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你矮

上一章:第12章 酒神 下一章:第14章 相悖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宿舍里的几张小桌子七拼八凑了起来,六个人就围着一起吃了个饭。

汪星泉带回来的都是学校周边颇受欢迎的盖饭,味道对于快餐店来说是属于‘不错’那个范畴的,但郁酒啃鸡爪的时候,还是觉得这味道比起上次在赵梓蓝家里时吃的差远了。

郁酒忍不住看了赵梓蓝一眼——他吃的开心。

说来也怪,做饭怪好吃的一个人居然吃外卖还能吃的挺适应......

大学男生吃饭的时候一向是不消停的,几个人唧唧喳喳的就把郁酒打游戏贼六,完全是‘大神’风范的事儿抖搂了出来。

汪星泉有些意外的看他:“你也打游戏?”

郁酒‘嗯’了一声,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但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厉害。”

在汪星泉面前被夸‘厉害’,‘大神’等等,总让郁酒觉得有点怪不好意思的。

几个室友立刻唧唧喳喳的不服气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怎么没那么厉害了’之类的,更加夸了郁酒一顿了。

汪星泉笑笑,随口说了句:“那一会儿一起玩一局吧。”

......

除了郁酒之外的人都兴奋了。

郁酒在游戏里用的角色是一个偏近战的法师类角色,而汪星泉的角色却是一个比较控场类的巫师,都是大热门的人物角色,搁在一个团里的匹配度也是相当不错的。

刚开团的时候郁酒有些心不在焉,操作自己的人物时视角不自觉的就会转到汪星泉的ID上看一眼——结果他差点被对方团战一波集火送走,还好汪星泉的角色技能里面有补给功能,摇摇欲坠的把他保了下来。

“卧槽。”赵梓蓝吓了一跳,忍不住夸张的嚷嚷出声:“小酒你刚才差点死了!你这把发挥失常啊哈哈哈哈哈!”

“......”郁酒耳根都红了,窘迫的抿了抿唇:“抱歉。”

幸亏刚才‘救他一命’的汪星泉倒是没有开嘲讽,只是淡淡的教训了赵梓蓝一句:“看路,管好你自己。”

可能是因为控场型角色的原因,指挥起来也是得心应手。

郁酒不自觉的认真对待起了这局游戏,精神高度集中发挥出了正常水平的同时,也清楚的意识到了那帮室友之前夸汪星泉的那些话,绝对不是互吹大气。

这男人游戏真的玩的很好,且玩的时候全程都是懒洋洋的靠在椅背上,像是有些累了的漫不经心——却丝毫不影响发挥。

一点也不像别的男生玩游戏玩到了激烈的时候,恨不能上蹿下跳的大马猴模样。

一局结束,汪星泉伸了个懒腰,起身说要走:“累了,回去睡觉。”

郁酒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走了。”

“等会儿等会儿。”赵梓蓝连忙趁着俩人还没走,问:“泉哥,你今天在学校住还是回家?”

汪星泉:“回家。”

“那正好。”赵梓蓝眼睛一下子亮了:“那你明天来学校的时候帮我带你们家楼下的馅饼呗!”

“......”

两个人一起出了宿舍门,在走廊时郁酒侧头,入眼就是汪星泉开阔舒朗的眉目,黑眸微垂,一语不发的走路。

他皮肤白,于是眼睑下发青的痕迹尤为明显,看起来就像是没休息好的模样。

郁酒想起刚刚赵梓蓝的话,忍不住问:“你不住学校宿舍么?”

“不怎么住。”汪星泉清冷的声音也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家在本市,就经常回去住了。”

郁酒:“你家住哪儿?”

汪星泉侧头看了他一眼:“......?”

“我的意思是。”郁酒眨了眨眼,很是无辜:“顺路的话就可以一起去坐公交车了。”

汪星泉沉默片刻,倏而轻笑一声,声音温和的回答了他:“同口郡那边,你坐几路?”

郁酒已经把乌澜市内的路线图背的差不多了:“十二路。”

“唔,那正好。”汪星泉笑笑:“我也坐十二路。”

十二路公交车站离的很近,从乌澜大学西门走出去过一条街就是了。

就是学校附近的车站一向是车少人多,乌乌泱泱大部队的等待下,好半天才能来一辆车。

两个人不算熟悉,等待的过程中一路都很沉默,气氛寂静但还不算尴尬。

郁酒看了看汪星泉阳光下像是镀了一层金边的侧脸,轮廓分明,清隽精致,就愈发觉得他那黑眼圈刺眼。

在理智回笼前,声音先出去了:“你昨天晚上没睡觉么?”

问完了郁酒才发现自己居然把心中所思都念叨出来了,不禁有些怔怔的咬了下唇角,心生懊恼。

但汪星泉也没觉得怎么样,他问了,就回答了:“就睡了两个小时,昨天帮酒吧的同事值了个夜班。”

左右郁酒也在酒吧撞到过他打工的画面,汪星泉觉得自己也没必要藏着掖着——只是说到了酒吧,他不自觉的就又想起萧宴去跟自己诉苦的事情了。

诉的苦还是,郁酒和赵梓蓝。思及于此,汪星泉不禁抿了抿唇,侧头看了郁酒一眼。

他这一眼有些‘复杂’,让郁酒疑惑的皱了皱眉:“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汪星泉顿了一下,闲聊似的说:“萧宴前几天过来喝酒,提到你来着。”

郁酒一愣,内心不自觉的‘咯噔’一声。

“他说,”汪星泉侧头看了他一眼,把话重复出来可以说是相当的一言难尽:“他说你和赵梓蓝有些...不明不白的相处,看起来挺生气的。”

郁酒闻言,耳根泛起了薄薄的一层红,内心哗啦哗啦的开始冒火气。

他一向厚如城墙的脸皮,难得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在汪星泉面前,他好像不自觉的变成了一个‘水性杨花’到处勾搭了的人似的。

尤其是他今天还在赵梓蓝的宿舍,还被汪星泉撞到了。

郁酒可算是体会到了什么叫‘跳进黄河洗不清’的感觉了。

即便汪星泉已经‘美化’了萧宴的话,但郁酒依然能想到那家伙是怎么吐槽自己的。肯定无非是说自己天性骚浪贱,勾搭他不成又去开始勾搭他的梦中情人赵梓蓝了。

只是这次萧宴还不是‘诋毁’,说的是真的。

郁酒佯装淡定,从齿缝中一字一句的蹦出来:“他是在污蔑我。”

汪星泉:“污蔑?”

“嗯。”郁酒吸了吸鼻子,稍显‘落寞’:“上次萧宴叫我原谅萧迟,我没有,还是让他给我道歉了,他就有点怨恨我。我跟赵哥就是游戏好友,根本没其他的。”

这幅作态,郁酒觉得自己颇有些‘白莲花’内味儿了。

汪星泉却听着忍不住笑了笑:“这话你应该跟萧宴说啊。”

郁酒无语:“我为什么要跟他说?”

“你不是很喜欢他么?”

......

艹,郁酒窒息了,他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口,一句话还没酝酿出来,久违的十二路就呼啸着过来了。

正好,缓解了车站旁边这尴尬的氛围。

十二路途经市中心,上车的学生很多,两个人跟着大部队上了车,伴随着司机师傅‘往里走往里走’的怒喝随波逐流,顷刻间就差点被挤成肉饼。

互相挤压的人太多郁酒还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被绊倒——幸亏汪星泉扶了他一把。

骨骼修长微凉的大手拉住他的手腕一个用力,郁酒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汪星泉拉直了身子拽到胸前。

“扶着。”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郁酒脑子浑浑噩噩的抬起头,就看到正上方有一个空着的吊环。

能在这拥挤的车厢找到一个空着的吊环扶着相当不容易,郁酒连忙拽住,然后才看到汪星泉扶着的是吊环上面的单杠。

他修长结实的手臂正好和自己并排,冷白皮肤上的手臂青色血管一条条的很明显。

“呃。”那单杠太高,抓着肯定很累,郁酒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要不然你拽着这吊环吧。”

“不用,你抓着。”汪星泉声音听起来很闲适,末了还补充了一句:“你矮。”

“......你才矮。”郁酒衡量了一下汪星泉也就比自己高了几厘米的样子,忍不住反驳了一句。

车厢内人太多,所有人都被迫贴在一起,郁酒背对着汪星泉也能感觉到他近在咫尺的胸口——还有笑时传来的微微震动,让人指尖都莫名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要不,”郁酒又抬头看了一眼,默默的把自己的手挪开了不少,只抓住一半吊环,他侧头对汪星泉说:“咱俩一人一半?”

......

半晌,背后的人一只手挪了下来,抓住了另外半个吊环,郁酒内心才终于闪过‘舒服了’这三个大字。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么执着于一个公交车上的扶手干嘛,就算是抓着费力点,几站过后也就下车了。

可能还是因为汪星泉的照顾,让郁酒不自觉的想回报一下——哪怕是用他给找到的吊环回报也好。

郁酒盯着窗外飞速掠过的景色,目光空洞,思绪不自觉的想到了别的地方去。

他想到了汪星泉刚刚说的话,他和赵梓蓝的事情。

其实一时要上头报复萧宴的情绪催使着他在做‘勾搭赵梓蓝’这件事,但这段时间真有了接触之后,郁酒才明白做这事儿多难熬。

他勾引赵梓蓝的道路很艰难,因为郁酒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往那种方面点拨。

说到底,还是因为赵梓蓝对他一点吸引力都没有。

要是......

郁酒想到某处,手指不自觉的蜷缩了一下,有些面红耳赤的惭愧。

但是脑子里却不自控的回荡着刚刚的想法。

——如果萧宴心里的那个白月光是汪星泉就好了,那他勾搭起来......或许会‘得心应手’一些,总之不会像现在这么困难。

郁酒也说不清自己心里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个想法,也许是因为刚刚第一次的肢体接触让人头晕目眩。

上一章:第12章 酒神 下一章:第14章 相悖
热门: 别和她说话 我很可爱请给我肉 非洲酋长 亚特兰蒂斯3:美丽新世界 修真界最后一条龙 巫师亚伯 亲亲我的小哑巴 九州·旅人 我的泪珠儿 哑舍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