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上一章:第88章 下一章:第9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返程后,林筝先回了趟自己学校弄毕业设计的事。

差不多到十一月初,毕设选题结束,林筝用最快的时间确定方案,和导师反复讨论确认,同时,开始了她在研究所的实习生活。

出于保密制度和6s考虑,林筝办公区的电脑不能联网,有时进实验室,连手机信号都没有,她几乎过上了半与世隔绝的生活,中途去卫生间或者吃饭才能抽空连着4G看看微信。

顾南枝的很少,她多是晚上备完课才会打过来视频。

两地分隔,各自忙碌。

这是林筝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成年人的‘无助’——想要惬意的生活就没有时间赚钱,想要钱就不得不克扣生活。

成年人的世界,不会同时拥有鱼和熊掌。

林筝认得清这个事实,也在慢慢学着妥协。

被思念填满的日子漫长也飞快,转眼就到了新年。

上班族的春节只有一周假,林筝一直上到29才收到群邮件通知,说是今天考勤到中午十二点,领了节日福利就可以提前下班。

这消息太振奋人心,以至于后面几个小时没人能坐得住,大家不是凑在一起聊天,就是进进出出上不完的厕所。

林筝坐在工位上没动,一松下来,她忽然觉得疲惫、茫然。

别人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她回家,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

熬到下班,林筝背了包,裹上羽绒服,漫无目的地在路上游荡。

他们单位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入目都是新年喜庆色,却没有一样属于她,身边匆匆而过的情侣亦没有一个像她心里的人。

今年冬天下了两场大雪,风冷得刺骨。

————

冯海安担心年跟前回去的机票不好定,早早和公司请了年假过来这边陪林筝过年。

时七父母得知后,立马给冯海安打电话,‘命令’她和林筝一起去他们家过年。

盛情难却,冯海安只有答应。

除夕这天,林筝和时七两个‘年轻人’早早就被薅起来擦玻璃、贴对联,好不容易把体力活干完了,还要干包饺子这种技术活,累得两人叫苦连天。

傍晚,三个大人开始准备年夜饭,林筝和时七这才找到了偷懒的机会。

两人躲进时七房间,门一锁,外头有什么动静都当听不见。

“筝儿,顾老师过年真不回来?”时七边和徐芷微信边问窝在懒人沙发里发愣的林筝。

林筝翻身看向窗外,天空又开始飘雪。

“大雪封路,出不来。”林筝说。

顾南枝之前其实已经做好了计划,说是等学校那边家访结束就可以买票回来。

不想,出发前一天,有个学生的奶奶忽然中风。

家里当时只有小孩儿一个人,在外地打工的父母为了节省路费,不打算回家过年,所以没有提前准备。

老人出事那会儿,刚好赶上春运最高峰,临时过去根本买不到票,黄牛手里倒是有,价格贵得吓人。

不得已,两人只能拜托村支书和顾南枝帮忙照料,好在发现得及时,问题不大。

不过,顾南枝这一忙直接忙到了年底,再想回来时,一场大雪把路全部封死,她被迫留在了那边。

乡下只通了自来水,没有暖气。

和顾南枝视频时,林筝清楚看到她纤长白净的手上已经生了冻疮。

它们,明明那么温暖。

林筝两手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眼底的雾气不争气地冒了上来。

时七一扭头就看到这幕,她三两句和徐芷结束闲聊,从床上爬下来挤在林筝旁边安慰她,“筝儿,你别难过,等路通了,我陪你去看顾老师。过完年,马上就会立春的,春天的雪化得很快。”

林筝原只是稍稍矫情,时七这么一安慰,她反倒绷不住了,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我就是觉得工作太忙了。上学的时候总想赶紧工作赚钱,自己养活自己,现在真开始上班了才发现要学的东西太多,自由的时间太少,连吃饭都跟打仗一样。有时候事情做不好,还要挨骂,同事也和同学不一样,一旦涉及到利益,就会互相推诿,甚至背后捅刀,这样的日子很累。”

“干得不开心咱就辞职,你那么厉害,还怕找不到工作?”时七气呼呼地说。

林筝坐起来,小孩儿闹脾气一样边哭边说:“不能辞职,现在这个是央企,工资虽然不如私企涨得快,但稳定,福利好,后面所有的规划都比私企给人打一辈子工好。”

“那你这……”舍不得的,受不了,哎,时七突然开始担心自己的工作问题。

林筝抹了把眼泪,深呼吸平复心情,“我能吃得了这些苦,就是太久没见到顾老师,再一想到过年她还是一个人在那边,没亲人,屋子里没暖气,心里就难受。”

“我知道。”时七拉着林筝的手,抱了抱她,“等吃完饭,我们出去看热闹,到时候你和顾老师视频,一起跨年倒数,这样她就不是一个人了。”

林筝,“……嗯。”可越是这样,她会越想顾南枝。

————

时爸爸和冯海安都是厨艺高手,准备的年夜饭很丰盛,时七爸爸还非常大度地把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拿了出来,边喝边感慨时间过得真快,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巴掌大’的光屁股小孩儿就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很快,她们会毕业,参加工作,然后和喜欢的人一起生活,留下他们这些跟不上时代的老家伙相依为命。

生命的轮回好像就此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这是又一次的重新开始,但他们已经不再年轻。

时七爸爸伤感的话把一桌子气氛搞得格外低沉。

林筝心里本来就有事,听到这些眼泪又绷不住掉了出来,气得时七妈妈差点把时七爸爸赶出家门。

两个年龄加起来已经过百的人,在客厅里你追我躲,‘打’得不亦乐乎,连带低沉气氛也开始逐渐缓和。

林筝感受不到这份热闹,闷头扒着饭,心里满满的全是顾南枝。

等到年夜饭结束,时七马不停蹄地拉着林筝出门。

这会儿离跨年倒数还有一个多小时,广场上却已经挤满了人。

两人在人群里窜了半天,终于找着个看烟花的绝佳位置。

“筝儿,你快给顾老师打视频。”时七催促。

林筝搓搓冻得通红的脸颊,隔着手套,笨拙地拿起手机进行人脸视频。

识别通过,她找到顾南枝的微信,紧张地打了视频给她。

周围人声很大,林筝听不太清呼叫时的提示音,只能一瞬不瞬地盯着屏幕上方的‘正在等待对方接受邀请…’

【对方手机可能不在身边,建议稍后再次尝试】

看到这个提示,林筝所有的紧张冷却下来,她挂断视频,平静地放下了手机说:“顾老师可能在忙。”

手机挂绳的下坠感明明勒在颈后,林筝却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人紧紧扼住,胀疼得几乎说不出来话。

时七不知道是这结果,无措地说:“可能手机真没在身边,等下再试试,或者打个电话,对,我给顾老师打个电话。”

林筝想说顾南枝要是有时间,肯定会主动找她,没接就代表她腾不开手,就算打电话也没用,可惜时七的动作太快,林筝还没开口,电话已经拨了出去。

侥幸地期待让林筝无法拒绝,她秉着呼吸等待时七宣告结果。

“关机。”

“哦,看来是真有事。”林筝笑着说。

时七见不得林筝强颜欢笑,别开眼,和她一起靠着护栏说:“你就不该让顾老师在那儿教书,顾老师那么厉害,在哪里不比还靠农耕维持生计的小乡村好?”

“是啊,在哪儿都好。”林筝承认时七说的事实,可是,“顺势而为和努力改变的意义不一样,前者或许能让她借着先进的教学手段和丰富的教学资源‘成名’,收获家长和学生的‘追捧’,后者,她几乎是从零去做改变,如果成功,她得到是尊敬和喜爱,即使失败也无愧于心。”

林筝从不觉得顾南枝对名、对钱有多大执念,她爱的,自始至终都是她的学生和那个职业本身。

林筝这么一说,时七忽然觉得自己肤浅,她将已经到嘴边的吐槽咽回去,语调轻快地说:“顾老师这么厉害,你作为她媳妇儿可千万不能拖后腿。”

“我哪儿有拖后腿。”林筝红着耳朵反驳。

这还是她第一次听人这么说她和顾南枝的关系,怪不好意思的。

时七一句话打乱了林筝郁闷的小心思,她慢慢被新年欢快的气氛感染,不断接受陌生人的新年祝福,也真诚地回他们一句‘新年快乐’。

临近十二点,两人挤入人群,跟他们一起准备新年倒数。

“10,9,8……2,1,新年快乐!”欢呼就在耳边,夹着热烈绽放的烟花声。

林筝安静地站在人群里,仰起头,漆黑瞳孔被夜色一点点浸亮。

烟花结束之前,林筝拿出手机,将自己的笑脸和半空明亮一起放进了照片里。

等夜空重新回归寂静,林筝躲开人流,走到无人角落给顾南枝发微信。

第一条是刚才的照片。

第二条,【顾老师,新年快乐。我想你了,你呢?】

发完微信,林筝将手机从脖子上拿下来塞进了口袋。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收到顾南枝的回复,她怕自己会等急。

这会儿跨年已经结束,广场的人流开始散去,留下的满地狼藉让深冬夜晚更加寒冷。

林筝两手捂在嘴边哈了口气。

时七还在路边和徐芷视频,一时半会估计回不了。

林筝一个人闲得无聊,踢着地上的盒子、袋子,一点点往垃圾桶旁边踢。

踢到装可乐的易拉罐,林筝没忍住打了个寒颤。

大冬天的喝可乐,不怕冻在肚里了么?

林筝舔舔嘴唇,有点想吃冰淇淋……

“哎。”确定吃不到,林筝重重叹口气,继续踢着易拉罐往垃圾桶方向挪。

踢到一半,前方忽然多出来一只脚将它卡住。

林筝疑惑地顺着那只脚往上看。

黑色马丁靴,浅色牛仔铅笔裤,白毛衣,米色羊绒围巾……

“顾老师。”林筝不敢置信地叫顾南枝,声音小得只有自己能听见。

她就站在离林筝不远的路边,两手插在大衣口袋里,一身中性打扮帅气又温柔。

这个画面像梦,美得不真实。

天空还在洋洋洒洒地飘着雪花,一片不经意落在顾南枝睫毛上。

她眨了眨眼,笑着对一动不动盯着她的林筝说:“我也想你。”

热门小说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本站提供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88章 下一章:第90章
热门: 盗墓时空 上海,抱紧我 鬼谷尸经 军门之废少逆袭 雪白的嫂子 革命吧女神 大自在天尊 摩天楼 我的明星夫人 穿书后魔尊要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