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逐客令

上一章:第9章 考试 下一章:第11章 男绿茶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郁酒计划的很好,但却没想到能偶遇到汪星泉。

同萧宴一起去了赵梓蓝家的十八楼高层,走出电梯的那一刻,他就看到了汪星泉站在门边告辞的场景。

少年脊背笔直,身形像是清瘦的松竹,照例穿着简洁的白T黑裤,背着一个大大的包。

离的老远,郁酒就听到他跟门里的赵梓蓝笑着说:“我先走了,那边还有一个场子。”

“你也别太累了。”赵梓蓝撇了撇嘴,有些郁郁寡欢的嘟囔:“好容易休息一天还跑三四个兼职,早晚身体累垮了。”

郁酒脚步不禁停住,若有所思的蹙了蹙眉。

而萧迟那家伙看到汪星泉眼睛一亮,没心没肺的就跑了过去,围着他兴奋的嚷嚷:“泉哥,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我才刚来!”

“有事。”汪星泉对他笑了笑,拳头虚虚的拢着碰了一下赵梓蓝的肩膀,转身离开。

一侧头就看到站在电梯门前的郁酒,他黑眸里闪过片刻疑惑。

郁酒张了张唇,刚要打招呼,就被风风火火又跑回来的萧迟挡住视线。

这货好像十分怕他和汪星泉有什么交流似的,像勒小鸡崽子一样勒住郁酒的脖子就忘门里带,还不忘对着汪星泉粉饰太平的笑:“泉哥,我带着我同学过来蹭饭,哈哈哈先进去了,改天再去找你玩——啊!”

话没说完,萧迟就狼狈的叫了一声——他腰间被郁酒毫不留情的狠狠掐了一把。

登时疼的萧迟一蹦三尺高,忍不住嘶吼起来:“你干嘛?”

“你才干嘛。”郁酒面色不虞,冷冷的看着他:“不要拉拉扯扯的。”

旁边围观的汪星泉&赵梓蓝:“......”

“艹!”萧迟面色涨红,只觉得丢人丢大发了:“你......”

“行了行了。”赵梓蓝不想看他们在走廊里吵架,觉得扰民,懒洋洋的打断了萧迟的话把人往里推:“吵什么吵啊?都进来进来。”

郁酒被推搡着进门前,回头看了一眼电梯门口那里——看到的只是汪星泉高瘦的背影。

他就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看似温和,实际对什么都是漠不关心。

郁酒眉目一动,不自觉的就想到赵梓蓝刚刚说的话,汪星泉一天要...多个兼职?怪不得上次见到他在酒吧打工。

不过他这么缺钱的样子却让郁酒有些意外,因为汪星泉在他看来分明是浑身贵气的模样。

赵梓蓝看起来倒像是个有钱少爷,家里很大自己住。

郁酒走进客厅就看到萧宴坐在饭桌前吃饭——坐没坐相,翘个二郎腿懒洋洋的模样。他听到动静抬眼,看到郁酒就轻蔑的哼了一声。

......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赵梓蓝大概是之前也听说过来龙去脉了,见此情景就忍不住尴尬的脚趾蜷地,笑哈哈的打圆场:“先吃饭,萧迟,你和你同学刚放学还没吃饭呢吧?”

说完,自己‘以身作则’的先坐在了饭桌前。

郁酒面色波澜不惊,从善如流的就坐在萧宴对面,拿起一双干净的碗筷开吃。

犯不着委屈自己的胃,有免费的晚餐谁不吃?更何况这饭菜看起来还色香味俱全的。

在两双仿佛盯着杀父仇人一样凶狠的视线下,郁酒淡定自若的夹了一筷子鱼香肉丝吃了,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

这菜...做的还怪好吃的。而且郁酒多年经受外卖荼毒过的舌头,一下子就能尝出这菜不像是外卖。可不是外卖,在场诸位哪个能做的出来?还做的颇为不错!

郁酒首先直接排除萧宴,因为书中描写这货就是个四肢不发达的大型巨婴,日常起居都得是原主角照顾,哪儿来的做饭的本领。

那就只能是赵梓蓝了。

郁酒忍不住抬头看了眼低头啃排骨的赵梓蓝,万万没想到这看起来大大咧咧只会打游戏的少爷居然这么‘贤惠’,能考上乌澜大学,学习肯定也好。

果然是有点成为万人迷白月光的资本呢,怪不得文章里渣攻和几个配角都爱他。

有些戏谑的翘起嘴角,郁酒一碗饭飞快下肚,又不客气的添了一碗。

“你是饿死鬼转世了么?”萧迟心里有事儿憋屈的紧,压根吃不下去,就忍不住嘲讽的找茬。

郁酒浑不在意,轻笑了声:“你不是,那希望你这辈子都不吃饭,毕竟你这么不食人间烟火。”

来来回回就会那么几句骂人话实际上嘴很笨的萧迟,又忍不住要拍桌了。

“行了。”萧宴也忍无可忍,他皱眉盯着郁酒,曲起手指敲了敲桌子:“叫你来不是让你吃饭的,说说吧,你和萧迟那事儿怎么解决。”

“能怎么解决。”郁酒放下筷子,直到咽下口中的食物后才慢吞吞的开口:“根据之前说好的,全校面前跟我道歉啊。”

“你!你别太过分了。”萧迟忍不住站了起来。

“坐下。”结果被萧宴冷冰冰的呵斥住,后者一愣,不情不愿的坐了下来,眼神充满幽怨的看着郁酒。

“郁酒。”萧宴冷笑了一声,锐利的眸子定定的看着他:“我劝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不想道歉啊?也行。”郁酒一点也不怕萧宴这幅模样,虽然这货冷着脸挺能唬人的——但他之前混迹传媒职场,穷凶极恶的人见的多了,萧宴还嫩着呢。

郁酒笑眯眯,不急不缓的说:“我给你们重复一遍哈,之前打赌的约定是什么,如果我考试成绩是真的,那萧迟就得当着全校的面给我道歉,不想道歉的话......”

他顿了一下,微笑道:“也行,那就承认自己是造谣狗,跟我私底下当个狗,叫两声听听。”

萧迟脸色青白,气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动作幅度之大牵连到桌子上的杯盘碗筷,一时间声音哆哆嗦嗦的发颤。

他看着像是要冲过来打人。

“赵哥。”郁酒却转头看向已经呆滞了的赵梓蓝,一双潋滟的眸子下就连那颗泪痣都带着勾人的阴柔模样:“假如有人在室内斗殴,户主是要被追责的。”

......

“咳,萧迟。”赵梓蓝不得不站起来挡在暴怒的萧迟面前,安抚性的拍了拍他肩膀:“先坐下,当给我个面子。”

赵梓蓝可不想自家被砸了。

“坐下。”萧宴阴沉沉的开口了,眼神如刀:“别在你赵哥家丢人。”

萧迟脸都憋青了,大约是觉得耻辱到了极致,他在原地定定的站了半晌,拿起凳子上的书包就转身走人。

“郁酒。”萧宴开口,声音轻柔到近乎阴柔:“走,我送你回去。”

“我用不着你送我,怕你打人。”郁酒连忙摇了摇头,故作‘柔弱’的躲在赵梓蓝背后:“我要一会儿再走。”

说着,郁酒就伸手抓住了赵梓蓝的手臂,眼神还不忘观察着萧宴的神色——

果然,他本来就丧气的脸更黑了。

“你在那儿装什么装!”萧宴绷不住了,咬牙切齿的说:“跟我走!”

郁酒摇头,拨浪鼓似的:“不走不走。”

自己还要光明正大的粘着赵梓蓝报复他呢。

边说,郁酒整个人就更贴近了赵梓蓝一些。

果不其然,此情此景让萧宴气炸了——他只觉得郁酒太过不知检点,居然敢在他面前这么靠近别的男人,几乎可以说是不知羞耻了!

他忍不住走过去就要伸手拉郁酒,后者已经做好了反击甚至打起来的准备时,萧宴伸过来的手却被赵梓蓝拦了下来。

“阿宴,卖我个面子,别在我家干仗。”赵梓蓝抬了抬下巴,也有些无奈:“你先走吧。”

“......艹。”萧宴忍不住骂了一句,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躲’在赵梓蓝身后的郁酒,大步流星的转身离开。

伴随着‘砰’的一声摔门巨大声响,整个屋里才恢复了安静。

诡异的安静。

终于剩下他和‘白月光’两个人了,仔细品品还有点紧张呢。脑洞大开实际上毫无‘勾引’经验的郁酒,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下子好了吧?”还是赵梓蓝先说的话,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把人气走了。”

“......是啊。”郁酒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附和:“走了还摔门,真没素质。”

“......那你现在不怕了吧。”赵梓蓝无语片刻,耸了耸肩下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呃,还是有点,万一萧宴在楼下堵我呢。”郁酒决定‘厚颜无耻’的赖下去,他一脸严肃的说:“再让我待会吧。”

赵梓蓝:“......”

没再次得到逐客令,郁酒心下了然,借坡下驴的分外‘乖巧’坐在沙发上,脊背笔直。似乎在用尽全身的肢体表达——我真就待一会儿。

赵梓蓝懒的理他,自顾自的坐在了沙发另一头。

不一会儿,静寂的室内就响起游戏声。凭借郁酒这段时间的勤恳玩耍,听了两秒他就听出来是星跃的背景音乐前奏。

眉头微微一动,郁酒心思活络了起来。

他侧头看向赵梓蓝,假装懵懵懂懂,声音轻而诚恳的问:“赵哥,你也玩星跃么?”

果然,赵梓蓝这个游戏蒙子听到这话立时抬起了头,眼神放光:“怎么,你也玩?”

郁酒笑了笑:“当然。”

“巧啊兄弟!”赵梓蓝一下子兴奋了,一改之前爱搭不惜理的模样,凑了过来问:“玩的怎么样。”

“王者级别的。”郁酒毫不谦虚的自夸,顿了一下,又在赵梓蓝崇拜的目光里补充一句:“能带你起飞的那种。”

上一章:第9章 考试 下一章:第11章 男绿茶
热门: 退休判官进入逃生游戏后 仙界网络直播间 霸武凌天 天惶惶地惶惶 武神风暴 和失忆校草谈假恋爱的日子 揣着豪门崽崽C位出道 春风度剑 风的预谋 非职业半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