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云织鼻尖红红的, 眼里还蓄着一层水光,长睫微微颤动。

方一醒将人捞进怀里,高大的身体成为了云织的庇护所。他一手按住云织的头, 一手从上到下轻轻地在云织的后背顺着, 释放出部分安抚的信息素。

温柔的乌木香散在空气里, 偷偷往云织的腺体处钻,包裹住不安的水蜜桃信息素。

“做噩梦了?”方一醒轻柔地揉着云织的后脑勺, 贴在他耳边问。

云织把脑袋搭在方小美O的肩膀上,感觉到呼吸顺畅了不少,他哼唧了一下, 点点头,柔软的头发蹭在方一醒的颈窝, 说:“嗯,好恐怖的梦。”

方一醒虽然很想知道云织梦到了什么, 但他不想让云织回忆起噩梦。所以他什么也没说, 只是抱着云织, 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用行动让云织从梦境里脱离出来。

云织的心逐渐安定下来。

“一醒, 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过了好一会儿, 云织忽然开口打破安静的氛围。

“嗯?”方一醒松开人, 低头去看云织的眼睛。

云织深呼吸一口气, 尽量条理清晰地将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事情告诉方一醒,从他失忆在酒吧醒来, 到昨天被陆青枫威胁。

金泽厉和陆青枫对他的肮脏心思像百斤重的石头砸在他身上。他憋太久了, 找一个没法提供帮助但他信任的人倾诉也好过一个人担惊受怕。

“就是这样了。金泽厉他,”云织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张了张嘴过了几秒才说, “他把我养在家里,好像在等我分化。”

云织的声音非常轻,“他想标记我,想把我关在家里。”

他低着头,陷入痛苦的回忆里,所以没看到方一醒某一刻倏地变阴沉无比的神情。

“还有我的家教老师陆青枫,”云织无意识抠着某一处的床单,小声说:“他说我以前和他在一起过,我追的他。昨天他想对我动手动脚,这人还有变态恶趣味,哎,这样的人我以前究竟是怎么看上的。”

如果信息素能被看到的话,那么就能看到空气里的乌木信息素凝成了无数蓄势待发的小小冰针,仿佛就要控制不住迸射出去。

云织感觉有些冷,而且房间里有些安静了,只剩下自己的声音。

咦,方小美O怎么不说话?

云织感觉一直都是自己在说,都没听到方一醒的回应。

他抬起头,茫然地看向方一醒,只是看了一眼,就感到了无端的冷意。他想分辨出方一醒脸上的情绪,然而方一醒却没给他这个机会,几乎是云织看他的瞬间,方一醒就用双手捧着云织的脸将他的头转向一边。

云织:?

方一醒:“别看我,我现在表情不好看,会吓到你。”

他知道自己现在脸上的表情肯定很臭,凶巴巴的,他不能给小甜O留下这样的印象。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他现在很愤怒,一半是因为云织不好的遭遇,一半是因为自己口口声声说要保护云织却没有发现围在云织身边的两个人渣。

云织被迫别着脸,嘴唇被脸侧的手挤成了嘟嘟唇,他话音含糊地说:“一醒,我打算找警察申请人生安全保护,就是不知道我没有证据警察会不会同意。”

“会的。”方一醒话音掷地有声。

只要他父亲说句话,云织就会被华国最精锐的力量保护得滴水不漏。

方家专攻军政两界,地位在华国无人可撼动,方一醒母亲那边也是位于世界上顶尖的家族,方一醒外公掌管的跨国财团说是几大国家的经济命脉来说一点也不为过。

云织眼睛往方一醒那边瞥,问他:“你怎么那么确定呀?”

方一醒想了想说:“我上面有人,他们会派人保护你。”

云织想起原书中方一醒悲惨的背景设定,迟疑问:“亲戚吗?”

方一醒:“嗯,官位很大。”

方一醒不希望在感情发展之初就让他那复杂的家庭掺和进来,所以就没明说具体的情况。而且他的背景一爆出来,云织可能会吓到。

事实上,方一醒有厉害的亲戚这一事实已经足够云织震惊的了。

和原书中的设定不一样,这个世界的方一醒不是孤苦无依的孤儿,他有爸爸妈妈,还有其他可以提供帮助的亲戚。

云织隐隐怀疑起自己穿的究竟是不是他看的那本书。方小美O家庭美满,工作顺顺利利的,身边也没有渣攻围绕,倒像是个成长向的娱乐圈文。

一个念头忽然在云织的脑海里出现,他穿的该不会是以方小美O为主角的同人文吧?!

“所以下周不要去那个家教老师家里,知道吗?”方一醒发觉云织在出神,掰回云织的下巴,凑近有些强势地说。

知道自己会被好好保护后,云织一颗心落回原处,他看着方一醒乖乖地点头。

方一醒继续严肃着一张脸叮嘱:“这两个人要是再联系你,不要理。要先找我,知道吗?”

“我知道了。”云织软声应道,说完打了个呵欠,沉重的眼皮渐渐下垂,头也耷拉了下去,一头扎进方一醒的怀里。

方一醒及时护住云织往一边歪的身体,轻声唤他:“云织?织织?”

没有回应。

又睡着了。

做了一整晚噩梦,肯定没睡好,确实应该让他补个觉。

方一醒给自己和云织和节目组请了一上午的假,云织在床上睡着,他就在床边看守。

云织醒来后,揉揉眼睛,看了眼时间后坐起来,正和床边的方一醒对上视线。

“我怎么又睡着了。”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方一醒看到他面色红润一点,笑了一下,站起来去拉开窗帘,说:“去洗漱,洗完我们去吃饭。”

周一下午,给十五个练习生们助唱的四位学长陆续抵达训练大楼。

姜凝很会做人,来的时候不仅给他组里的练习生们带了饮料和零食,还给其他三位学长以及剩下的十一位练习生带了,就连工作人员也不落下。

他待人一直是彬彬有礼的,说话不急不缓,收获了很多人的好感。

姜凝先让助理给其他人分发了奶茶和零食,随后才拿着一组奶茶进了方一醒组的练习室。

“姜前辈来了!”

“有奶茶喝欸!前辈太好了!爱你前辈!”

“喝了奶茶之后要多运动两个小时哦,不准偷懒。”姜凝温和地笑着,将奶茶递给他们。

最后一杯是给方一醒的。

方一醒穿着汗衫,双臂的布料被随意地卷了起来,露出线条好看的手臂肌肉,在冷白灯光的照耀下白得发光。

衣料有些薄透,长长的衣服随着他的身体的律动而隐隐透出他的身体曲线,不干瘦不精壮,正好是年轻人喜欢的身材。

方一醒见姜凝进来了,几个人开始咋呼。他过去关了音响,顺手拿起一旁的干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再拧开一瓶水,仰头喝了两口。

喉结上下快速滚动,轻而易举散发出男性荷尔蒙的苏感。

姜凝看了两眼,收回目光,将最后一杯奶茶拿出来,走过去递给他。

“你喝奶茶吗?”姜凝递出去的瞬间忽然笑了,温柔的声音说:“奶茶好像和你不太搭。”

方一醒觉得奶茶和他挺搭。

云织爱喝奶茶,他怎么能和奶茶不搭。

见周围的人都喝得很开心,方一醒伸手去接,淡声道:“谢了。”

他的左手握住奶茶杯,姜凝没有瞬间撒手。两人的手指相对握着一半杯子,方一醒扫了他一眼。

姜凝视线却轻飘飘地落在两人同时握住的地方,忽然食指轻抬,往前轻轻搭上了方一醒的指尖。

几乎是瞬间的反应,方一醒拧眉,抽出了手。

他低头看着姜凝,冷淡开口,“抱歉,不喝了。”

姜凝眉眼含笑,依旧是温柔体贴的神情,“那好吧。”

晚上结束训练,方一醒去云织的练习生门口等他一起回去。

云织打着呵欠出门,见到方一醒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喝了姜前辈的奶茶了吗?”

方一醒愣了愣,说:“没有喝。”

“我也没有喝,”云织压着嘴角上翘的弧度,瞅了他好几眼说:“我把我那杯给圆圆了,还是你以前给我买的好喝。”

“那以后我都给你买那家的。”方一醒将手掌压在云织头顶上。

见云织连连打了两个呵欠,方一醒弯腰问他,“怎么会这么困?”

云织眯着朦胧的眼睛,语气带着疲惫,“不知道呀,明明睡挺长时间的,一直没精神,还经常发困。”

说完后,他又伸手挠了挠发痒的后颈。

周三彩排。

云织这组妆发做得比较慢,从椅子上站起来,云织四下看了看,没找到方一醒。

他过去问了方一醒的队友,那人说方一醒二十几分钟前就和姜凝去了换衣间,一直没回来。

换衣间就在同一个楼层,换个衣服哪需要那么长时间,云织决定去找他们。

半路上,云织见到了穿好舞台服的姜凝,他走上前问:“姜前辈,您看到一醒了吗?”

姜凝盯着他的脸,温柔地笑了起来,“对他这么上心?”

云织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朋友关系,关心不是很正常的么?

“他在前面左边那间换衣间。”姜凝偏头给他指了个方向,云织谢过他正要提步过去,姜凝的声音忽然轻飘飘传来,“我刚刚和他告白了。”

云织脚步猛地刹住,转头不可置信地看着姜凝。

云织:“……前辈真的是OO恋的性取向?”

“怎么?”姜凝忽然笑了,抬手轻轻弹了下云织的额头,“搞歧视啊?”

“没有没有!爱情不分性别的!”云织摇头,见姜凝没有生气,他抿了抿唇,忍不住问道:“那一醒他……怎么对前辈说的?”

云织感觉自己的心在砰砰砰地快跳着。

他记得方一醒之前在直播间里和粉丝们说的梦想恋人的样子,姜凝是一一符合的。而且姜凝那么温柔漂亮,方小美O很有可能在接触中喜欢上这个人。

云织心里有些乱。

姜凝看到云织强装镇定的表情,眼尾的笑意就一直没下来过。他往前走了一步,和云织离得很近。他轻轻叹了一口气,颇为遗憾地说:“我们不合适。”

云织眨了眨眼睛,眼眸倏地亮了。

姜凝又笑着叹了一口气,“但不是因为性向。我们性向还挺合适的。”

云织瞪大了眼:?!

姜凝叹了第三口气,轻飘飘的眼神瞥着云织,“哎,可惜我们撞型号了。”

云织:这是什么意思?

姜凝有些无奈地说:“我们都只做上面的那个。”

云织:!!!

上一章:第三十九章 下一章:第四十一章
热门: 越狱者 再花五百亿[穿书] X档案研究所 漫漫诸天 反派帮我搞基建 合租情人 圣王 我氪金出来的老攻 被告 人机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