继续在自己雪白的脚丫上画着,只简短的说了两个字:“哥哥。”

郁酒挑了下眉——稍微琢磨了一下,心想汪熠濯这意思是除了他哥哥以外其他人不能给他洗澡么?

那他可就有点不服气了。

郁酒的‘好胜心’被挑了起来,他琢磨了半晌,对着汪熠濯笑着幽幽诱哄:“濯濯,去洗澡吧。”

“洗干净了,才能继续画啊。”

汪熠濯拿着画笔的手一顿,抬头盯着他,郁酒只胸有成竹的笑。

过了半晌,这小孩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

然而洗澡脱衣服的时候,汪熠濯还是害羞了。

他一向冷漠的脸上和动作难得出现了‘扭扭捏捏’的模样,拽着自己的衣服死活不好意思撒手让郁酒给他脱。

郁酒笑的快岔气儿了,老流氓似的扒汪熠濯的衣服,边扒边笑着说:“哈哈哈哈哈别害羞啊,哥哥帮你洗干净。”

汪熠濯脸都红透了,一声不吭的攥着衣服。

汪星泉就是这个时候回的家,开门的时候客厅没人。

而浴室里断断续续的传出郁酒猖狂的笑声:“来,小濯濯,哥哥给你脱衣服......”

上一章:第18章 自闭症 下一章:第20章 杂种
热门: 极品女神穿梭系统 宇宙墓碑 时间的习俗 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 断袖对象他又高又大 周天·姑麓山合战 禁忌之地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悲剧人偶 温柔重逢/今天总裁们互撩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