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上一章:第四十三章 下一章:第四十五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接么?

金泽厉是因为陆青枫的话打电话过来的么?要说什么?质问他还是向他发怒火?

云织食指指尖垂在接听键和挂断键之间, 犹豫不定。

他不想接,不知道是应该再和金泽厉周旋一下还是直接挂断。要是他一直不接电话,那就意味着他向金泽厉挑明了, 金泽厉很快就能察觉到他的反抗。

“谁的电话?不接么?”方一醒给云织冲了一杯营养冲剂, 甜的, 端着茶杯走过来。

视线在云织手机屏幕上扫了一眼,他冷着脸色放下杯子, 握住云织的手指,垂眸看着他,“我帮你挂了?”

见云织还在犹豫, 方一醒轻轻捏了捏云织的指骨,安抚道:“不用怕他, 下午就会有便装警察和安保人员过来,他们一直随行保护。”

“好。”云织轻声说, 但声音短促语气坚定。

方一醒握着云织的手指, 摁上了挂断键。

中午外面的太阳有些烈, 云织刚分化,体力还没有恢复, 不想出去经受烈阳的炙烤。

方一醒之前就给他们俩请了两天的病假, 给节目组的说辞是云织因为劳累过度体力不支病倒的, 需要休息。小甜O分化这件事, 他不想张扬出去给云织引来一堆鬼东西。

高级VIP病房的餐饮条件很好,不是普通医院给病人吃的清汤寡水的那类菜, 反而营养均衡, 菜品丰富,看上去就让人有食欲。

云织和方一醒面对面坐在病房客厅里的餐桌旁。

云织给方一醒夹了好几块肉,又夹了一筷子青菜后, 他给自己舀了一勺鸡蛋蒸肉羹,小嘴填得鼓鼓的。

他低着头,手里的筷子一下一下戳着碗里的白米饭,有些心不在焉。

现在和金泽厉闹掰后,他以后再也不会回金家别墅了。距离选秀结束还有一周的时间,他是不是应该给自己找一个地方住?

就算不是豪华的公寓别墅,一个小小的容身之所也要有的。

方一醒察觉到他在出神,放下筷子,给他倒了一杯果汁,问他:“在想什么?”

云织抬头看他,抿了抿唇,“我在想经纪公司的事儿。我想签公司了。一醒,谢老板公司负责签约新人这块儿的电话你有吗?我想问问签约条件。”

“我帮你打电话。”方一醒明显心情很好,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简单和对面说了几句后,方一醒打开免提,将手机放回桌上,谢斯柏的声音传了出来。

“云织中午好呀,我是斯乐传媒的负责人谢斯柏呀,今天下午我可不可以来医院看你呀?”谢斯柏说话的声音掐得又细又软,做作的很,腻得人心里发慌。

一连三个“呀”,方一醒听得眉心直跳。

云织的音色天生就很软糯,说话时话尾语调微微上扬,“呀”字咬的很轻很短,具有让听话者心情愉悦起来的神奇感染力。

谢斯柏大概是通过模仿云织的语气拉近和云织的距离,然而他画虎不成反类犬,反而恶心到方一醒了。

云织不仅被对面人的身份给整懵了一下,还被谢斯柏说话的语气吓了一跳。原来谢老板是这种画风的呀,有点亲切哦。

云织听到谢老板要来看他后,受宠若惊道:“谢老板你好呀,可以的呀。谢谢谢老板。”

谢斯柏还来劲儿了,“不用谢的呀,我会过来和你详谈签约事情的呀,等我呀。那我先挂了呀?”

方一醒在两人的“呀”言“呀”语里逐渐凌乱了,他默默握紧拳头,想打醒谢斯柏抽风的脑子。

饭后,云织又看了眼手机,陆青枫的信息还在涌入,大抵还是之前威胁他的那一套。云织觉得烦,不想再看他蹦跶,他直接将陆青枫拉入黑名单。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病房外有人敲门。

云织走过去开门,方一醒跟在他后面。

门打开,一身骚粉色西装的谢斯柏探进来半个身子,笑嘻嘻地看着里面的两个人:“云织,一醒,我来了呀!我们可以进来吗?”

他身后还跟着一个灰色职业装打扮的男人,拎着公文包,看起来要比老板正经很多。

“当然可以啦,你们来的好快呀。”云织侧身让开门。

方一醒不想再听到谢斯柏的呀言呀语,先开口回答云织的困惑,“公司离这儿挺近的,开车二十分钟。”

谢斯柏边走边回头插话,“对呀!”

对个头!方一醒盯着谢斯柏的后脑勺,开始考虑要不要敲开看看。

趁着云织去给两人洗水果,方一醒边给人倒水,边低声警告谢斯柏:“你再呀呀个不停,就出去。”

谢斯柏瘪嘴,不解地问他和助理,“难道这样不可爱吗?云织说话不是很可爱的么?”

方一醒一脸无语,无情地给他扎了一刀,“云织可爱,你不行。”

“双标直A。”谢斯柏弱弱地骂了一句,转头寄希望于助理,“不可爱么?”

助理中午已经被他恶心得吃不下饭了,再听下去要吐了!他担着被谢斯柏炒鱿鱼的风险也要阻止他,他实诚道:“老板您确实不行。”

云织端着水果盘过来,莫名觉得谢老板有些蔫蔫的?

谢斯柏谢了云织的水果,问他,“身体好些了吗?”

云织说好多了。

谢斯柏让助理拿出他公司那边拟好的签约合同,向他们推过去,让他们仔细看看,有觉得不合适的地方可以提出来,双方协商。

云织翻开,和方一醒一起看。

看到某一页,云织颤着指尖,抬起脸迟疑地问:“这个待遇……”

谢斯柏以为他不满意,连忙说:“分成绝对是圈内给出的最高的,还有底薪,包括各种补贴,一个月十万,不够的话,我这边可以加倍。”

他眼神瞥向对面的方一醒,方一醒垂了下眼眸,示意可以。

谢斯柏是商人,合同里超出正常范围内的待遇部分,都是方一醒主动说要加上去的,钱从他的账户里扣。

云织本来想说一个月什么通告也不接公司照样给十万的底薪是不是太高了一些,但既然谢斯柏二话不说就又给他涨了一倍底薪,是不是说明他值得这个待遇?

云织点点头,矜持地说:“可以。”

他面上波澜不惊,实际上心里的小人已经在疯狂转圈圈啦!不用干活也能有这么多的小钱钱,好棒哇。

当然,不干活是不可能的,他还要攒更多的钱买房子呀!

“还有宿舍……一醒之前说公司里的艺人有公寓住,是这样吗?”云织不好意思地看着谢斯柏。

“有的。公寓已经提前为你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入住。”谢斯柏点开手机的地图页面,看了一眼方一醒说:“就在景山别苑,高层公寓,附近花园大型超市商场都有,很方便的。”

景山别苑确实是特别好的地段,云织之前无聊看房子的时候搜到过,非常心动,然而被高昂的价格吓回去跃跃欲试的心。

云织又心动了,这么好的住房条件,签呀!

“就是有一点可能不太便利,”谢斯柏做出为难的表情,“不是一人居的公寓,要两个人一起住。你住进方一醒的公寓,可以吗?”

“当然可以的呀!”云织想也没想,笑眼看着方一醒,直接答应了下来。

云织问他们,“我今晚可以去看看嘛?”

谢斯柏就发挥到这儿了,剩下的让方一醒自己解决。他没搭腔,跟着云织一起看向方一醒。

方一醒沉默两秒说:“可以的。我过会儿带你去看。”

双方满意地签好合同,云织恭送财神爷谢斯柏出了房间,转头就跑回来整理好房间,背上背包,兴致冲冲地看着方一醒。

方一醒失笑,叫了车带云织去公寓。

二十分钟后,云织走在整洁明亮的小区道上,偏头问方一醒:“公司里还有哪些艺人和我们住同一栋楼呀?”

方一醒:“这边没有其他同公司艺人。”

景山北苑是位于京城中心地段的高端小区,寸土寸金,谢斯柏的公司就算给艺人提供住宿也不可能选在这个地方。

他让谢斯柏报给云织的公寓楼和他之前住的公寓在同一个小区,是他先前给云织备好的。只是为了符合公司宿舍的条件,户型没有他住的那一套大,但住他们两个人绰绰有余。

进了公寓,云织忍不住赞叹。房子比他预想的还要好,他还买什么房呀,以后要是一直和谢老板的公司续约的话,他就能一直赖在这里了!

室内的装修以及家具的布置风格都是方一醒按照云织的喜好找人设计过的,米白色调为主,温暖干净。

客厅很大,沙发周围铺着软绵的羊绒地毯,看电视时可以直接坐在地毯上不会受凉。厨房是半开放的,中岛台两边放了两张高脚凳,他们可以直接在那上面简单吃早餐。

两间卧室门对门,旁边就是干湿分离的卫生间,还有大浴缸。卧室都有阳台,客厅外面也有一个大阳台,上面可以养些花花草草。

云织跟着方一醒在公寓里转了一圈后,对这套公寓特别满意。而且家里除了稍微空旷了一些外,干净整洁,很有云织梦想中家的味道。

公寓里还有适合他码数的浅蓝色棉拖,卫生间里也有一整套新的洗漱用品,卧室里的柜子里也备着两套全新的床上用品。

谢老板连这些都想到要提前准备好了,他也太贴心了吧!

云织躺在客厅柔软的沙发上,掌心摩梭着身下的沙发布料,对谢老板的好感度在biubiubiu地急速上升。

“一醒,我晚上想睡这儿!我想明天早上再回去训练。”云织探头对厨房里不知道捣鼓什么东西的方一醒喊。

“行啊,正好今晚你再休息一天。”方一醒端来一杯温热的营养冲剂,放在方几上,拍了拍云织的头,“起来喝药了。”

云织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开心地捧着水杯将甜甜的药剂灌下去。

喝得急了,他呛了一下,嘴角沾了些液体。

他连忙放下杯子,伸手去抽纸巾想擦擦嘴,方一醒已经坐了过来,无比自然地用拇指擦了擦他的嘴角。

微凉的指腹蹭过他的唇沿,云织心跳乱了一瞬。

然后猛地咳嗽起来。

方一醒赶紧去拍云织的后背,“不要喝太急了。下次我还是喂你喝吧。”

唉,他现在感觉和小甜O的相处越来越像爸爸带孩子,以后他们俩的孩子出生,他绝对可以完美胜任好爸爸。

云织闻言,咳得更厉害了。

他抬起小脸,满脸通红,不知是呛的还是羞的,小声说:“我自己喝,不要你喂。”

短暂休息一会儿后,两人一起整理了下房子。

晚上,直接点了餐送过来吃。吃完晚饭,整理好餐桌后,方一醒找了部电影,和云织一起窝在沙发上看。

夜间十点,澳洲——华国京城最新一趟航班抵达国际机场。金泽厉和几个随行助理风风火火走出机场,上了黑色商务车。

车一路驶向“灰色地带”酒吧。

车后座,金泽厉又一次给云织打了电话没人接,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带,关了手机。

这次他是紧急回国,澳洲这边的合作事务忽然一夜之间泡汤了不说,金氏集团总部也出现了重大危机。父亲去世后,他就接手了集团,不到十年的短短时间内,他能将集团规模扩张到两倍,明面暗面的疏通工作做了不少。路疏通了,捷径就可以为他所用,做了很多违反规则、不人道的事情也不用担心被抓到。

这几天忽然就开始被查了。

此次危机事关金氏的存亡,他必须回国处理。

回国前,他从助理口中得知云织节目的进度即将进行到总决赛,他拧眉让人和节目组协商交易,想让云织在总决赛被淘汰出局,然而节目组那边断然拒绝了这笔交易。

又听管家说云织这周没有回家,他不悦地给云织打电话,却一直被挂断。

下飞机后,他收到的第一条信息是陆青枫发来的。陆青枫说他想找他聊聊云织的事。所以,金泽厉直接前往陆青枫现在所在的酒吧。

灰色地带。

空气里全是酒气混杂着各色信息素的气味,糅合出一种糜烂低俗的味道,很难说是臭是香,但想必常来此的人都是喜欢这气味的。

金泽厉登记了身份信息,签署好协议书之后,才获得出入许可。

陆青枫就坐在吧台等着他。

他喝了点儿酒,金斯镜框下的桃花眼微微眯着,不经意地一扫,场内许多衣衫半落的Omega就被勾得销魂。

“师兄。”他撑着头,朝一身商务西装打扮的金泽厉招手,慢悠悠地吐出两个字。

金泽厉站着解了西装外套的扣子,往他旁边的高脚凳上一坐,不耐道:“说吧,把我叫到这里来,什么事。”

“师兄刚下飞机,累吗?”陆青枫晃着手中的酒杯,玻璃杯壁折射出液体的橙光,他没有回答金泽厉的问题,反而又问了一句,“师兄要不要喝点什么?”

金泽厉被公司的事情搅得烦躁得很,他手指轻叩两声吧台,吧台内整理的服务员立刻就走过去了,笑脸问:“请问先生想喝什么?”

金泽厉点的那款酒很快送上,他灌下去一大口,喉咙灼烧的感觉让他舒服了点儿。

“说吧,再不说我要走了。”他又喝了一口酒下去。

陆青枫看着自己眼前酒杯里的液体,轻飘飘问出一句:“云织在家吗?”

金泽厉胸腔里的烦躁又升了上来,“不在。”

陆青枫有些意外。云织这是因为害怕,所以连家都不敢回了么?可他能待哪里呢,金泽厉控制了他将近二十年,他依附着金泽厉长大,他还能跑去哪里?就算真的狠下心离开金家,金泽厉还是会将他捉回去的。

陆青枫觉得云织也太不自量力了些。

他趁金泽厉喝酒的时候,瞥向眼尾,那边的人得了指示,偷偷拿出手机拍了两张他和金泽厉坐在一起的照片,发给了陆青枫。

陆青枫收到照片,编辑好内容给云织发了一条彩信。

陆青枫:【你哥哥就在我身边,我告不告诉他呢?这取决于半小时后你会不会出现在我家门口。图片】

发了彩信,他就收了手机,也没了继续和金泽厉闲聊的闲情雅致。本来就是用云织来钓金泽厉出来,拍了照片给云织制造恐慌的目的达到他就想走了。云织和他的事情,没必要搁金泽厉面前自爆。

躲着偷.情才有意思。

陆青枫笃定云织看到消息后会去他家,他心情颇好,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就是想说等云织选秀节目结束后,给他多安排些课吧,他落后太多了。”陆青枫随便找了个借口。

“以后再说吧。”金泽厉眼下并不想去想之后的事情。云织完不完成学业,其实他不在意。

“行。那我先回去了,家里过会儿有人等着。”陆青枫意味深长地笑着,站起身来转身就要走。

还没跨出一步,他的眼前就开始晕眩,意识沉重,倒在了地上。

金泽厉听到动静,想站起来去扶他,然而他刚起身,也扑倒在吧台上,身子撑不住,顺着吧台摔在了地上。

周围几个Omega小声惊呼,不知道该不该管。

灰色地带的主人破开拥挤的人流走过来,他身后跟着的四五个保镖收了他的一个眼神就懂了,两个身材魁梧的保镖走上前将晕倒在地的两个Alpha扛起来带走.

临走前,身穿黑色吊带长裙的高挑纤瘦主人微笑着扫视一圈众人,面容美艳妖异,开口的声音低沉又磁性,他弯了弯唇,微微颔首,慢悠悠说:“打扰了,各位继续。”

这事,别人不能管。

灰色地带的常客明白了,瞬间这边又恢复了之前的热闹。刚刚发生的事情,仿佛从众人的记忆里凭空消失一般,没人讨论。

二楼三楼是包厢,在往上就是一间间专用于客人休息睡觉的酒店式房间了。

店主在一件房间前停下脚步,高跟鞋踩地的规律声音戛然而止,身后空着手的人立刻上前打开房门守在门的两侧。

店主扫了一眼里面,淡淡说:“这间房,把他们扔到床上。”

魁梧保镖照做,待他们出门后,守在门口的人将门也关上了。

店主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眼底却只有冷漠,他对门口的两个人道:“锁门,晚上你们拍了照片发给我。”

保镖们低头,“是!”

店主转身离开,飘逸的黑色裙角跟着走动的步伐微微摇曳。

他心情颇好,慢悠悠走着,给手机里的置顶对象发了一条信息:【欺负一醒和他的小甜O的人,我都收拾了。】

【明天给你一个惊喜,晚上真不过来我这边吗?/寂寞】

——

公寓里,云织本来是靠在沙发上看电影的,奈何电影时长有三个多小时,他看到后头困意袭来,眼皮子打架,不知不觉就身子下滑,最后被方一醒捞进怀里。

方一醒是想看这部电影的,也希望云织能陪着他看。但云织困成这样,他不忍心,抬手轻轻拍了拍云织的脸,低头问他要不要先去睡。

云织摇摇头,他不喜欢中途退出的感觉,也不喜欢和别人一起做什么事先离开,所以就算困也坚决要和方一醒熬到最后。

看完电影,云织被方一醒推进浴室,让他先洗澡,洗完澡早点去睡觉。

云织脱了衣服,只是站在花洒下面冲了冲澡。

冲完澡,用干净浴巾擦干身体,他手习惯行往一旁的架子上摸了摸。

什么也没有。

他没带衣服进来。

准确的说,他根本没有用来换洗的衣服,今天是临时决定住下的,这边没有他的衣服。

云织欲哭无泪,低头看了眼光溜溜白花花的身体,默默用浴巾包裹住腰部。

走到浴室门后,他打开一掌宽的门缝,看到正好走在过道的方一醒,连忙喊住他:“一醒!”

方一醒瞥见他雪白透着红晕的肩头,眼底暗了一瞬,走过去问他需要什么。

云织紧抿着唇,白皙的脸颊被浴室的水汽蒸成了粉色,眼底带着水光,仿佛要哭了,“我衣服没带,一醒能借我一套衣服穿吗?”

方一醒愣了下,他确实百密一疏,忘了准备云织的睡衣了。

“好,等一会儿,我给你拿。”他转身想回自己的房间给云织拿一套舒适的衣服当睡衣穿,身后又传出细若蚊蚋的软绵声音。

“一醒,还有内裤。你还有没穿过的内裤吗?”麻烦太多,云织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

方一醒脚步一顿,转过身来,靠着墙歪头,带着无奈的笑意说:“我的内裤你穿了会空荡荡的,确定要?”

上一章:第四十三章 下一章:第四十五章
热门: 被吃播系统绑定后我成了万人迷 小阁老 穿成男配后我成了万人迷 燃烧的电缆 嫁魔 真相推理师:复仇 岁月知长夏 我的盗墓生涯第九卷 雪山风暴 降维碾压[快穿] 柏林孤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