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林筝听到顾南枝的声音一下子僵在原地,哭丧着脸问时七,“怎么办?”

时七摸摸发凉的脖子,悄眯着声儿说:“要不我一个人去厕所,你过去找顾老师?”

林筝看着她不说话,用凉飕飕的眼神威胁她,“你要是敢走,我就敢动手!”

时七干笑两声,还想为自己争取最后一点生机,“顾老师对你那么好,你一会儿进去,往她脚下一跪,抱着她的大腿,不行,摸到不该摸的地方就太过分了,你抱她小腿就行,然后直接哭着认错,我保证顾老师会对你网开一面。我就不一样了,我在顾老师那儿连一丢丢的存在感都没有,这会儿进去只剩被打死,筝儿,我还小,不想死这么早。”

时七一番话说得诚心诚意,然而无济于事,林筝抓着时七的手死活不放,和她多次把自己拖进‘火坑’一样给她拖进了包厢。

刚才开门的女人站在角落,一边接电话一边盯着两人往过挪。

这一幕‘心不甘情不愿’所为何事?

林筝拖着时七进去包厢时,顾南枝还坐在高脚上,一条腿随意弯曲,踩着凳脚,另一条腿伸直,前脚掌有规律在地面轻点。

“这俩小姑娘谁啊?”包厢里有人看热闹似的问。

顾南枝看着两人,淡淡道:“我班里的学生。”

“呦,学生啊。”那人调转枪口,把问题丢给了林筝,“你们顾老师平时是不是很凶?”

林筝猛摇脑袋。

“不凶你怎么吓得不敢说话了?”

“……”她也不知道呀,就,怂啊。

顾南枝瞟说话那人一眼,同时指尖在话筒上轻点。

细微的碰触声被放得很大,林筝听到声音抬头,弱弱地叫人,“顾老师。”

“嗯。”顾南枝应声,“这几位都是老师,不用怕。”

“哦。”林筝用余光扫了一圈,的确,这里的人穿着打扮都很‘正经’,包厢里也没有一丝烟酒味,反而有股淡淡的果香。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顾南枝问。

不等林筝说话,已经缓过神的时七抢先回答道:“吃完饭过来消食。”

“跑到KTV消食,你们知不知道这里禁止未成年出入?”顾南枝反问。

时七脖子一缩,躲到了林筝身后。

林筝恨不得把说话不过脑子的时七拉去墙角打一顿!

“我们走的后门。”林筝小声嘀咕。

顾南枝被自己听到的内容气笑,不动声色地反问:“你说什么?”这小孩儿都不用三天,三小时不打都想给她上房揭瓦。

林筝的小心脏砰砰乱跳,赶忙解释,“我们在包厢里待着,哪里都没去。”

“哪儿都没去,怎么会在这里?”顾南枝的问题一针见血。

林筝想了下,丝毫不觉内疚地把于川柏拉出来挡刀,“于川柏唱歌实在太难听了,待不住。”

顾南枝差点破功,她很想反问林筝一句,“你当自己唱歌有多好听?还嫌弃别人。”无奈小孩儿面子太薄,她不忍心落井下石。

“有没有喝酒?”顾南枝问。

林筝头摇得像拨浪鼓,“没有!”

还算听话,顾南枝心想,她站起来,对几个老同学说:“今天就到这儿吧,我先送她们回去。”

“别啊,难得见一面,时间还早。”有人说。

林筝也觉得扫大家的兴不好,急忙推辞,“顾老师,您不用送,我们等下坐公交回去。”

“就是。”打完电话的女人推门进来,附和道,“难得有机会让学生们看看你私下的样子,急什么。”

女人顺势勾住林筝和时七的肩膀,把两人带过去坐下,然后对顾南枝说:“顾大主席,我们都多久没听你唱歌了,赏个脸,把这首唱完呗。”

顾南枝看了眼满脸期待的时七和躲躲闪闪的林筝,没办法,点了开始,继续方才未完的缠绵。

顾南枝一开腔,林筝立刻变得正襟危坐,如果刚才在门外只是耳朵的享受,那现在加上顾南枝慵懒的表情和随性的坐姿,就是感官与心里的双重刺激。

林筝从来不知道,顾南枝唱起情歌竟然是这副模样,那么随意,却那么让人心动,她的歌声里没有叹息和炎凉,有的只是低沉的爱意,那双启合之间道尽温柔的唇……让人觊觎。

“怎么样?你们顾老师唱歌好听吧。”女人说,为了让林筝听清自己的声音,女人离得很近,林筝几乎能感觉到她的气息打在自己耳边时的感觉——和顾南枝的心跳加速不同,她让她很不舒服。

林筝不自然地坐直身体回应她:“好听。”

女人笑得愉悦,随手端起一杯果汁递给了林筝。

林筝正尴尬着,接过来就往嘴边送,嘴巴接触杯沿的瞬间,她明显感觉到顾南枝低缓的声音提了下。

只是一瞬间,林筝几乎以为她听错了,可对音乐敏感的她怎么会犯这种错?

林筝想不通,摇摇头继续喝果汁,全然不知杯沿上残留的口红沾了她的唇,入了她的口。

“时间太漫长,我的情郎,我在他乡,望着月亮。”一曲唱罢,掌声不断。

顾南枝走下来,踢踢林筝身边的女人说:“让让。”

女人不满,“地方那么大,你干嘛非要坐这里?”

顾南枝看她一眼,不冷不热地说:“这是我的座位。”

“脸呢?”女人努努嘴,指着林筝屁股下的地方说:“这个才是你的位置好吗?”

林筝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弹了起来,“顾老师,您坐。”

顾南枝看到没看林筝,手一抬,直接按着脑袋给人按了回去,“好好坐你的坐。”

林筝,“……”屁股烫得坐不住怎么办?

女人惹不起顾南枝,玩笑着嘀咕两声挪到了旁边。

顾南枝在她的位置坐下,随手抽了张递给林筝说:“擦擦嘴。”

林筝下意识舔了下嘴唇,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呀,顾老师为什么要让她擦嘴?

疑惑归疑惑,林筝还是接过顾南枝手里的纸擦了擦嘴。

“小姑娘也唱一首?”被顾南枝强行‘赶走’的女人越过她,从后面问林筝。

林筝身体后倾,刚准备和女人说话,顾南枝抬手一拦,给人拦了回来,“坐好。”

林筝如临大敌,立刻做得端正。

女人瞪着眼,恨不得在顾南枝脸上瞪出个窟窿,“我也没把你学生怎么着,你干嘛这么紧张?”

顾南枝用湿巾擦着手,微笑着说:“近墨者黑,时刻谨记。”

女人一时竟无言以对,他们这些人经过社会的荼毒确实不如孩子们单纯了。

“好吧,我不和她说话,那你帮转达下。”女人妥协。

顾南枝直接拒绝,“不了。”林筝的歌声估计没人驾驭得了。

一旁的时七不知道顾南枝听过林筝唱歌,也不知道顾南枝此举是想给林筝留面子,她凭着自己对林筝的盲目偏袒拍着胸口说:“我筝儿唱歌超级好听!”

女人顺着话题往下说:“那必须唱一首啊。”

时七立刻去点歌,林筝想拉都没机会,急得直想遁地。

“林筝。”顾南枝靠近林筝,低声问她,“不想唱的话,我带你们走。”

林筝扭头,直愣愣地看着顾南枝。

顾老师刚才的语气……好像知道什么?

顾南枝被看得没脾气,掩饰地摸摸鼻子说:“音乐教室和录音棚挨着。”

“?!”林筝猛地回忆起那次音乐课后和顾南枝的偶遇,原来!她听到自己唱歌了!嗷!不想活了!

林筝脸烫得要炸,要不是包厢里光线暗,她现在肯定会被当成‘奇葩’围观。

怎么办?!着急上头,林筝端起杯子一口喝光了剩下的果汁。

顾南枝静静看着,借着昏暗灯光抿了抿干涩嘴唇。

她今天要出来见人,刻意换了口红,正红色……不适合小孩儿。

“筝儿,点好了!”时七拿着麦招呼林筝。

林筝抬头,看清歌名后想在墙上拆个洞钻进去。

《乖乖》,这歌唱过一次之后就被她压箱底了好吗?!为什么她们家七总喜欢发现身边的不可能?!

《乖乖》没有前奏,坐在点歌机旁边的老师一切歌直接开始。

时七见林筝没动的意思,自己先跟着唱,然后摸着路往林筝那边挪。

挪到林筝跟前,时七一瞧马上到副歌,立刻把话筒塞给了林筝。

林筝握着话筒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开唱,“就这样先牵牵牵牵手,再摸摸摸摸头,把所有星星摘下来藏在你的身后……”

少女清亮、绵软的嗓音在包厢里散开。

顾南枝诧异地侧目,林筝今天竟然没跑调,还唱得格外,可爱,她的身边,空气仿佛都是奶油味的,甜得发腻。

几句过后,林筝的紧张松弛下来,声音更加甜软,她把一个小姑娘该有的可爱全部唱进了歌里。

顾南枝的笑迅速在嘴角蔓延,温柔目光包裹着林筝,眼里只剩一个她。

小孩儿可爱起来真没其他什么事了。

《乖乖》这首歌很短,林筝一唱完立刻关了麦塞回给时七,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

她现在都不敢看顾南枝,实在太丢人了!

顾南枝坐在林筝旁边,把她的反应尽收眼里,她站起来说:“歌也唱了,时间也差不多,我可以带两个小孩儿先走了吧?”

话已至此也没人好继续挽留,简单说了几句便放师生三人离开。

林筝一出包厢,捂住脸就往外跑。

时七追不上,急忙对顾南枝说:“顾老师,我没带手机,您帮我找下筝儿,我去包厢叫宋安树和于川柏。”

顾南枝,“好,一会儿楼下见。”

“嗯,谢谢顾老师。”

时七离开,顾南枝慢悠悠地走到电梯口,乘电梯下去找人。

外面的风很凉,林筝正站在路边踢马路牙子。

顾南枝走过去,忍着笑意说:“跑那么急干什么?我是狼,能吃了你?”

林筝瘪瘪嘴,欲哭无泪地说:“顾老师,我刚才是不是很丢人啊?”

顾南枝走到林筝身边,和她一起站在路沿上,看着前方匆匆而过的车子说:“不会,很可爱。”

站在同一高度的顾南枝高出林筝很多,她需要仰起头才能看到顾南枝的侧脸。

顾老师紧致流畅的下颌线真好看。

好看有什么用?!

啊!林筝暴躁地挠挠头,凶巴巴地对顾南枝说:“顾老师,您不许记得我唱歌!”

“好。”顾南枝满口答应,哄小孩儿似的语气‘惹怒’林筝,气得她直跺脚,“顾老师!”

顾南枝非常好脾气地反问,“嗯?”

林筝要哭了,“顾老师,你欺负人。”

“有吗?”顾南枝明知故问。

“有。”林筝欲哭无泪,挫败地蹲在路沿上揪鞋带。

顾南枝抬手勾勾林筝的马尾,问她,“生气了?”

林筝哼一声,把头偏向了另一边。

谁生气了?她看起来像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吗?她就是,就是不想在顾南枝跟前丢人现眼而已。

顾南枝见林筝不理自己,指尖卷了一小撮头发扯了下。

林筝吃痛,抬起头控诉顾南枝,“顾老师,疼啊。”

顾南枝松手,转而用掌心在她脑袋上乱揉,“知道疼以后就不要来这种地方,你们几个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林筝几人来这里有于川柏的哥哥保驾护航,有专门的包厢留着,完全不用担心会遇到坏人,可未成年进出娱乐场所到底理亏,林筝不敢吭声,由着顾南枝把她的头发刨成了鸡窝。

‘玩’够了,顾南枝拍拍林筝的脑袋说:“起来。”

林筝听话地站起来,不忍直视地上的影子,她这发型是要上天么?

“以后不要随便喝别人给的东西。”顾南枝说。

林筝一门心思都在自己的发型上,一时没听懂,反问道:“什么?”

顾南枝点点林筝嘴唇,严肃地说:“公共场合,不要随便喝别人给的东西。”

林筝反应过来,解释说:“他们是顾老师的朋友,不是别人。”

顾南枝一想,小孩儿说的还真有道理,可这有什么用?

“我说不行就不行。”顾南枝说。

林筝小眉毛拧起,死盯着顾南枝看。

顾老师这是不讲道理吗?

顾南枝被盯得莫名心虚,避开她的目光说:“我这个老人家吃的饭比你走得路还多,听一听害不了你。”

林筝眉头皱得更紧,不悦地说:“顾老师,您怎么总喜欢把‘老’挂在嘴边,我不喜欢听你这么说自己。”

“你不喜欢我就不说了?”顾南枝顺手捏上林筝下巴,揶揄道,“林筝儿同学,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

说话的顾南枝微弯着腰,几乎与林筝平视,浅笑嫣然的她勾着目光灼灼的她。

林筝失神了。

她听着自己快如擂鼓的心跳,心里从点燃就不曾彻底熄灭的小火苗火又开始蠢蠢欲动。

你朋友喜欢她。

同性恋没有问题……

时七的话不断揪扯着林筝懵懂的心,她抑制不住自己已经萌芽的异样情愫,小声问顾南枝,“顾老师,您说,女生可以喜欢女生吗?”

顾南枝含笑的目光剧烈震颤,她直起身体,敛了笑,“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林筝的心早乱了,没精力注意顾南枝的微表情,只是顺着已经开口的话题继续说,“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顾南枝的笑彻底消失,声音僵硬单薄,“谁?”

林筝摇摇头,沉默了好一会儿,忽然笑了出来,干净,纯粹,“我只是这样以为,还不确定,等确定了我再告诉您。”

顾南枝沉重的心无法被林筝的笑拉起来,她看着林筝的目光复杂难辨,像是有很多话要说,可被沉默孤立之后只剩一句淡淡的,“林筝,不要喜欢同性,想过得容易就不要喜欢同性。”

顾南枝说完,林筝脸上干净的笑瞬间僵住,她以为林筝听懂了,所以受伤了,她沉闷的心被林筝受伤的表情击中,一刹那的疼竟然让她难以忍受,“林筝……”

顾南枝刚开口,林筝忽然指着她身后的方向,脸色煞白地说:“顾老师,您帮我看看,穿黑色套装那个女人是不是我妈妈,拉着她的人是不是,是不是我和你说过的秦叔叔?”

热门小说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本站提供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娱乐圈]我成了世界巨星 绝品邪少 无限盗墓 第三卷 天山蛇冢 野戏:躁动的村庄 老千1:天下有贼 兵王归来 入眠 光之子 与权臣为邻 无敌剑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