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嗯。”男人低低地应了一声。

盯着云织的脸看了几秒后,男人又开口,“追你的人走了。”

他从高脚凳上下来,给云织挪开凳子,方便他出来。

云织对他的贴心回以真诚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梨涡。

从吧台下爬出来,云织拍了拍沾尘的裤子,小心翼翼往酒吧四处望了望,并没有见到那群人的影子后,他紧绷的神经也逐渐舒缓过来。

“谢谢你,那我们再见了。”云织微微点头,再一次对这个陌生又善良的漂亮男人道了谢。

比他高大半个头的男人低着头看他,也点点头。

云织离开这儿后,他还要查清楚现在这具身体的身份。

总得弄明白自己是谁。

转身的瞬间,云织突然被射过来的强烈白光晃了眼,眼前一瞬茫然,身体也跟着不稳往前栽去。

云织感到身体一阵乏力,他怀疑自己之前被喂了什么药,这会儿药劲儿还没完全散尽。

即将摔在地上时,一双劲瘦有力的手环住了他的腰,将他稳稳地扶住。

又一次受了他的帮助,云织都不好意思起来了。他脸颊微微泛红,卷翘的睫毛快速眨动,软糯地开口,“谢谢。”

“不用。”男人短促地应下,顿了两秒又问:“你现在状况不太好,我送你出去?”

云织简直受宠若惊,这也太麻烦人了。他连忙想摆手拒绝,但想到现在自己的处境并不算完全安全,万一那群人在酒吧门口等着他呢,于是他仰头迟疑着说:“那再一次谢谢了?”

说完,他自己就忍不住笑了。

短短十几分钟内,他好像对这个人道了五遍谢。

男人的嘴角也扬起了微小的弧度。

薄唇翘起来,像是终年严寒的冰冻湖面上的某处薄冰化开了一般,给人一种春天即将来临的感觉。

好看极了。

云织和他一起走出去。未走几步,男人就发现了云织的脚伤,停下来看着他的脚。

云织简单解释道:“脚崴了,不碍事的。”

“嗯。”男人没多说什么,只抬手抓住了云织的右手臂,给他借力。

快到门口时,云织缩了缩脖子,小心地挪到了男人的身后。见到门口没人候着,他才又放下心来,踮了踮脚挪到了男人身旁。

“上来。”

两人并排走到酒吧门口的台阶时,男人先他一步下了一级台阶,蹲下身。

云织愣了下,“……这太麻烦你了,我可以自己走的,也不是很疼。”

男人想了想说:“前面还有走两条巷道才能打到车,你这样走太慢。”

“哦。”为了不再浪费好心人的时间,云织看了看他宽厚的后背,非常有心理负担地爬了上去。

犹豫了会儿,两只细嫩的胳膊松松地环在男人的脖子上。

男人站起来,看起来十分轻松。云织偷偷地呼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自己对他来说不至于是很沉重的负担。

微弱的气息正吹在男人的后颈,温温热热的,在那块敏感地带瞬间激起无数鸡皮疙瘩。

男人太阳穴猛地一跳,脚步也停顿了一瞬。

他忍不住偏头开口,“你——”

“嗯?”听到漂亮男人主动搭话,云织往前探了探脑袋,毛绒绒的卷毛直接蹭在男人的腺体上,又激得他心里直发痒。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男人本来想这样说,话到嘴边又不知为何改成了,“你家在哪里?我送让司机送你回去。”

啊,家庭地址。

他不知道呀。

云织将脑袋又埋了埋,小声说:“我不记得了,刚刚醒过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

声音听起来很难过。

男人也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后,他背着云织走出巷口。

这个城市夜间依旧十分繁华,车水马龙,霓虹灯交织成片。

“我送你去警察局问问。”男人偏过头说,说完又语气软了几分,补问道:“可以吗?”

“可以的。”

警察局系统里应该有登记他的信息,那他就能知道自己是谁了。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有没有家人,如果有的话,他该怎么解释身体换了颗芯的事情?

云织前世是个孤儿,没有和家人相处过。

他越想越发紧张起来。

——

警察局里。

警官温声和对面椅子上的漂亮Omega说:“根据我们在系统里查到的指纹显示,你叫金云织,18岁,是个高龄未分化的Omega。这个年纪还不分化的Omega确实不常见,但你不要过于担心哈,我之前也听说过二十来岁才分化的人。你这样想,分化迟一点你就能少因信息素受苦不是更好吗?”

警官看到这个Omega长得如此乖巧可爱,不免和他多说了些题外话,缓解缓解他的焦虑。

云织乖乖坐在凳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面,像个认真听讲的好孩子。

警官看到系统里的信息,浓厚的眉毛皱了一瞬,很快恢复平常。他对云织露出一个友好的笑来,说:“你有一个哥哥,叫金泽厉,二十六岁。他应该很担心你,我现在帮你联系他。”

金泽厉……

这名字好熟悉。

云织觉得自己好像前不久听过,但一下子想不起来。

云织听到要和哥哥打电话又十分紧张起来,“好,谢谢警官。”

好在电话拨通后,警察先和金泽厉沟通,说明清楚云织的状况后才让他去和哥哥说几句话。云织握着电话,张了张嘴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艰难地挤出两个字,“……哥哥。”

那边短暂地沉默了一下,便道:“我现在赶过去,你哪儿也不要跑了。”

云织点点头,随即想到那边看不到连忙出声说:“好的,我等着哥哥。”

云织了解清楚自己的身份之后,便不再打扰警察们的工作,自觉退到一旁,坐在等候室的椅子上,腿上搭着贴心警官送过来的小毯子。

一双长直的腿走进他的视线,站在他身前。

云织缓缓抬头,看到那张清冷孤傲的美人脸后眨了眨眼睛,“你……还在呀?我以为你走了。”

男人递给他一瓶牛奶,随意坐在他身旁的位置上,“等你家里人来之后,我再走。”

云织接过牛奶。

是温的。

这个人好贴心呀,又温柔又漂亮,除了身高不太符合Omega,哪哪都像他的同类。

他插上吸管小嘬了一口,温热的液体流入胃里,暖融融的。吸入点热量,他感觉身体都没那么累了呢!

一股痒意从后背脊柱爬上后颈,云织抬手挠了挠,不甚在意。

身旁人却将视线定在了他微微发红的后颈。

那儿,是腺体的位置。

不再那么光滑,有些肿,还有些红。看起来倒像是被挠出来的一样。

他不动声色收回目光,片刻之后,将一罐冷饮贴在云织的后颈。

云织被这突如其来的冰凉冻得一激灵,但确实缓解了痒意。

明明还是冬末春初,怎么这么快就有蚊子咬人了呀。

云织眯眼对他笑笑。

露出两颗可爱的小梨涡来,毫无防备之心。

过了十分钟后,警局大门被一个高大的男人推开。声响很大,屋里的人都下意识看向那边。

云织也跟着看过去。

进门的男人很高,看起来接近一米九。身高腿长,一身西装肉眼可见的奢侈金贵,让人忍不住猜想他是来自京城的哪位掌权人。

只是那本该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却有些凌乱地垂落在额前,一双布满红血丝的眼睛从中露出,一眨不眨地看着云织。

略显憔悴。

对视的瞬间,云织就知道,这个人是他的哥哥,金泽厉。

要不要先喊一声哥哥?

云织觉得换做自己是哥哥,听到弟弟出事失忆的事肯定会无措又难过,还会很后悔没有保护好他。

金泽厉看起来很爱原主的样子,自己既然顶替了金云织,也没有回去的办法了,就只能接替金云织的人生将他的生活继续下去。

金云织给了他新生,那他也要将金云织的生活过得精彩。

云织很快说服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他站起身来,朝金泽厉走了过去。脸上扬起了一个他觉得十分甜的笑容,漂亮的杏眼笑得弯弯的。

“哥哥,你来了呀!”他歪了下头,笑得露出小虎牙来。

金泽厉听到他的话,像是被突然按了什么键,大步流星地朝他走过去,抬手将云织紧紧抱在怀里。

突来的拥抱一下子砸得云织有点儿晕,还感觉肋骨被挤得有点疼。

哥哥抱得太紧了吧。

但他肯定是出于失而复得的喜悦所以一下子忘了力道吧,云织觉得有点儿开心。

任由哥哥抱了好几分钟,直到一旁工作的警官开始不断清嗓子提醒他们,云织才不好意思地动了动肩膀,将人推开。

云织仰着头笑:“哥哥,我没事。就算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你也是我的哥哥。”

金泽厉眼底瞬间染上更深的血色,仿佛在听到这句话的那一瞬,浑身血液都开始叫嚣。

他嘴角勾起一抹笑,眼里跳跃着异常的兴奋,声音是彻骨的温柔,“好,记得我是你哥哥就好。”

他牵起云织的手腕就要往外面走。

“哥哥,等一下哦。”云织拉住金泽厉,有些期待地看着他,“我想和救我的恩人道个别,可以吗?今天没他帮忙,我可能都见不到哥哥了。”

金泽厉往云织眼神示意的方向偏头,看到了坐在警局椅子上同样也望向这边的男人。

金泽厉朝云织点了下头,“去吧。”

云织开心地蹦跶到恩人面前,“我找到哥哥了,他会带我回家的。今天所有的一切,我很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呀?我能不能留一个你的联系方式?”

他有些忐忑地等着。

他真的不是搭讪,只是想以后有机会请他吃饭报答一下。

“好啊。”

男人看着他,微微弯起的深遂眼眸如同冰雪消融般美好。

他向一旁的警察借了纸笔,写下一串数字,放在云织手里。

“这是我的电话和微信号,我是方一醒。”

话音刚落,云织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琥珀色瞳仁猛地骤缩。

他不可置信地低下头,看到纸片上明白清晰写着的“方一醒”三个大字后,突然感到一阵心悸。

方一醒,这个名字,他印象深刻。

还有金泽厉,他也想起来了。

被囚禁侮辱的漂亮Omega,以及残忍阴狠的Alpha。

这个世界的清冷美人受以及众多变态攻之一。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热门: 今天我又吓到非人类啦[无限] 岁月间 秀色农家 不想当影帝的厨神不是好偶像 说好一起做单身狗呢 二律背反的诅咒 我的盗墓生涯第九卷 雪山风暴 临时保镖 匹诺曹与蓝胡子 裙带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