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林筝的‘想一出是一出’真把秦有恒变成了司机,听到她们不打算回落脚的地方,秦有恒倒也没说什么,他就近找了个路口掉头,改道直接送两人去了机场,她们的行李会有人同步打包送过去。

约摸四十分钟,几人到了机场。

这会儿时间还早,林筝本想着对秦有恒说句‘谢谢’,他就可以回去了,不想,秦有恒在她开口之前率先发问,“牛肉面,鸡肉饭,三明治,这三种食物喜欢吃吗?”问题奇奇怪怪。

林筝警惕地看着秦有恒,总觉得这个问题回答不好会有意想不到的下文。

“辣吗?”林筝琢磨了下,谨慎地问。

秦有恒笑得和煦,“不辣,还是提前做好的,面会有点酥,米也不太好吃。”

“那肯定不喜欢啊。”林筝下意识说,她又不是真的饭桶,随便什么都能往里倒。

谁知道她一说完就听见一旁的顾南枝笑了声,再看秦有恒,也是满面喜色。

所以,她究竟说了什么搞笑的话呢?

林筝拉紧顾南枝的手,扒拉着她的袖子,小声问:“啥情况啊?你笑什么?”

顾南枝学着她的样子,侧了头,用手挡着嘴巴说:“有人想请你去吃好吃的。”

林筝狐疑,这里就他们三个,难不成……

“不用了,我什么都能吃。”林筝这一句说得那叫一个坚决,甚至还有点拧折不弯的意思,本想着足够体现她的意志了吧,其实就是怂的……然后,她就发现自己‘自作多情’了。

秦有恒看向顾南枝,笑得绅士得体,说话不紧不慢,“顾老师,方便请你共进午餐吗?”他刚说完,顾南枝就感觉胳膊上闪过一阵尖锐的刺痛,往旁边一看,林筝撅起的嘴上都能挂油壶了。

啧,自己想‘矜持’,还不想她好好做人,小姑娘够不讲道理的。

顾南枝忍着笑,同样客气地回应,“让您破费了。”

秦有恒,“我的荣幸。”

两人一唱一和,搞得林筝成了左不疼,右不爱的外人,她也不跟顾南枝拉手了,郁闷地跟在后面嘟嘟囔囔。

顾南枝要‘陪聊’,不能只顾林筝,以至于林筝莫名生出一种被人‘冷落’凄凉,心里的郁结顿时更深。

顾南枝偶尔回头,眼看着林筝越跟越远,巴掌大的脸皱成了一团。

老实说,她觉得这一幕挺好玩,但还是要时刻认清自己的立场,不然又得‘出事’。

顾南枝认真听着秦有恒的话,仔细回应,同时单手背到身后,朝被落下的林筝勾了勾。

后者瞧见,异常高冷地‘哼’一声,头偏向一边,余光却还不忘盯着顾南枝的手看。

哦,还在呢?看起来诚意还行?那就勉为其难答应吧?

林筝舔舔嘴唇,偷偷把笑容藏进了乌亮的眸子里。

她跳上上坡的台阶,快跑几步跟上顾南枝,手指碰碰她的掌心,在她想要握住手时快速收回,见她没捉住重新张开手掌,手指又凑了过去。

一来二去,林筝玩上了瘾。

顾南枝也不嫌这行为孩子气,林筝想怎么玩,她就陪她怎么玩。

远远看上去,顾南枝就像带了什么诱人的宝贝,恰好是林筝觊觎的那一件,于是,她紧追慢赶地跟在她身后,想一窥究竟。

哎呀,被抓住了。

林筝一乐,准备强行抽出来,不经意听到顾南枝的话,慢慢松了力道,任由她抓得更紧。

“您条件这么好,对您倾心的异性应该很多,您怎么一直不结婚呢?”顾南枝问。

秦有恒还是那么笑着,丝毫不觉得顾南枝的问题会让他这个‘高龄’人士难堪,“对现在的我而言,婚姻不过是生命的延续,或者寂寞的时候有个伴儿。后者,我有很多员工要养活,有很多公益要做,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思考什么是寂寞,至于前者……”

秦有恒的声音断了下。

那个瞬间,林筝明显感觉到有什么落在她身上。

她知道那是秦有恒的目光,疼惜、珍视,她能想到的慈父目光里会有的东西,他都有。

还多了两样——遗憾和渴望。

“我已经有了。”秦有恒收回目光,看向前方拉着父亲的手,仰头和他说话的小孩儿,声音更加温暖,“既然有了就该好好珍惜,该想方设法给她最完整、最轻松的爱,而不是让她为难,或者让另一个人来分走。”

林筝被顾南枝握着的指尖蜷起,没来得及修剪的指甲戳着她,很疼,也很心疼。

顾南枝拉着林筝的手,将她拉到另一侧,好让秦有恒的声音隔了她,再落入林筝耳中,“确实是你的,但也不是你的,可能一直都不会是你的。”顾南枝硬着心肠说,每说一句,掌心的疼就重一分,被林筝抱住的胳膊就紧一分。

秦有恒看不到林筝的反应,他说的,不过都是心里最真实的想法,“我认为她是我的,她就是我的,就算看不到,她也是我的。”

两人绕口令似的话像一根看不见的麻绳,它将林筝的心脏捆缚得密不透风。

尽管仁慈如他们,不会狠心地去肆意拉扯,林筝也还是会在一次次本能的心跳里被它磨得生疼。

那种折磨人的束缚感只是一时,留下的痛意却持续了很久。

整个用餐期间,林筝几乎没有说话,全程都是顾南枝和秦有恒在‘有说有笑’地闲聊。

饭后,时间差不多,林筝和顾南枝过去安检,秦有恒送她们到入口。

进去之前,秦有恒对顾南枝说:“谢谢。”谢什么,只有他们彼此清楚。

顾南枝没说什么,只回了一个‘客气’,然后拉着林筝的手腕,将一言不发的她往里带。

林筝木木地跟着,马上要走到黄线处,她忽然挣开顾南枝的手往出跑,一直跑到还没走的秦有恒跟前。

“怎么了?”秦有恒笑问,插在裤兜里的手不自觉握紧。

林筝呼吸很急,说话不那么自然,却是秦有恒这半辈子听过最好听的声音,“叔叔,如果你有女儿,她对你提很无理的要求,你会怎么回应她?”

秦有恒想让林筝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一笑,才意识到他的嘴唇在抖。

他握紧拳,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我会摸摸她的头,说‘只要是你想要的,只要是爸爸能做到,一切都不是问题’。”

“嗯。”林筝声音很轻,她回头看了眼顾南枝,见她正对着自己笑,呼吸渐渐松缓下来。

林筝重新转回来,直直目光盯着秦有恒垂在身侧的另一只手。

良久,在秦有恒以为林筝不会再说话时,她忽然拉起他的手放在头顶,仰起头,表情严肃地说:“马上到六一,你要送我礼物,这是第一年,往后还有十三年,等你送够十四年,我就不会再叫你叔叔了。”

“那叫什么?”秦有恒问她,声音里带着自己察觉不到的紧张、激动和难以置信。

这一刻是秦有恒梦寐以求,如今突然实现反倒体会不出真实感。

他被林筝‘按’在头上的手几乎不敢用力,生怕男人天生的‘粗鲁’会弄疼她,破坏了这一幕美好。

可是,他好希望这个动作能成为日日的习惯。

林筝动了动嘴,第一次没说出来话,但白净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红。

在脸颊热意和心头羞涩马上要占领理智时,她匆匆开口,“你想让我叫你什么,我就叫什么?但要补够十四年才作数。”

十四年,是一个小孩儿所有的童年。

林筝给他机会补全。

秦有恒终于没忍住,放在她头上的手重重压了下。

林筝没准备,下意识缩起了脖子,看着秦有恒的目光充满疑惑。

秦有恒立刻松了手,但没有挪开,他小心翼翼地问她,“叫爸爸也行?”

林筝别开视线,抿抿唇,声音很小,“也行,吧。”

秦有恒绷着的情绪和身体瞬间放松,他看着林筝泛红的脸,放在她头顶的手掌很慢地揉了揉,“好。”

林筝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张开嘴,只有一个短促的‘啊’。

只是这样,秦有恒也已经满足,他不舍地收回手背在身后,贪心地攥紧,像是怕张开了,掌心暖意和期盼已久的感觉就会立即消失。

“去吧,她在等你。”秦有恒说,他还想说,“我也会等你。”但现在不是时候,压力只会将好不容易想走近的她重新推远。

林筝点点头,没看秦有恒,直接转身朝顾南枝那边跑。

顾南枝将林筝接了个满怀,近距离感受到她随时要蹦出胸膛的心跳和藏不住的喜悦。

不远处,秦有恒看向顾南枝,无声地对她说:“谢谢。”

————

上飞机很久,林筝的兴奋好像才真的开始‘清醒’,一会儿和顾南枝十指相扣,玩她的手指,一会儿靠在她肩头,兀自傻笑,不和她说话,也不回她的话,一个人躲在自己阳光明媚的小世界里扑腾。

扑腾累了,林筝靠着顾南枝慢慢睡了过去,这一觉格外踏实。

顾南枝轻轻拉下挡板,看着光从她脸上一点一点消失,最后,只余唇边一缕。

她天生微笑的唇,就连熟睡也不忘扬起。

热门小说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本站提供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热门: 影帝的炮灰前夫拒绝营业 危险的妻子 裙带当风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逆命 踏月问青山 黑质三部曲3:琥珀望远镜 神门 杀破狼 乡村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