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顶着徐芷内涵丰富的眼神熬到下课,林筝第一个冲出教室往厕所跑,时七跟在后面紧追慢赶也只得到一句,“帮我买份酸汤哨子面,不要哨子,谢谢!”

时七一听这话,扭头就往餐厅跑,差点和晚她一步出来的于川柏撞个正着。

“不是,时娘娘,你不陪筝娘娘去上厕所?”于川柏对时七‘丢下’林筝一个人去厕所这事儿实在难以接受,要知道,时七对林筝的感情可是深到她唱完《晚安喵》也能发自内心鼓掌的那种啊,盲目得让人发指,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去那么‘阴冷’的地方?

时七懒得理于川柏,听到他的话头也不回地说:“我去给筝儿抢饭!”

于川柏无语,除了鸡腿,食堂的饭什么时候要靠抢了?

收拾好多媒体出来的徐芷见于川柏和宋安树杵在门口,笑着问:“怎么站在这里?不去吃饭?”

“就去了。”于川柏毕恭毕敬地回答。

于川柏对徐芷这种举止优雅,会弹琴,还长了一副神仙姐姐容貌的女性没有一点抵抗力,每次和她说话都一脸没见过世面的土鳖样子,看得宋安树总想嘲讽。

今天要不是碍于徐芷说完话没走,宋安树这会儿可能已经讽刺得他生无可恋了。

“徐老师是在教师餐厅吃饭,还是自己带饭?”于川柏没话找话地问。

徐芷笑容和煦,“在教师餐厅吃。”

话落,徐芷随手勾了下耳侧的头发,温和目光不经意追上前面那个风风火火的小背影,“时七今天怎么没和你们一起走?”她问。

“还有林筝。”短暂的停顿后,徐芷补充道。

这两年身高越长越不受控的于川柏稍稍猫了腰,压着大嗓门说:“林筝去上厕所了,时七先走一步给她买饭。”

“嗯。”徐芷依旧盈盈而笑,盯着前面那个背影的眸色却渐渐变浓,尤其是她转弯太快撞上墙角的瞬间,徐芷舒缓的呼吸明显顿了下。

撞这么很,肩膀怕是要青了……

于川柏也看到了这幕,一时没绷住,捂着肚子放声大笑,“我时娘娘这让人难以捉摸的智商,哈哈哈。”

徐芷偏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问:“很好笑?”

于川柏登时卡壳,他的神仙姐姐明明还在笑,可这声,嘶,冷得能冻死人。

“徐老师,我们先走了啊,去晚就没饭吃了。”于川柏很识时务地说。

徐芷点点头,简单回应,没有一点平日里的温和优雅,吓得于川柏心里直犯嘀咕,两人一走远立刻疑惑地问宋安树,“徐老师今天怎么了?看起来好像不大高兴啊。”

宋安树两手插兜,闲闲地步子踩着地砖,“看到你,谁高兴的起来?”

于川柏,“……”就此绝交算了,一群没有良心的东西。

————

另一边,林筝着急忙慌地冲进厕所,完了又急匆匆跑出来,一阵风似的从过来洗手的顾南枝身边呲溜经过,要不是顾南枝反应过来叫了一声,林筝真会把她完全忽视。

“顾老师?”回过来的林筝趴在厕所门口往里看,“您上午没课吗?”

顾南枝甩干净指尖的水走出来,解释道:“后两节是10班作文,不用一直随堂跟着。”

“哦哦。”林筝点头如啄米,躲到门边等顾南枝先出来,再乖乖跟在她身边往楼梯方向走。

“您怎么会在这里啊?”走了一小会儿,林筝无聊地问道。

顾南枝听到这个问题脑子里第一反应是林筝唱的《晚安喵》,实在‘不堪入耳’,不过,美感不足,可爱有余,她就不当面揭穿好了。

“咳。”顾南枝正正嗓子回答,“和张老师说点私事。”

“嗯嗯,说好了吗?”

“好了。”

“哦。”

干巴巴的对话结束,两人一时相对无言,沉默地踩着楼梯往下走。

顾南枝走路慢,一步踩着一步,林筝则和小猴子似的一蹦一蹦,青春朝气的模样很是惹眼。

顾南枝不小心又想起她刚才唱歌的模样,没忍住问:“林筝,你唱歌好听吗?”

林筝一脚踩空差点扑下台阶,还好顾南枝一直记得这小孩儿干什么都会犯懵,一直留意着她,这才能及时给人拉了一把,不过小孩儿似乎并不领情,乍一站稳就虎着脸,严肃地问:“顾老师,您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呢?您是不是知道什么?”

“嗯?”顾南枝若无其事地看着前方,避开她灼灼的目光把问题抛了回去,“我应该知道什么吗?”

林筝不说话,就那么盯着顾南枝,盯得她浑身不自家,掩饰性地揉揉小孩儿脑袋说:“这不是看你刚下音乐课,顺口问一句吗,怎么,这事不能说?”

林筝好骗,见顾南枝不像哄人立刻作罢,两手背在身后,哼哼唧唧地走到前面说:“没什么不能说的啊,就,一般吧,不好听。”

“嗯。”顾南枝附和,同时在心里补充,“甚至有点难听。”

走到楼下,顾南枝接到了冯萱的电话。

两人加完微信后单独聊过几次,多是冯萱一直说话,顾南枝偶尔回应,期间冯萱说要请她吃饭,她只当客气,不想今天电话竟然真的打了过来。

顾南枝犹豫,她这些年不大联系老同学,路上碰见了寒暄几句没什么问题,真坐下来聊,她估计会把场子冷死。

顾南枝看了眼走在前面,踩着自已影子玩的林筝,顺口问:“能不能带个人去蹭饭?”

冯萱咦一声,意味深长地反问:“什么人?男的?”

“女的。”

“不是吧,你都这个年纪还和女的玩?要不要让我老公拉个他们公司的过去,高富帅。”

顾南枝婉拒,“不了,我现在比较习惯一个人生活,你真给我找个男朋友,我还舍不得把时间分给他。”

冯萱对顾南枝的反应唏嘘不已,“你真是没得救了,行吧,这事儿也不急在一时半会,晚上见面再说,时间地点我一会儿微信给你。”

顾南枝,“好。”

挂了电话,顾南枝叫了声前面的林筝,后者三两步跑到顾南枝身边仰着头问她,“怎么了吗?”

顾南枝随手把林筝跑过来时被风吹到嘴边的发丝拨下来夹到耳后,然后不紧不慢地上下打量了她一圈,最终得出一个结论——太瘦。

顾南枝都怀疑林筝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北方的冬天野风呼呼,就林筝这小身板,再不养一养真能给风吹跑,到时候她上哪儿找个这么称心的课代表。

对,必须要多多投喂。

“晚上带你去吃好吃的?”顾南枝问。

林筝听到这话,鼓着腮帮子,眉头紧锁,认真地思考顾南枝话里的意思,想明白了,她惊喜地‘啊’一声,围着顾南枝转了个圈,跳到她跟前反复确认,“真的吗?真的要带我吃好吃的?”

顾南枝被林筝的好心情感染,笑了笑,两手捏着她的脸颊,一个字一个字地重复,“真,的。”

林筝开心地手舞足蹈,小小身体向前一探,扑进了顾南枝怀里,“顾老师,谢谢您,我最近的小日子过得也太美了吧。”

拥抱大概是小孩儿表达喜悦最直接的方式,顾南枝被林筝的好心情感染,她收回手,虚环着小孩儿柔软的身体,轻声说:“不客气。”

一顿饭而已,还是被她拉去解闷的,真不用感谢,不过小孩儿这反应倒是让她发现了一件事——她实在是……太矮了,自己要低着头才能用下巴碰到她的脑袋。

顾南枝摸摸林筝脑袋,叹口气,朝办公室方向走去。

林筝傻愣愣地站在原地,大眼睛朝上看,嘟着嘴吹了吹刘海,对顾南枝的担忧一无所知。

————

下午放学,林筝借口有事,让时七几人先走,自己按照约定偷偷摸到停车场,藏在顾南枝的车子后面等她。

不久,顾南枝到了停车场,没见到林筝人,便随意靠在车边给她发微信。

一条信息过去,顾南枝隐约听到了什么响动,仔细辨认时又很安静,她没多想,安心等林筝的回复。

几秒过去,车尾巴处忽然探出来个脑袋,猫叫似的说:“顾老师。”

顾南枝被突如其来地声音心惊肉跳,手机一时没拿稳直直掉在了水泥地上。

啪一声脆响砸得林筝心肝疼,她赶紧跑过来捡,“哎呀,屏都碎了。”林筝心痛地说。

顾南枝脸色发白,缓不过神,这破小孩儿怎么老爱挑这种犄角旮旯待?!是嫌她年纪不够大,心脏还算强健吗?

林筝站起来,把手机摊在掌心,闷闷地说:“顾老师,怎么办呀,屏幕摔碎了?”

“你还知道碎了?!”顾南枝一开口和闹脾气的小女生一样,语气格外怨念,“你上辈子是小地鼠吗?专找人看不到的地方打洞!你就不怕我一盆水下去把你的小窝给端了?”

林筝被凶得一愣一愣,小心翼翼地摸出自己的手机,两手捧着递过去,弱弱地说:“您看这个够赔吗?”

顾南枝板着脸和林筝对视几秒,忽地噗一声笑了出来,她没好气地把两个手机都拿走,故意吓林筝,“我手机里有很多重要资料,别说是原模原样的手机,就是再搭个你也不一定……”

顾南枝本想说‘就是再搭一个你也不一定够赔’,话到嘴边变成,“才差不多够赔。”潜意识里,她已经把这个小孩儿当成了宝,既是宝,还有什么比不起?

林筝听话只听到前半段,急得跺脚,“那怎么办呀,去维修店里找师傅修吗?”

“修不好怎么办?”顾南枝就是不给台阶。

林筝默了默,极为委屈地说:“要不就按刚说的吧,把我陪给您,您吃点亏。”

顾南枝顿了下,曲指快速挑了下林筝下巴问她,“真赔给我了?”

林筝点点头,模样可怜兮兮的,“您不要嫌弃,我现在可能没什么用,等上完大学能挣钱就好了。”

“嗯……”顾南枝拖长音,似乎再考虑林筝的提议,“会做饭?”她问。

林筝摇头。

“会洗衣服?”

林筝摇头又点头,“会用全自动的洗衣机,手洗洗不干净。”

“我也会。”顾南枝说,言下之意,多个你和没多一样。

林筝挫败,她的生活技能近几年才开始有点长进,可也只是稍微,真让她做点什么,估计没戏。

“那你说,我要你干什么?”顾南枝最后补刀。

林筝咬着嘴唇看她,半晌,蚊子嗡嗡似的说:“我可以叫您起床。”

“……嗯?”顾南枝怀疑自己听错,她将上半身前倾,几乎凑到林筝跟前问她,“你刚才说叫我什么?”

林筝别开眼,耳尖红透,顾老师离她太近了啦!

默默吸了口气,林筝稳着声音说:“叫您起床,我早上起的可准时了,以前爸妈上班都是我叫的,他们上班从来没迟到过。”

“哦。”顾南枝映着晚阳的目光如水,缓缓扫过林筝耳尖,她说:“把我当你妈妈了?”

林筝立刻转过来,反驳,“才不是,顾老师是,是姐姐!”

顾南枝眉梢不经扬起,很轻,很快,扬起时眼睛跟着亮了下,被小孩儿叫姐姐的感觉,似乎不错。

顾南枝直起身体,松了口,“比起某个开学第一天就迟到的小朋友,我可能更相信自己的生物钟和闹钟。”

林筝疑惑,“您那天不是比我来得晚吗?怎么会知道我迟到?”

顾南枝低头翻看手机,嘴角的笑不断上扬,“晚只是进教室晚。”

开学那天,顾南枝到学校很早,本想着提前去教室看看,适应下环境,不料临时被抓去当壮丁,跑了趟校长办公室。

等顾南枝那边忙完已经打了上课铃,她怕落下重要的会议内容,抄近路往过赶,不小心在中途瞧见某个小可爱蹲在假山旁边喂小鱼小虾,还有字有句地和人聊天谈心,“吃过我的粮就是我的鱼了啊,等到毕业那天,我就把你们都捞回去下锅,你做个清蒸的,你做红烧,你,唔,头大,就做成剁椒鱼头好了……”

那天的林筝头顶着晨光,校服裤子一腿长一腿短,随意挽着,每次笑都在和朝阳比谁更灿烂,每秒沉默都让微凉空气为她凝滞。

在此之前,顾南枝在YY小小的直播间里见过林筝很多次,她几乎每次都带着小猴子的口罩,唯一一次见到真人还是在严冬深夜。

那天的夜色太浓,顾南枝看不清林筝的长相,仅凭身后那个曾经多次在直播间出现过的书包和挂在上面的小猴子确定她是谁,若非如此,顾南枝也不会好心地随便在路上‘捡人’。

顾南枝以为那次偶遇是第一次,也必定是最后一次,毕竟世界那么大,两个生活没有交集的人等同于两方天地,于是,那日学校里的再次相见,顾南枝始料未及,却也感谢缘分地温柔。

她想,这大概就是命运的安排,一步步带她走进林筝黯淡的生活。

她想为这个小孩儿种下一轮只属于她的太阳。

它不会开花结果,但会以永恒之光照亮她的每一瞬孤单。

热门小说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本站提供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1章 下一章:第33章
热门: 无限盗墓 第四卷 灵火魔墟 最强科技制造商 SCI谜案集第二部 兵王归来 重生之地产大亨 我的盗墓生涯第十卷 草原金顶 缥缈·阎浮卷 沉舟 别想离婚[重生] 寻龙之前缘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