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小舔狗

上一章:第3章 成年 下一章:第5章 能吃醋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郁酒猜到了他把‘萧宴心里有喜欢的人’这个消息透给了萧迟后他会忍不住跟萧宴说,但他没想到萧宴本人会直接杀过来。

还有不到三个月高考,高三学生时间紧任务重,放学了之后都快十点钟了。

而刚出校门,萧宴那辆嚣张的大路虎车在夜色里都尤为显眼。

郁酒微微一愣,没等反应过来就被萧迟硬是拽着胳膊扯了过去,刚刚走到车边就看到萧宴极为难看的脸色,郁酒心里划过‘不妙’两个大字。

男人五官浓墨的脸上像是堆砌了一层冰霜,见到郁酒冷冷一笑,把唇边咬着的烟拔掉,就过来粗鲁的扯过郁酒的手臂把人推上了车——

郁酒只恨自己身板有些小,在185的萧宴面前毫无反击之力。

把郁酒扔进了宽阔的车后座,萧宴就跟着挤了进来,然后‘砰’的一声把懵逼的萧迟关在车门外。

郁酒脑中顿时警铃大作,警惕的看着他:“你干什么?”

“呵,你以为我想干什么?”萧宴上下扫了一眼郁酒戒备的模样,不屑的嗤笑:“别误会,就你这德性的,在倒贴我两年我都懒得多看一眼。”

艹,神经病。

郁酒扯了扯嘴角:“那我就放心了。”

......

“郁酒,我说过了,我不喜欢欲擒故纵的把戏。”萧宴脸色沉下来,凉凉的睨了他一眼:“你如果想用现在这种态度来引起我的关注,我劝你省省。”

......

郁酒不禁有些感叹——就算他编过那么多的剧本,像是萧宴这种极度自恋的人也是见的少的。

“萧先生。”他严肃的说:“我真没欲擒故纵,虽然我之前的倒贴行为给您造成了困扰,但您看我这一周有主动联系你么?”

原来的主角,可是恨不得一天到晚找机会去缠着萧宴的。

萧宴一愣,皱了皱眉:“你什么意思?”

“我当然是检讨了自己的种种行为,表达以后肯定再也不缠着你了的意思啊!”郁酒笑了笑:“您放心。”

他猜想这个时间段的渣攻对于主角这么厌恶,听到了这个消息应该是欢天喜地的。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萧宴脸上的神色并没有欢天喜地——反而好像还更难看了。郁酒见了微微一怔,疑惑的蹙起眉。

“你少给我扯淡,你又打算搞什么新鲜把戏?”萧宴看着他,连连冷笑:“还跟我弟传播我的谣言?郁酒,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东西!”

他说着,就把手机怼到了郁酒脸前——萧迟给他发的消息字字能看的清清楚楚。

郁酒沉默半晌,长长的睫毛一颤,抬眸看向萧宴。

“这......我没说错啊。”郁酒非常‘无辜’的对着错愕的男人问:“你就因为这个过来的?”

要是因为这个兴师问罪的话,那萧宴未免也太闲了一点。

“你还不承认你的错?”萧宴听了,手指和牙齿都忍不住痒痒,咬牙切齿的问:“谁他妈告诉你,我有喜欢的人的?”

萧宴说这话的时候郁酒紧紧的盯着他,很敏锐的在他焦躁戾气的眼底捕捉到一丝类似于‘心虚’的情绪。

这白月光心上人当然是有的,看来萧宴很怕别人发现罢了。

思及于此,郁酒忍不住笑了笑。

结果他的笑意反倒更加激怒了萧宴,后者气急败坏的问:“你笑什么?”

当然是笑你的蠢。

郁酒唇瓣无声的开合,一双漆黑的眼睛在车窗外路灯打进来的灯光里闪烁着狡黠的锐气,少年这般轻挑锐利的态度轻而易举的就让萧宴肝火更旺。

“没什么,那可能是我误会了。”郁酒也不打算在‘实力’如此悬殊的情况下激怒萧宴,反正自己心里有数,就非常柔和的顺着萧宴的话说:“我不该传谣——能走了么?”

跟萧宴待在一个空间里还是会让他厌恶。

而少年脸上掩饰不住的轻蔑让萧宴一顿,神色逐渐染上了危险。

“想走就走?”他不要面子的么?萧宴冷笑,黑眸直直的看着郁酒,逼问:“我倒想听听,你是怎么误会的。”

“猜的么。”面对萧宴的逼问郁酒倒也不慌不忙,淡定自若的现编理由,大大方方的说:“毕竟我追了萧先生你这么久你都这么厌恶,保不齐或许就是因为心里有人这个原因呢。”

只是他虽然说着‘追了这么久’这般暧昧的话,脸上的表情也是全然无所谓的态度。

萧宴不是傻瓜,从郁酒的一举一动和眉梢眼角里,他清晰的感觉到了少年对自己态度和之前的天差地别。

这种认知让他莫名的产生了一种‘挫败感’,下意识的就口不择言:“你当你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郁酒一愣。

“一个倒贴成瘾的小娘炮,真把自己当根葱了?”郁酒口中的放弃让萧宴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慌张——当一个被自己PUA了差不多的‘宠物’开始亮爪子,不听话时下意识的愤慨。

因为萧宴当惯了天之骄子了,也习惯郁酒这么个柔顺漂亮的‘小舔狗’了。

他忍不住就继续用‘驯服’的手段,妄图打消郁酒的自信心,然后再给他点‘甜头’,标准的打一鞭子给一个甜枣。

“你凭什么以为我不接受你就是因为有了喜欢的人?郁酒,你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萧宴不屑的嘲讽他,修长的手指却轻轻的抚摸了下郁酒的下巴,像是挑逗似的勾了勾,姿态暧昧——

“不过看在你喜欢我这么多年,喜欢的都这么自恋了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还有三个月就成年了吧?到时候让你跟我一段试试?”

郁酒忍不住眉头一跳,平静的表面下内心波澜四起。

萧宴这几句话并不陌生,在书里的时候也曾经出现过——是在主角上了大学后再次和萧宴表白,后者才怜悯般的把他当做小情人一样的包养着时说的话。

可怎么现在萧宴就对他说这话了?他跟萧宴说了不缠着他了这男人反而想提前包养他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贱得慌?

郁酒脑子难得有些懵,想着自己要改编的‘剧本’哪里出了错。

而他这因为懵逼呆呆了的模样却取悦了萧宴,后者轻笑了一声,本来在郁酒下巴处停留的手指伸上去挑逗的碰他的唇,声音洋洋得意:“太开心了?嗯?艹!!你敢咬我?!”

结果一句骚话还没说完,萧宴含着笑的声音就变了调,狼狈的叫了起来。

郁酒冷眼看着他,张口把萧宴的手指吐了出来,上面一圈深深的牙印——他咬人的时候一点也没留情。

萧宴快气疯了,瞪着他咆哮:“郁酒!你他妈有病吧!”

“有病的是你。”郁酒也不跟他装了,浑身上下锋芒毕露的冷,盯着萧宴的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厌恶:“我他妈都说了不想缠着你了,你这举动是干什么?想性骚扰?”

“......艹。”萧宴没想到自己第一次被人气到胃疼,竟然会是因为郁酒的‘倒打一耙’,他死死瞪着郁酒,咬牙切齿的说:“我性骚扰你?你他妈忘了你自己怎么缠着我的了?咱俩谁他妈骚扰谁啊!你要不要脸?”

“之前缠着我的时候眼巴巴的,他妈的像个鸭子似的如饥似渴,当了女表子现在跟我立什么贞洁烈女的牌坊?!装什么装!”

他越说越来气,忍不住上手抓住郁酒的肩膀,大手越发用力——抓的郁酒肩胛骨生疼。

而后者神色却很冷静,一双澄澈的眼睛像是覆着一层淡淡的冰霜,一眨不眨的看着他:“萧宴,放开我。”

如果萧宴再敢继续挑衅他,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萧宴内心最在乎什么,郁酒知道的一清二楚。

他本来就是个记仇到睚眦必报的人,如果萧宴真把他惹急了,郁酒不介意用一些偏激的手段报复他。

“艹,老子他妈的凭什么放开你?你算个什么东西,说不理老子了就不理了?”萧宴被气的眼底都红了,冷笑不止:“郁酒,我他妈告诉你,你别想耍老子!”

......

话说到这个份上,郁酒算是发现萧宴是什么毛病了——这家伙因为原身长时间的纠缠和倒贴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一个随叫随到的宠物了。

一个专职横行的人,怎么会允许‘宠物’突然反抗呢?他肯定是要气急败坏的。

之前毕竟是看书还没那么有代入感,只是单纯生气罢了,但现在看到书中渣攻本人萧宴近在咫尺的脸,郁酒有一种快吐了的冲动。

直到萧宴把他扔下了车,开着那辆耀武扬威的大路虎扬长而去的时候,他胃部还有一种痉挛的感觉,气的。

郁酒皱眉走到路边超市买了一瓶冰水漱口,刚才咬了萧宴的手指,他嫌脏。

带着冰碴子的水激的牙疼,郁酒吐了出去嘴唇红润,呼吸吐纳间都带着一层薄薄的霜气。

郁酒不自觉的捏了捏手指,手心发痒——就是忽然的,他不在满足于他本来只是想‘离主角团远点明哲保身’的剧本了。郁酒想报复萧宴这个傻逼,想让他痛哭流涕,后悔莫及,跪在地上扯着他的裤脚叫爸爸。

谁让萧宴得罪了他呢?谁让自己是个有仇必报的人呢。

想到萧宴刚才在车里对自己的一番大骂和威胁,郁酒就忍不住气的牙痒痒。

活了两辈子,他第一次被人骂的那么难听,竟然还他妈是一个人中渣滓。

如果单纯远离了这人渣,让萧宴得不到任何报应那真是便宜了他呢。

郁酒在人来人往的街边站了半晌,脑子里忽然浮现了另一个走向——还有什么剧本能比萧宴看不起的小舔狗得到了他心中可望不可即的白月光这个更能让他吐血呢?

如果自己勾搭到了赵梓蓝......郁酒忍不住面色一亮,眼中闪过一丝兴奋的光。

就连最狗血的编剧都不敢这么编,但郁酒偏偏敢——本来他只想看戏嗑嗑cp,但现在他想自己上了。

因为郁酒迫不及待的想看到萧宴发疯跳脚的模样,啧啧,想想到时候他和赵梓蓝携手出现在萧宴面前的画面,简直爽极了。

只是,他该怎么接近赵梓蓝呢?

少说写了几十个爱情剧本的郁酒事实上在感情经历这方面就是一张白纸,全靠脑洞大开的编,在‘勾引’人这方面倒是真的没什么经验。

不过要主动接近别人的话,无非就是经典老套的方式——刻意的制造巧合,然后再装作‘偶遇’的模样。

郁酒还记得那天一起吃饭的时候,赵梓蓝说过自己所在的大学。

他喃喃的念出了声:“乌澜大学......”

念完,郁酒猛的想起来,那天萧宴的另一个朋友汪星泉似乎也是乌澜大学的。

上一章:第3章 成年 下一章:第5章 能吃醋
热门: 骷髅幻戏图 魔导武装 隐杀 天逆玄典 浪花一朵朵 伯恩的身份(谍影重重) 无限群芳谱 生肖守护神 来信勿拆:杀人鬼 饮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