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男绿茶

上一章:第10章 逐客令 下一章:第12章 酒神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赵梓蓝承认,他一开始以为郁酒是吹牛逼。

并且还暗暗鄙视了一番这个特能说大话的萧宴跟屁虫——居然敢说带他起飞,请问他很菜么?

赵梓蓝不免有些不服不忿,一屁股坐在郁酒旁边催促道:“来来来,开一局。”

郁酒欣然答应下来,用游戏里的账号加了赵梓蓝的好友,两个人肩并肩的随即匹配个五人野团。

结果一开始的不以为然,在郁酒一次又一次的天秀操作中荡然无存了。

郁酒又一个极致的救险给队友加技能后,赵梓蓝差点把眼珠子瞪出来,他吓的一机灵,侧头就看向郁酒——

少年笔直的后背微微靠着沙发,脸上的神色淡定从容,颇有大将之风的模样。

一点也不像他之前,打游戏到激烈环节恨不能分分钟仰卧起坐......

“专心。”郁酒清冷的嗓音打断了赵梓蓝的懵逼,他淡淡的说:“你快被砍死了。”

“......我这就专心!”赵梓蓝不自觉的恭敬起来,甚至坐直了身子双手拿着手机,想了想凑近了郁酒一点。

赵梓蓝的主动靠近,是在郁酒的预料之中的。

但是...他却不自觉的有点想避开。

哎,真是心累。本着‘牺牲自己’的想法,郁酒眉头微蹙,飞速的开大秀操作解决了这一把团战,成功让赵梓蓝体会到了什么叫‘被带飞’的感觉。

他整个人都懵了。

之前还觉得郁酒是在吹牛逼,现在才知道是自己太无知!

“卧槽!哥们儿你太牛了!”赵梓蓝忍不住惊艳的叫出声,双眼写满了佩服,迫不及待的说:“再来一把再来一把!”

......

甜头这个东西,怎么能一次性给足呢?

郁酒摇摇头,微微笑了笑站起身来:“不了,我还得回家做作业。”

“别啊......现在还早着呢。”赵梓蓝现在就想再次体会一把被带飞的感觉,忙不迭的说:“再来一把,到时候我开车送你回去啊。”

郁酒眼珠子转了转,想想答应了下来。

半个小时之后,心满意足的赵梓蓝屁颠颠的就拿着车钥匙准备下楼送郁酒回家。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楼道门时,郁酒一眼就看到了萧宴那辆耀武扬威的路虎还停在路边——

果然,这货还没走,在这儿守株待兔呢。

郁酒早就想到了像是萧宴这种自大到眼高于顶的男人,是不会这么轻易善罢甘休的。

之前就是考虑到了这一点,郁酒才同意陪赵梓蓝玩一把让他送自己,想必他们一起出来的这个‘温馨’画面,应该能气到萧宴吧。

思及于此,郁酒伸手拉住了赵梓蓝的衣袖。

赵梓蓝:“???”

“我有点夜盲症。”郁酒仗着赵梓蓝楼下这盏路灯正好坏了,正大光明的睁眼说瞎话:“麻烦你了。”

“这有啥麻烦的。”赵梓蓝浑不在意,大大咧咧的笑了笑,反手抓住了郁酒的手臂决定帮他一把——很显然,他没有关注到萧宴那辆车。

下一秒,摔车门的声音就在寂静的小区里响了一下。

郁酒侧头看去,看到的是萧宴那辆嚣张的路虎扬长而去的画面。

显然这货是看到了这一幕却没脸下车,故意摔车门撒气呢。

郁酒忍不住翘了翘唇角。

“咦?”旁边的赵梓蓝看到这一幕,有些好奇的问:“你笑什么?”

“我刚刚看到萧宴的车了。”郁酒顿了一下,‘诚恳’的说:“幸好你下来送我。”

“啊?那家伙还没走么?哪儿呢?”赵梓蓝闻言回头张望了一圈,却连路虎的车屁股都看不见了——不过他刚刚也听到了那声摔门,想想萧宴的脾气,也不意外。

不过......

“郁酒,我记得你不是喜欢阿宴么?”两个人边走向赵梓蓝的车,他边纳闷的问:“怎么现在看起来这么怕他的样子?”

“我不是怕他。”就是恶心他,郁酒默默的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平静的说:“就是感觉自己之前挺愚蠢的,现在想通了,我跟萧宴根本不是一路人。”

他现在可是处于‘勾引’赵梓蓝的阶段,当然要在他面前明里暗里的把自己的立场表达清楚了才好。

要不然赵梓蓝还得以为他是男绿茶婊呢。

“这......”郁酒如此坦诚的态度让赵梓蓝又意外有错愕,一时间也有些无话可说,两个人之间的氛围尴尬的沉默下去。

直到进了车里回去的过程中,才稍微活络过来。

原因还是又提到了游戏,在郁酒的刻意引导下,赵梓蓝很快的对他发出了邀请——

“那周末你来我们宿舍打游戏吧!我们宿舍的人都玩星跃,正好四个人,到时候一起开团!”

郁酒眉目微微一动,佯装不懂的问:“赵哥,你和那个泉哥是一个宿舍的么?他也打游戏么?”

“泉哥啊,他计算机专业的,我们不是一专业。”赵梓蓝手握方向盘,闻言想也不想的就回答了:“泉哥游戏玩的也挺好的,他脑袋天才,玩几把就上手了吊打我们,就是泉哥没时间,他......”

赵梓蓝说到这儿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说多了,他有些尴尬的戛然而止,抿了抿唇,显然不愿意再多说的模样。

郁酒不由得一下子想起之前在电梯口听到的话。

【你别一天三四个兼职,到时候把自己身体累垮了。】

看来汪星泉是有些不可言说的难言之隐,赵梓蓝也不愿意表达出来。

郁酒心下了然,识趣的没再继续问——只是内心难免有些好奇,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对一个只有几面之缘的人产生好奇。

大抵是因为......汪星泉身上的‘故事感’特别强烈。

让人忍不住就有点想探究。

*

萧宴一路把车飙到快要超速的边缘,直接去了汪星泉兼职的酒吧。

怒气冲天的从车上下来甩上门,在剧烈的声响里,他整张脸都是黑沉沉的。

这酒吧他是常客,门口的酒保认识他——虽然看着萧宴像是要进去打架的样子,但也知情识趣的没有拦着。

萧宴一路畅通无阻的走到吧台时,汪星泉正在给客人调酒。

一杯‘白色佳人’刚刚调好推给客人,汪星泉转身,就看到了面色极度不虞的萧宴。

他像是被谁惹到了,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躁郁气息。

汪星泉手里拿着白色绢布擦杯子,忍不住一挑眉,漫不经心的问:“干嘛来了?”

“泉哥,给我倒杯酒,要最烈的那种。”看到汪星泉,萧宴一开始声音有些委屈示弱,后来又咬牙切齿了起来:“艹,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

这副模样,一看就是被谁气到了。

“呵。”汪星泉轻笑一声,从善如流的倒了杯威士忌推到萧宴面前:“谁又惹到你了。”

萧宴的目光在汪星泉那修长洁白的指尖上停留半晌,心下的躁郁被微微抚平了些许,再开口时,他就没有之前那副‘炮仗’样儿了。

“还不是郁酒那个小贱货。”他握着酒杯的手指紧了紧,冷哼一声后声音阴沉:“妈的,非要我弟在全校师生面前跟他道歉,我求情都不行,真是给他脸了,也不知道最近跟我玩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呢!”

这种理直气壮的态度让汪星泉皱了皱眉,他下意识的就想起那天在学校外面的药店门口,少年颇为明亮的眼睛瞧着他说‘我没抄袭’时的真诚。

“不是萧迟自己跟他说好的么?”汪星泉面上依旧温和,唇角的弧度却若有若无的有些讽刺:“愿赌服输,别失了风度。”

......

萧宴有些无话可说。

他其实是知道汪星泉是什么性子的,也知道和他抱怨不会得到什么支持和安慰......但萧宴就是忍不住。

这下子,又在汪星泉面前暴露了自己‘没风度’的一面了。

萧宴揉了一把脸,被郁酒气的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不少,他闷闷的说:“知道了。”

“还有。”汪星泉又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你既然看不上人家,又干嘛说脏话侮辱他?”

萧宴:“......”

汪星泉轻呵一声,低头继续干活:“以后别说了。”

他只是觉得郁酒那个小孩,不至于被人用‘贱货’这样的词汇侮辱——起码他不想听到。

看着汪星泉冷冷淡淡的模样,萧宴心里有些闷闷的不舒服,但他又有些发不出来火,只是感觉有一丝的郁结。

从小就认识汪星泉,也见识过这男人不少狼狈时的模样,萧宴知道他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身份,可自己对他还是从来发不起来火。

就像是刻在骨子和血液里面的习惯一样,即便萧宴是如此跋扈的一个人,在面对汪星泉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收敛而恭敬。

因为他知道他有多么厉害,而他......迷恋这种厉害。

“也不是我说他,泉哥你也看到,郁酒那家伙之前说喜欢我来着吧。”萧宴忍不住就挽回自己的面子,把‘过错’全部推到郁酒身上:“可你看看他现在怎么干的,不给我弟面子,还......”

萧宴顿了一下,近乎咬牙切齿:“现在还转移目标,盯上梓蓝了。”

汪星泉擦着酒杯的手一顿,有些意外的抬起头:“什么?”

“我说那小贱...小子,现在又他妈的去缠着梓蓝了。这小子一身勾人肉,对梓蓝动手动脚的,还故意待在他家里不走。”萧宴冷笑,声音却依旧自信满满:“也不知道想要干什么,大概还是想吸引我的注意力吧!”

汪星泉瞧着萧宴气急败坏的样子,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微长的眼尾线条戏谑。

萧宴如今这般咬牙切齿的模样,似乎一点也不像他之前所说的那么不在乎郁酒这个人呢。

上一章:第10章 逐客令 下一章:第12章 酒神
热门: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哑舍4 形婚 灵域 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算命吗?超准哒!/算命吗?家破人亡那种 情乱梨花村 总有人为我花钱续命 首长秘书 太子奶爸在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