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考试

上一章:第8章 打架 下一章:第10章 逐客令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汪星泉有些意外,因为郁酒向他解释这件事。

或许说,在学校那个拐角处看到郁酒恶狠狠的对着萧宴的背影比中指的时候,他就有些意外了。

他之前见过郁酒的次数不多,充其量只有三四次——都是男孩过来找萧宴时,偶然遇见的。

在汪星泉的记忆里,郁酒就是个有些内向的高中男生,满心满眼的都是萧宴,爱慕几乎要从眼睛里溢出来,从不掩饰。乖顺柔弱,跟萧宴说几句话都会红了脸的印象。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腼腆的男孩对萧宴的态度......不知不觉发生了一些变化?

好像就是从那次他们一起在烧烤店吃饭的时候。

汪星泉不动声色的思索着,面色波澜不惊,听了郁酒的话只是点了点头:“嗯,你是第一名,不存在抄袭别人的可能的。”

郁酒一愣,心头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莫名撩拨了一下。

这种鲜明的事实他跟谁说了对方都不信,没想到第一个信的人居然是汪星泉。

和萧迟打架,见到萧宴种种带来的坏心情,似乎在这一刻都一扫而空了。

郁酒忍不住抿唇微笑了下,戏谑般的反问:“这回知道你知道我要考乌澜大学,不是开玩笑的吧?”

汪星泉都忘了这男孩的豪言壮语了,闻言忍不住笑笑:“的确,那我提前叫你一声,学弟?”

他声音淡淡的,镜片背后的双眼和‘学弟’二字微微上翘的弧度却有种缱绻温柔的感觉。

郁酒脑子里闪过的第一念头就是‘真会撩’三个大字。

不过他明白汪星泉这只不过是开个玩笑想安慰一下刚挨过揍的自己罢了,只是因为长的太好看,一举一动才会变成了‘撩’。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真实,颜值在手的人干什么都会让人怦然心动。

郁酒‘嗯’了声,内心这般那般的计较着,面上只平平静静的‘反撩’回去:“学长。”

这个下午,在日后很久郁酒还会想起。

算是他这短暂的几个月高中生涯里,最值得纪念的一幕。

郁酒终于知道自己本是在职场内磨练多年的冷硬心脏,为什么会对汪星泉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

因为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所有人看到他,都是带着对以前那个郁酒的偏见和鄙视。

只有汪星泉不一样。

从烧烤店见到他的第一面起,郁酒就能感觉出来汪星泉对原主角是没有那种‘歧视感’的。能在萧宴的朋友圈里耳濡目染,还把原主角当成平等的一个人来对待,光是这点,汪星泉人品就已经高出萧宴好几个层次了。

那句‘未成年抽烟伤肺’是他来这个世界听到的第一句善意。

不自觉的,就记下来了。

*

郁酒拎着药和创口贴回到班级的时候,就被面色沉重的萧迟抓住衣服,众目睽睽之下,他把他拽出了门——

“干嘛干嘛?”郁酒一个格挡抵住萧迟,警惕的问:“又想打架?”

他问的时候心下却有些纳闷,按理说都讲好了周一重新考试,现在打起来不至于啊。

“谁想跟你打架!”萧迟瞪着他,却好像有口难言的半天说不出来话。同郁酒大眼瞪小眼了半晌,他才吞吞吐吐的开口,声音低了不少:“我问你,你刚才...你刚才为什么和泉哥一起走了?你们干嘛去了?什么时候认识的?”

这一串连珠炮的问题越问越愤怒,到最后,萧迟闷闷的声音都有些气急败坏的了。

可郁酒心里却是了然——哦,原来这货是因为这个又发疯。

心里觉得好笑,他看着萧迟微微一挑眉:“你跟踪我?”

“......谁他妈跟踪你了?我、我是......”萧迟在郁酒轻蔑又戏谑的眼神里半天说不出话来,半天耳朵都憋红了,才咬牙切齿的冒出来一句:“我是跟着泉哥的,少他妈往自己脸上贴金。”

“哦。”郁酒面无表情的说:“我出去买药,顺路。”

他下意识的不想和萧迟说太多。

“撒谎!”然而萧迟却不依不饶,一张嘴就暴露了他就是跟踪了的事实:“泉哥为什么帮你涂药?你俩还有说有笑的!”

......

“萧迟,你这样有意思么?”郁酒忍不住冷笑了:“我跟谁有说有笑跟你有什么关系?管太宽了吧。”

“跟泉哥就是不行!”萧迟怒了,不讲理的说:“谁知道你打什么主意?!”

“我能打什么主意?”郁酒一挑眉,飞快反问:“跟你一样的主意么?”

“当然......”萧迟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郁酒刚刚问的是什么,他登时一愣,随后不可一世的神情慢慢石化,苍白。再次看向似笑非笑的郁酒时,已经是满脸心虚了:“你、你瞎说什么?”

“我可什么都没说。”郁酒耸了耸肩:“是你自己心虚。”

“......算你聪明,我喜欢泉哥又怎么了?”萧迟整理了一下心情,又变的理直气壮:“谁还没个喜欢的人和崇拜的对象了?我告诉你,你打我哥的主意也就算了,可甭想染指泉哥!”

郁酒听了他这一通不轻不重的威胁没反应,只是定定的看了他半晌,在莫名让萧迟汗毛倒竖的幽深眼神里轻笑了一声,转身回了班级。

萧迟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刚刚问郁酒的话他一句都没回答,自己反倒被套了个底朝天。

“艹。”萧迟忍不住骂了一句,烦躁的揉了揉头毛折回班级。一屁股坐在郁酒旁边,他看着若无其事看书的郁酒就牙痒痒,暗骂了句此人怎么这么能装逼了,咬牙继续问:“你还没跟我说呢,你和泉哥什么时候那么熟了?他怎么还帮你上药?”

原来,他和汪星泉刚刚的举动在萧迟这样的人眼里居然已经算‘熟’了么?

郁酒眼睛放在书上,心却没有。

“你想知道啊?”他漆黑的眼珠轻轻转了下,侧头看着望眼欲穿的萧迟,轻笑了一声:“等考试过后你跟我道完歉的。”

......艹,萧迟又想骂人了。

在萧迟眼里,郁酒给他开的这根本就是空头支票。

这货怎么可能考试成功让自己道歉?

然而三天过后,乌澜一中出了一桩多年后都能让校内人员津津乐道的谈资——普通班差生仅仅用一个月逆袭到全校第一,堪称奇迹的事迹。

周一那天郁酒在三个老师和萧迟的监督下,一个下午做完了教育部新出的理科卷子。

随后经过一天的判卷,最后结论是郁酒的成绩和上次考试差距浮动不过三四分,绝对真实,全无伪造,就是实打实的全校第一!

校长一面是汗颜一面是骄傲,在得知结果后连忙对这段时间‘受了大委屈’的郁酒进行了一顿心理安慰,然后又用大喇叭广而告之。

一下子整个乌澜一中都知道郁酒这位进步飞快的‘神人’了。

全校哗然,郁酒再一次的成为了‘红人’,每每下课被疯狂围观。

只是这次舆论是正面的,比起上次的阴阳怪气,大家这次更是想膜拜一下到底是什么神人一个月就能进步了快三百分......

与此同时,萧迟也在全校‘火’了。

校长在大喇叭里表扬郁酒的同时也批评了萧迟,严厉教训了萧迟在班级里挑事打架的这种行为,并且还亲自要求石锐给郁酒调座位,保护这等优等生免受骚扰。

这下子,不少人都知道萧迟要在周一的升旗大会上给郁酒朗诵道歉信的事情了。

幸灾乐祸的人不少,毕竟萧迟平时的霸王行径得罪了不少人。

可也有不少人,是因为萧迟这事儿愤愤不平的。

下课的时候,萧迟的那堆跟班例如吴文柏等人就围在一起义愤填膺——

“艹,迟哥,你真要跟那小娘炮道歉啊?我想想就来气!”

“谁说不是,郁酒到底是怎么回事?之前不蔫吧的跟个鹌鹑似的?现在他怎么神气起来了?”

“真就是给根鸡毛当令箭呗?之前他看到迟哥大气儿都不敢出,现在,呵。”

“不过校长现在都发话了,迟哥,你可咋办啊?”

“真要道歉那就丢人丢大发了,简直是一辈子的黑历史啊。”

......

“都闭嘴!”周围你一言我一语的叽叽喳喳中,萧迟终于忍无可忍的黑着脸呵斥住他们。要说心烦,谁能比他更心烦?萧迟挥了挥手:“都滚。”

“别介啊,迟哥,哥们儿帮你想想招。”吴文柏摸着下巴,看着已经调到前桌背影笔直的郁酒,意味深长的笑笑:“要不然给这小娘炮点好处,让他去跟校长说甭让你道歉了,要真去道歉了那颗丢人死了。”

“你他妈废话,我不知道丢人?”萧迟语气不善,双眼里都是浑浑噩噩的懵逼——显然,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这个‘赌局’他是怎么输的,还输的一败涂地。

萧迟闹心巴拉的说:“我他妈就不知道他那分是怎么考出来的!”

“现在怎么考出来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解决问题。”吴文柏看着他,严肃的说:“迟哥,我记得那王八蛋不是暗恋你哥来着,要不然......让你哥帮你说说情?都是兄弟,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总之要当着全校同学的面向他们瞧不起的人道歉,是生不如死的。

萧迟抿了抿唇,有些迟疑。

其实这招他也不是没考虑过,但一想到要丢人丢到萧宴那边,还有可能让他那些朋友尤其是汪星泉知道......萧迟就进退两难,整个人像是被架在火上烤。

啧,都赖这该死的郁酒。

萧迟恶狠狠的瞪了眼郁酒的背影,想了想还是不情不愿的拨通了萧宴的电话,委委屈屈的和萧宴简略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结局当然是没什么悬念的被骂了——

“什么?你他妈输给了郁酒?全校道歉?你还有没有点出息了!出门别说是我弟!”萧宴在那头骂骂咧咧,烦躁的说:“滚,这点屁事儿别过来烦我!”

“哥,你江湖救救急吧。”萧迟怂到快要哭了,委屈唧唧的说:“要让我在全校面前道歉,那我可真没脸了,你帮帮我吧。”

“艹,我在你赵哥家吃饭呢,本来没闲心管你这破事儿。”萧宴冷笑一声:“不过我也看不惯那小浪货欺负你,你放学把人带过来吧。”

至于赵梓蓝家在哪儿,萧迟当然是知道的。

后者闻言眼前一亮,关心的却是别的:“哥,你在赵哥家里吃饭,那泉哥在么?”

萧宴顿了一下,声音听起来有几分不悦:“你老关心汪星泉干嘛?”

“呃...就是随便问问。”萧迟有些心虚,连忙转移话题:“我放学就把郁酒带过去,您跟他说。”

*

周末前一天高三放学往往比平时早一点,一放学,萧迟就把郁酒堵在了学校门口。

人来人往的,郁酒倒也不怕萧迟动手,就是有些不耐烦的抬眼:“又干什么?”

“你,”萧迟顿了一下,硬生生的说:“跟我去个地方。”

郁酒双手抱肩,眉尖轻挑:“去哪儿?”

“我哥那里。”萧迟哼了一声:“你应该很期待吧?”

“......”他期待个鬼啊,郁酒一言不发,转身就走——要是跟着萧迟去萧宴那里,他就是傻逼。

“喂喂喂,我和我哥是打算跟你道歉的还不行么?”萧迟急了,连忙说着谎话,想着先把郁酒骗过去再说:“还有赵哥他们,都等着你呢,你不去多扫兴啊!咱们之前还一起吃过饭,就当给个面子。”

听到‘赵哥’这个关键词,郁酒脚步顿了一顿——为了赵梓蓝特意练的游戏,现在还没用武之地呢。

短暂的琢磨了一下,郁酒抛弃了自己刚刚偏激的‘傻逼’想法,从善如流的‘真香’了。

郁酒转过身去,对着萧迟微笑了下:“行啊。”

正巧萧宴也在,自己就要在他面前吸引他白月光的注意力,那才酸爽。

上一章:第8章 打架 下一章:第10章 逐客令
热门: 重生后我和前女友结婚了gl 手撕系统后,我穿回来了! 第十二张牌 请听游戏的话 乡村邪少 以下犯上 龙族3黑月之潮(下) 奉命穿书 困兽 与婠婠同居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