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上一章:第十九章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云织不记得这个叫马子珺的人。

他穿到这本书中,并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关于原主原来的生活,他都是从房间里的生活痕迹以及哥哥和管家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的。

他一直以为原主的家庭关系很简单,父母去世后,他在哥哥的宠爱下长大。

但从马子珺的私信看来,原主和哥哥根本不是亲兄弟。原主在孤儿院认识的哥哥,后来被哥哥的父母带走领养,之后他才和哥哥以兄弟相称。

而且据他所说,哥哥对云织的控制欲很强,交朋友的自由也要剥夺。

可是从云织对金泽厉的了解来看,哥哥虽然有些时候对他管得比较严格,但远远没有达到马子珺说的那么变态。哥哥不会过问他和谁交朋友,也不会查看他的隐私。

云织对马子珺说的话存疑。

会不会是某个熟悉他和哥哥的人知道他失忆之后想借此挑拨他和哥哥的关系?

也不是不可能。

哥哥在名利场里厮杀,必然有想他的敌人,或许就有人想从云织入手。云织不信他也不会损失什么,信了就正好合他的意。

云织在短短几秒内想到这一点,激增的心跳逐渐平复下来。

“嗯?”金泽厉合上手里的报表,侧首看向他。

“没事,就是想喊你一声。”云织笑得甜甜的,嘴角的梨涡仿佛有让人心情愉悦的能力,金泽厉薄削的唇线也弯了一下。

“回家想吃点什么?我让厨房现在准备。”金泽厉抬手揉了下他的头,问道。

“都行,我不挑食的。”云织在他手掌下乖乖蹭了蹭,迟疑了两秒将手机递了过去,笑得眉眼弯弯,“哥哥,你要看我的手机吗?”

头上的手掌明显停顿了一下。

金泽厉放下手,嘴角扯出一抹不自然的弧度,放缓了声音说:“我看你手机做什么。为什么给我看?”

云织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抿唇笑起来,“我也不知道哈哈,下意识的动作。那我继续玩啦?”

“嗯。”金泽厉应了声,视线在低头玩手机的云织脸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转回去。

做饭的佣人给云织准备了布丁小蛋糕,金泽厉陪着云织吃饱喝足才去工作。公司最近有好几个项目在准备阶段,他双休日也不能清闲。

今天云织在家,他干脆也在家办公。

节目组给练习生们放假两天,云织也不打算闲着。他高中都还没毕业呢,他没有资格瞎玩。

要做一个优秀的偶像,那么各个方面都不能拖后腿。学习再苦再难,也要坚持到考上大学。

云织从书架的角落里掏出高中必修课的课本,深吸一口气打开了崭新的高三数学书。

过了半小时,他合上这本只翻了十页的书,默默掏出了高二的数学教材。

不是他废,而是这个世界的高中数学教材和他之前学过的很多都不一样。没有老师带着理解,他看得很艰难。

花了十分钟才搞懂了一个理论,他给自己鼓了鼓劲儿,翻到下一页。

入目是一片蓝色水笔的划痕,凌乱的线条占据了整页纸。因为用力过猛,还划破了好几处,明显让人感受到原主宣泄出来的强烈情绪。

书页左下角还写着一团歪歪扭扭的字,似乎是后悔了又被错乱的蓝色划痕覆盖。

云织凑近仔细去辨认,嘴里默念:他昨晚又进我房间了,上了锁他还是会进来,我不敢睡觉了。

云织翻到语文书上的笔记对了一下,确认这是原主的笔迹,只是写得有些抖。

后背有些发凉,云织快速翻看书本,又在后面找到一行小字,夹在书缝里:原来他每天都监视我,每天每天。

再过二十几页:这里不是家,是牢笼,我怕,死在外面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语文书本上也有:被抓回来了,逃不走

云织找到的最后一处:明明是恶魔,却要我喊他哥哥哈哈哈……

云织在看到马子珺的私信的那一刻只是惊疑,现在发现原主“日记”的他已经浑身发凉毛骨悚然。

这些歪歪扭扭的字迹是原主颤抖着手写下的!

原主发现了哥哥试图囚/禁他,所以他想逃走,却又被抓了回来!

可是哥哥囚/禁他的理由是什么?

云织能感觉到哥哥对他很好,将他的事情安排得事无巨细时时刻刻惦念他的那种好。

“云织?”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传来,云织一惊,下意识将书本合上,转头愣愣地看向金泽厉。

脸上是肉眼可见的苍白,额角还冒着虚汗。

金泽厉快步走过去,抬起手背试了下云织额头的温度,“身体不舒服?”

云织紧张地咽了下口水,一言不发地盯着他,总觉得下一秒眼前的人就要来掐他的脖子。

“头疼,”云织不敢再看他,低下头,抬手假装揉太阳穴,声音微弱地迟疑问:“哥哥,我是不是在阳光孤儿院待过?我好像记起了点什么,脑子里闪过一些小时候的片段。哥哥我怎么会在孤儿院啊?爸爸妈妈不要我的吗?”

金泽厉凌厉的目光直勾勾的看了他好几秒,声音轻飘飘地问:“还有呢?还记起些什么了?”

这声音让云织云织痛苦地抱头,拳头重重地砸在后脑勺上,“就只记得这些了,怎么就记不起来了……”

闻言,金泽厉眼神柔和下来,他蹲下去拉住云织的手,轻声安抚:“记不起来就算了,不要折磨自己。过来,我都告诉你。”

他牵着云织的手腕,将人带到书房,从藏书架中取出一本厚厚的相册,翻开来,全是云织的相片,除他以外,入镜的只有金泽厉。

金泽厉将人放在沙发上,他坐在云织身边,指着相册里漂亮的孩童说:“这是你五岁的时候,我刚进阳光孤儿院,你对着我笑,还给我糖吃。有大孩子想欺负我,你冲过去揍他却反被他打,最后还是我救的你。”

提到回忆,金泽厉的声线格外温柔。

“这里你七岁,我父亲将我接回去,也领养了你。”

“这张,我要去上大学了,你抱着我的腿不让我走。”

“还有这张是我给你拍的,我们搬了新家,你很喜欢你的房间,一定要亲自布置。”

“云织,虽然我们不是亲兄弟,但我们是很亲密的关系,不是吗?”他微微笑着抬起云织的下巴,目光柔和似水,仿佛陷入了美好的回忆里。

他注视着云织,“你这两年叛逆了一点儿,不怎么听我的话了,可是哥哥还是很喜欢你。你是我唯一的家人了,哥哥离不开你,一直陪在哥哥身边好吗?”

云织在他的眼里看到了脆弱,心脏某处突然塌软下来。

或许之前是哥哥不懂得怎么留住原主,才用了错误的方式,阴差阳错让原主产生了对他的恐惧。

可是哥哥真的很爱他。

云织觉得他可以慢慢地改变哥哥偏执的性格,让他改掉那些不好的做法。

“我当然会的,哥哥对我那么好,我怎么舍得啊。”云织低头抱上了金泽厉的腰,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兄弟俩将话说开之后,关系更加好了。

晚上,两人吃完晚餐,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守着《101天Omega爱豆养成计划》的首播。

距离节目开播还有十分钟时,他给方一醒发了一条提醒看节目的消息,对面秒回了一个OK。

第一次上节目,云织激动地在内心尖叫。屁股一直在沙发上挪啊挪,镇静不下来。

其实之前云织还有些担心哥哥看到节目中的方一醒,但他转念一想,他也不可能一直让小姐妹藏着掖着。要进娱乐圈追求梦想,当然期待被更多人看到他。

只要方一醒不要在哥哥面前泻出信息素,哥哥就不会对他痴迷。

晚上八点,节目准时开播。云织为了看网友们的反应,开了百分之二十的弹幕。

除了极个别的练习生有知名度,其他人都是小透明,网友们首先注意到的是他们的颜值。对,就是这么肤浅!

视频播到云织和方一醒走出来的画面,弹幕明显变得密集了很多,屏幕上方几乎被土拨鼠占据了。

云织美滋滋地看着网友吹他和方一醒“盛世美颜”的彩虹屁,感觉嘴里嚼的芋圆小丸子味道更好吃了呢。

镜头怼上他和方一醒,来了个长达三秒钟的特写。两人的长相对比鲜明又各有各的韵味,他的睫毛长而卷翘,方一醒的睫毛长而直,对视时齐刷刷扫下来,视觉效果非常震撼。

一个软萌可爱,一个清冷温柔,颜狗怎么能放过!

弹幕里已经有网友疯了:【这么好看的两个人不凑一起简直浪费资源!“神颜CP”搞起来啊!】

立刻有人开骂。

【滚呐,磕CP脑子都磕没了,没看到两个都是Omega?】

【请记住OO恋犯法,罚款抵一套房】

哇,云织看到这条滑过去的弹幕,小小地震惊了一下。他掏出手机查了一下OO恋的罚款数额,确定了是他支付不起的价格。

如今Omega如此稀缺,内部消化怎么能行。

所以观众们也没把磕CP的弹幕当一回事,长得再有CP感又怎么样,肯定不会在一起的。

直到他们看到方一醒喂云织糖的那一段,那自然的动作,那眼神传递出的慌乱,那捏紧糖纸的小心翼翼,都被镜头抓到了!

就连方一醒看着云织吸允他喂的糖时喉结的上下滚动也来了个特写!

不磕吗!

官方可是带头磕糖呢!

磕学家们再也抑制不住激动之情,纷纷在弹幕上刷起了“神颜CPszd!”。

云织看得目瞪口呆。不是,就一个很普通的互动,为什么观众能解读出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信息?

金泽厉看到电视上这个画面,心里有一种说不上来的不悦。就算知道对方是Omega不可能抢走他的云织,他还是特别讨厌有人碰云织。

云织只能和他亲密。

身侧的手机震动一下,云织捞过来点开方一醒发来的微博链接——神颜CP超话。

CP粉超话刚刚建立,云织眼见着粉丝不断涌入,帖子一条接一条刷新。

最新一条:云织给方方当媳妇,姐妹们没意见叭#神颜CP#金云织#方一醒,评论全是“复议”。

云织不满地嘟囔:“这些粉丝已经默认我是媳妇了?都不用征求我的意见吗!”

金泽厉瞄了一眼他的手机屏幕,眉头紧紧皱了起来。过了片刻终于压下将云织锁在家里的冲动之后,幽深的眼眸看向云织:“我会叫人举报这些不实言论,你以后要嫁我。”

云织仿佛被天雷轰顶,张着嘴无言了好一会儿才问:“什么意思?”

金泽厉耐心解释:“你小时候说过以后要我娶你。”

所以,不要再忘了。

云织感到一阵心塞。

原主小时候的黑历史,哥哥竟然记到现在?!现在还一本正经地跟他开玩笑!

云织尴尬一笑,头摇成拨浪鼓:“小孩子不懂事说了胡话,我和哥哥在同一个户口本上,不可不可!”

上一章:第十九章 下一章:第二十一章
热门: 在月球上写信的人 诡案笔录之灭顶之城 远大前程 侯卫东官场笔记8 柠檬水 废铁abo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守藏 教授是我的所有物 乡村如此多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