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入冬后,林筝的状态越来越差,在顾南枝的课堂上都敢打瞌睡,一次两次也就算了,天天如此,顾南枝可不能忍。

“林筝。”顾南枝站在讲台上,叫一下早读就趴在桌上补觉的林筝。

林筝睡得迷糊,没反应,时七悄悄在她腰上挠了一把,想把人弄醒。

不料林筝这里的痒痒肉太多,时七一爪子下去,刺激得她猛坐起来,两眼发直。

时七小心翼翼地伸手在她眼前晃了下,“筝儿?”

林筝身子一软,脑袋一偏,又瘫了下去。

这次,她的侧脸落下去碰到的不是硬邦邦的桌面,而是一只温软手掌。

林筝睁开眼,回不过神,直勾勾地看着前方发呆。

嗯?这个两个G围了一个圈的腰带看着有点眼熟,被腰带圈住的腰,好细。

林筝抬起手,圆润的指尖贴上去,在眼前之人的腹部戳了下。

身后的时七倒吸一口凉气,想当场把林筝按到顾南枝跟前跪着。

林筝还是那副迷糊样,戳开心了收回手,一边抠着G上的那一横,一边将混沌的目光往上移……

“顾老师!”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林筝瞬间清醒,刷一下站起来,两手紧贴裤缝,和小兵站军姿一样端正,其实内心正在疯狂咆哮。

她是嫌活得太长了吗?抠哪儿不好,偏偏要去抠,咳,抠顾老师的腰带?还枕着人的手睡觉?她的脸够半米大吗?够吗?!

林筝心里的咆哮冲出胸膛,她不想活了。

顾南枝把林筝的小表情尽收眼底,她攥了下刚接住林筝脑袋时磕到桌面的手,忍着想笑的心情正色道:“跟我出来。”

林筝已然觉得人生无望,还有哪里是不敢去的呢?她垂着脑袋,一步步跟顾南枝出了教室。

身后,时七悲伤的目光追着林筝。

等看不见人,时七立刻亮起双眼,打开素材本,三下五除二,画出了一只被霸气师尊提溜在手上拖走的Q版小筝儿。

她下本古风连载的漫画主题有了——冷面师尊和她软萌小徒弟,“棒!”

宋安树见时七自娱自乐的起劲儿,长腿伸出去,斜斜勾了下她的凳子搭话,“你一个人乐什么呢?”

时七蹭地回头,龇着牙,面目狰狞地瞅他一眼又转了回去,全程凶残。

宋安树无辜地收回脚,不再招惹人,转而凉凉地问正在补作业的于川柏,“厕所走。”

于川柏头也没抬,“什么毛病,上厕所也要人陪?”

宋安树嘶一声不说话了,一到冬天都炸了毛了?一个比一个难惹。

没找到人消遣,宋安树裹紧羽绒服决定自己出去透透气,冬天的教室闷得要死。

走到后门口,林筝撒娇似的声音拉住了宋安树闲闲的步子。

“我错了嘛。”林筝鼓着腮帮子求饶,“我保证明天,不对,今天开始就好好上课,绝对不打瞌睡。”

顾南枝手里的课本抬起,敲上了林筝脑袋,和平时教训不听话的学生一样表情严肃地说:“你都错多少次了,每次认错态度诚恳,过后呢?转眼就再犯,耳朵都长哪儿去了?”

“耳朵就在这里啊?”林筝两手揪着耳尖,往上提了提,小模样可爱是可爱,狡辩起来理由也是真多,“这次真的是意外。”

顾南枝软了态度,但还是刻意压着表情反问:“什么意外?说不出合适的罚抄课文十遍。”

林筝放下手,掌心相对搓了搓,“最近天太冷,我家暖气片不热,我房间又没空调,晚上冷得睡不着,好不容易熬过去天又快亮了,所以晚上老睡不够,一到教室暖和了就容易犯困。”

顾南枝拧眉,“多久了?”林筝家是老小区,没地暖,漫长冬天就靠几片暖气取暖,连这都不热的话,林筝一整个冬天怎么过。

林筝抿了下嘴,无所谓地说:“入冬之后一直这样啊,找了几次物业,没见有人去就懒得打电话了,反正我在家待的时间也不长。”

顾南枝不赞同林筝破罐子破摔地做法,想了下说:“晚上在家等我,我开完会过去帮你看看。”

“不用啊。”林筝赶忙拒绝,“最近不是期末教学检查么,您那么忙,不用管我。”

“我不管你谁管?”顾南枝没好气地看她,林筝吐吐舌头不敢继续拒绝,笑眯眯地凑近顾南枝,讨好道:“那我在家等您啊。”

顾南枝满意地‘嗯’了声,从书里拿出一张通知递给林筝说:“下午课外活动,国外合作学校的师生代表会过来参观,学校组织了小型演出,黄老师想让你去表演书法,有没有兴趣?”

林筝想都不想拒绝,“没兴趣。”人前露脸的事,她以前喜欢做,现在再争气也没人为她鼓掌,何必浪费那个力气。

顾南枝点头,“行,那我找个理由回绝黄老师。”

林筝心思敏感,说完就后悔了,她沉了口气问顾南枝,“顾老师,您是不是不高兴?”

“嗯?”顾南枝看她,笑了下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本来就是临时通知的事情,不去就不去,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私心里,顾南枝其实希望林筝多参加活动,才华这种东西藏着藏着就失去了它本该有的光芒,不过林筝既然不愿意,她也不想强求,反正时间还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可是这样会不会让您在黄老师那边难做呀?”林筝不确定地反问。

林筝对老黄的第一印象不好,之后一直喜欢不起来他,这会儿带着偏见看人,自然哪儿哪儿都不好,总觉得他会借机为难顾南枝。

顾南枝将通知夹回书里,温声宽慰她,“这些事我会处理,不用你操心,好好上课。”

“哦。”林筝并没有因为顾南枝这么说而放心,她试着让自己答应,“顾老师,您想我去吗?”

已经准备离开的顾南枝停下,好笑地反问:“怎么这么问?我是选择题的答案?”

“林筝,我虽然是你班主任,但没权利强迫你做任何事,你不用为了顾忌我难做难为自己。”顾南枝说。

林筝避开顾南枝的目光,孩子气地蹭蹭脸,小声嘟囔,“不是强迫啊。”

“那是什么?”

“就……”林筝用脚尖蹬着地,别扭地说,“有些事只想做给在意的人,单纯炫耀或者完成任务没意思。”

“言下之意,我是你在意的人?”顾南枝问,不遮不掩地用词让林筝耳尖发烫,她是很在意顾老师,也很,喜欢她,毕竟,上了这么多年学还没有哪个老师能像顾南枝一样‘宠’着她,可被人当面说出来……感觉好怪。

“顾老师对我好,我肯定也要对您好。”林筝扭捏地说。

“这样啊,那我接受了。”顾南枝默认了自己的态度,很快又补充说,“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你‘委屈’自己为我考虑的,你说,我该怎么还你?”

林筝摇摇头,声音软软腻腻的,“不用还啊,我心甘情愿的。”

“好,那我先记着,等你想好了再来找我要。”

“什么都行?”林筝黑亮的眼睛迎着光,一副摩拳擦掌地狡黠表情。

顾南枝瞥她一眼,目光里有警告,声音依然和缓,“不许得寸进尺。”

林筝揉揉脸,“哦”了声。

顾南枝偏头指着教师方向说:“行了,回去准备上课,明天不许再在课堂上睡觉。”

林筝嘿嘿两声不吱声,黑亮眼睛像宝石一样夺目。

目送顾南枝离开,林筝乐颠乐颠地往回走,视线一转,和靠在后门口不知道多久的宋安树撞上。

林筝和做坏事被抓包一样,下意识回头看了下顾南枝,然后心虚地走到宋安树跟前说:“门口挺冷的哈。”

宋安树还是那副欠抽的平淡表情,下巴一抬,指指顾南枝离开的方向问:“你是不是又惹顾老师了?我看她走的时候表情挺难看的。”

“啊?”难看?她觉得挺好的啊,在笑呢,不对,宋安树没听到他们说什么吧,要不怎么会这么问。

林筝顿时放下心来,表情一垮,哀怨地说:“早自习打瞌睡呗,你是没看到顾老师凶人的样子,超可怕。”

林筝说着还学了个凶巴巴地表情,以表事件真实。

宋安树瞧了她几秒没说话,转身朝厕所方向走去。

林筝站在风口,冷得跺脚,但所有寒冷都比不过她心里的炽热,顾老师替她解决了那么多麻烦,这次终于轮到她为顾老师做点什么了。

心里有所期待,期待有归处可去的感觉,她很欢喜。

————

下午课刚结束,顾南枝就让人通知林筝去综合楼一号大会议室找活动负责的老师签到,流程听他安排。

林筝接到通知,马不停蹄地往过跑,她热情,但不爱热闹,到会议室后和负责老师说明情况便一个人坐在角落看闲书。

书是前段时间央求着顾南枝给推荐的,林筝喜欢得不得了,每次阅读都会想‘这里顾老师会怎么理解’,若是觉得自己的理解有偏差可能会僵持很久。

林筝不是个固执的人,却格外喜欢和这本书‘较真’,她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如果两人理解一致会有种志同道合的亲近。

“同学,这里有人坐吗?”旁边有个影子压下来,儒雅声音打断了林筝思路,她抬起头,和身侧的人对视,第一反应在哪里见过,再仔细去辨认又没有太大印象,倒是她直勾勾的目光把对方看得笑了出来,“我脸上有东西?”男人笑问。

林筝反应过来,急忙合上书站起来说:“对不起,这里没人,您随便坐。”

男人笑着坐下,姿势随性但随意,“你也是来表演节目的?”他主动搭话。

林筝点点头,礼貌地回答,“是啊,不过不是什么很出彩的节目,就上去写几个字。”

“书法?”男人笑容和煦,说话时看着林筝,经历过岁月沉淀的目光格外舒服,“现在的小孩儿多是学乐器,练书法的倒是少见,你怎么会喜欢书法?”

林筝将书放在膝头,两手抓着,笑起来眼睛很亮,“不是我喜欢,是爸妈喜欢,我就坚持练下来了。”

男人温和的眉眼闪过一丝紧绷,很快,林筝没抓住,顺着已经起了的头继续往下说,“他们很喜欢看我写字,说身上有书香气的女孩儿更招人疼……”

话匣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停下来,那边活动负责的老师过来叫人,林筝才着急忙慌地站起来说:“打扰您了,我要先过去准备了。”

“好。”男人声音很淡,不知道是沉浸在林筝的故事里,还是被她的故事勾起了什么回忆,整个人陷在椅子里,也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很久,无人角落里再次传出他的声音,很轻一句——“筝儿……”

热门小说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本站提供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热门: 超级天才狂少 重生之真不挖煤 给校草当假男友的日子 血脉录 山海经密码 天才医生 永恒的园丁 护花小神农 地狱变 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