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自闭症

上一章:第17章 高考 下一章:第19章 杰克苏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七八岁的男孩长相精致秀气,见到了陌生人却好像十分怕生似的,一直低着的头抬起来,面无表情的脸上那漆黑的眼珠,毫无光彩。

这种像是看死物的眼神让郁酒不禁一愣。

“汪熠濯。”汪星泉拍了拍男孩的脑袋,低声说:“回你自己房间去。”

这男孩似乎只有对汪星泉才有一点情绪波动,粉嫩的唇抿了抿,转身回去。

郁酒愣是在他面无表情脸上看出了‘不情不愿’四个字。

这男孩......

“进来吧。”

正思索着,汪星泉清冽的声音响起,他身体微微侧开,给郁酒让出来一条路——从狭窄的门缝中望进去,室内微微有些凌乱。

郁酒犹豫了也就一下,便笑笑走了进去,尽量让自己的神色不要表露出对于汪星泉诡异家庭的惊讶。

只是走进去后,还是不免觉得震惊。

汪星泉的家并不大,五六十平方米的模样,玄关走进去没两步就是一个小客厅。而客厅里......小而凌乱,所有的家具摆放都是杂乱无章,四面白墙上都是色彩强烈的涂鸦。

水彩突兀而逼仄,让人身处其中有种黑沉沉的压抑感,只觉得心里闷的慌。

“坐吧。”汪星泉指了指客厅中央那张独脚餐桌旁的椅子,有些自嘲的笑笑:“家里就这一张椅子没被他祸害了。”

他,自然指的是刚才那个叫汪熠濯的男孩。

郁酒手指无意识的抓着背包肩带,走过去安稳的坐在了那张椅子上,看着正给他倒水的汪星泉迟疑的问:“呃,那孩子是......”

汪星泉:“我弟弟。”

唔,这个答案一点也不意外。

郁酒接过汪星泉递给自己的水杯握着,温热的触感通过薄薄的纸杯外壁透到手心,他稍微感到了一丝熨帖,眼睛看着汪星泉:“那你,是给你弟弟找家教么?”

那个七八岁的小孩......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学习的样子。

怪不得汪星泉招聘启事上要求那么奇奇怪怪,只要性别男,有耐心就可以。

“是,你也应该看出来了,他不好搞。”汪星泉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平时可以送去特殊学校,有人看着,但是假期就得找人了。”其实就算汪星泉不说郁酒也看出来了那个小男孩是自闭症,就是不知道是轻微的还是重症,现如今汪星泉的坦白,只是确认了他心中的想法。

没想到汪星泉......会有一个自闭症的弟弟,跟他还差挺多岁的。

郁酒不自觉的抬头看向汪星泉,后者正收拾着沙发上杂乱的东西,微微弯腰,清瘦的脊骨轻微的突出,薄薄的T恤遮不住那两处蝴蝶骨,像是被折断了翅膀的翩蝶一样。

虽然早就知道了汪星泉的情况不好,需要到处打工兼职挣钱,但真的窥探到了冰山一角时,郁酒还是止不住的惊讶。

因为汪星泉像是拥有了一个天之骄子的外壳,却仿佛深陷在泥潭里。

让人很难不惊讶。

“那你招人的条件是什么?”郁酒终于想起来自己是来应聘的,抿了口水后‘公事公办’的问:“只是要能看着你弟弟就好了么?一天需要工作几个小时?”

他本来以为汪星泉也会是公事公办的态度,但郁酒没想到他问完这句,后者就诡异的沉默下来了。

汪星泉坐在沙发上,脊背笔直,清隽的眉眼间却闪过一丝轻嘲。

“抱歉。”他好一会儿才开口,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一样:“我觉得这个工作,不太适合你。”

郁酒一愣,随后不待自己反应过来,本能的话就脱口而出——

“适不适合我,你怎么知道?”

说完,郁酒就有种‘后悔’的情绪立刻蔓延开来,懊恼的咬了下唇。

都怪他平常太牙尖嘴利,现如今有什么话第一想法都是‘杠’。

“你成绩很好,犯不着找这种工作。”幸好汪星泉并没有对郁酒‘尖刻’的回话有什么情绪,只是平平静静的回答:“况且我这里要求工作时间长,工资不高。”

所以到现在,也磕磕绊绊的没有招来人。

“多少呢?”郁酒沉吟片刻,诚实的说:“其实我是看中了招聘启事里蹭饭的条件的,工资倒是好商量。”

“想蹭饭可以。”汪星泉笑出了声,俊朗的眉眼弯起来开阔不少,说出的话却是四两拨千斤的转移了郁酒‘问工作’的话题:“中午留你吃个饭,下午去面试别的工作吧。”

他说完就站起身来,修长的身影向厨房走去。

郁酒看着,便有些泄气的皱了皱眉。

一时间安安静静的屋子里只有厨房窸窸窣窣的动静,还有......从汪熠濯屋内传来的细小拍打声。

郁酒犹豫了一下,放轻脚步走过去,在汪熠濯门口静静的看着他。

狭小的房间内,汪熠濯不住的绕着墙转圈圈,走两步就停下拍一拍墙。走完一圈了,就到灯的开关处那里,来来回回的按。

这种行为,重复,刻板,是自闭症孩子会做出来的事情。

郁酒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初步有了判断。这孩子只是不说话,封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典型自闭症行为,但并不严重。

从他听到有人来家里,会凑到哥哥旁边偷偷看,到客厅的那些风格光怪陆离的涂鸦,都说明汪熠濯也许是那种自闭症里的天才——典型的自己拥有一个脑洞大开的世界。

要不然,他不会画出来那些画的。

郁酒抿了抿唇,眼神扫过这屋外架子上的水彩笔,拿起一支走了进去。

有人踏入汪熠濯这片‘领地’可能让他不安,男孩抬头看了一眼郁酒,漆黑的眼神依旧是空洞洞的。

郁酒什么都没说,只是走到汪熠濯身边蹲了下来,让自己跟他在一个差不多的高度,然后直视男孩的双眼,微微笑了笑。

他打开自己拿着的那支黑色水彩笔,当着汪熠濯的面举起自己的左手,然后在那皓白的手腕上画了一个手表。

画的歪歪扭扭的,很是难看。

画完后郁酒皱了皱眉,似乎很是苦恼的样子,随后求救一般的看了汪熠濯一眼。

小男孩看了之后,乌黑的眼底闪过一丝亮光,随后竟然抢过郁酒手中的水彩笔自己拿着。然后抓住郁酒的手腕,一板一眼的帮他‘修饰’起来。

模样认真极了,一点也不像刚刚那般木讷的样子。

郁酒看着他白嫩的小脸,了然的笑了笑。

自闭症的孩子一般对亲近的人都是听而不闻,很少理人,更别说他这种陌生人了。只是汪熠濯愿意画画,用这种方式吸引他的注意力正好。

就是......

在画完一只手后,汪熠濯眼巴巴的盯着他另一只手的眼神让郁酒头皮发麻,敢情这是上瘾了?

无声的‘对峙’一阵子,郁酒妥协了。他默默的把自己另一只光洁的腕子伸了出去。

汪星泉炒完菜从厨房出来时,看到的就是郁酒和汪熠濯一大一小坐在地板上的画面。

两个人周围布满了散落的水彩笔,汪熠濯正抓着郁酒的胳膊,把他手臂上画的全都是奇奇怪怪的涂鸦。

......

汪星泉一瞬间感到又诧异又惭愧。

诧异的是汪熠濯从来不跟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亲近’的,哪怕是经常过来的赵梓蓝,怎么现在居然能跟郁酒玩到一起去了?

惭愧的是......郁酒那胳膊被祸害的,晚上洗澡怕是要搓红了。

汪星泉连忙把端着的两盘菜放在桌子上,然后快步走过去制止了汪熠濯。

他声音低沉,犹如惊雷一样的在两个人头顶响起:“汪熠濯,放开人家哥哥。”

郁酒吓了一跳,抬头看去,汪星泉正低头皱眉看着他俩...这幅小孩子作风。

瞬间有些不好意思,他缩了缩手。

而汪熠濯显然也是很听汪星泉的,被他这么一说就放下了笔,只是有些不服气的鼓了鼓脸,漆黑的大眼睛瞪向他。

“看什么看?”汪星泉一台下巴,命令道:“去洗手吃饭。”

汪熠濯嘟了嘟嘴,迈着两条小短腿‘蹬蹬’跑去了洗手间。

汪星泉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刚想跟郁酒说声抱歉,垂眸却发现对方正笑盈盈的看着他。

“你对他太凶了。”郁酒刚刚蹲累了就索性坐在了地板上,刚刚跟汪熠濯‘玩’了一会儿,他现在挺开心。手肘向后撑住地板,双眼弯弯的对汪星泉说:“不过他很听你的话,没玩够也去洗手了。”

一般的自闭症孩子基本就等同于住在牛角尖里,鲜少有这么听话的。

汪星泉思索半晌,看着他的瞳色深深:“汪熠濯能跟你玩的来...我也很意外,你以前和自闭症孩子交流过么?”

不然郁酒怎么能这么自然的就摸索到汪熠濯的兴趣爱好,和他沟通?做事成熟的几乎不像一个十八岁的学生。

“唔,有过的。”

他曾经为了写一个跟自闭症有关的剧本,在那种特殊学校待过一个多月。

不过这些自然是不能和汪星泉说,郁酒只是笑笑默认了这一点,说起了别的——

“现在能谈谈工作的事情了么?”郁酒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瞳仁清澈干净:“我觉得,我和你弟应该能相处挺好的。”

上一章:第17章 高考 下一章:第19章 杰克苏
热门: 覆手 盗墓摸骨人 影视会员大穿越 前妻修罗场 神级工业主 致命绑架 黄金牧场 功法修改器 九州刹那公子 与影后闪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