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您好,我是林筝班主任,顾南枝。”顾南枝自报家门。

冯海安那边刚开完会,她示意其他人先走,自己单独留在会议室接电话,言语之间非常客气,“是顾老师啊,突然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顾南枝收回远处已经不可及的视线,绷着声儿说:“林筝今天上午晕倒了。”

话落,顾南枝似乎听到了一声急促的吸气,可等她仔细去分辨时又只剩下冯海安平静地反问,“为什么会晕倒?”

顾南枝清净的眸子敛了敛,“目前只在校医室做了简单检查,初步结果是长期饮食不规律,再进一步的还不清楚。”

“……嗯。”冯海安那边没了声音。

顾南枝没等她想好如何回应,主动发问,“据我所知,林筝除了中午在学校的这顿饭正常,早饭和晚饭经常不吃,这是她自己的问题,还是您那边太忙,照顾不到?”

顾南枝的问话似乎戳到冯海安痛处,后者压着声,不悦地说:“顾老师,你只是林筝的班主任,除了学习,其他事好像还轮不到你过问。”

顾南枝静了好半晌,忽地笑了声,态度一反常态地温和,“您多虑了,我只是出于对林筝的健康考虑,如果我的措辞让您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还请您见谅。”

冯海安后知后觉自己反应过激,沉默片刻后语气有所缓和,“我和林筝爸爸工作很忙,经常要去外地出差,家里也没有老人可以帮忙照看,用我自身的标准衡量,我认为她已经到了可以独立生活的年纪,现在看来是我考虑不周,我会尽快想办法处理,另外,我会抽时间带她去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有问题解决,没问题预防。”

“好的。”顾南枝的心沉得很低,但还是用最和煦的语气和冯海安说话,“林筝现在已经没事了,您不用太着急。”

“谢谢顾老师,辛苦了。”冯海安声音硬邦邦的,听不出多少感激。

“您客气了,今天打扰您了,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顾南枝原本还有所期待的心情,此刻更加沉重,她始终在克制自己的脾气,可冯海安似乎并不领情,她的反应完全不像个会为子女忧心的母亲,对林筝晕倒这件事的态度竟不如对自己这个‘陌生人’的表面客套。

林筝在这么冷淡的环境下还能乐天爱笑,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顾老师,去不去吃饭?”处理好工作出来的李莉问顾南枝。

顾南枝看了眼时间,直起身体说:“不了,有事出去一趟,回来再说。”

“这个点出去?”李莉疑惑,“你下午不是还有课吗?赶不赶得上?”

顾南枝摊开手,让风吹过掌心,“只是去附近买点哄人的玩意儿,耽误不了多久。”

李莉觉得顾南枝这话说得奇怪,她一个单身,没男朋友哄,更没子女哄,需要为这种事劳心劳力?

李莉想了想,到底不知其因,索性作罢,“行,那我们不等你了。”

“好。”顾南枝握起手,恍惚攥住了一缕风声,低低吟唱着不知名的委屈。

顾南枝想,这就是林筝一路过来的走走停停,她把坏的都丢进了风里,留下的都将灿烂。

那自己,是不是该为这来之不易的灿烂保驾护航?

————

顾南枝离开学校,去了离附中不远的甜品屋,那是一家经典老店,里面售卖各式各样的点心和糖果,小孩儿尤其喜欢。

她生病的小课代表,也是小孩儿。

“女士,您想买点什么?”午间昏昏欲睡的店员见有人进来,立刻迎上来,热情地问。

顾南枝来这种地方的次数屈指可数,粗粗看了一圈没看出任何名堂,只得和店员说出了自己的需求,“小孩儿不太爱吃早饭,有什么东西比较适合应急,还能长时间放置?”

“黑巧克力啊,它可以提高机体的抗氧化剂水平,能预防多种疾病。”店员拿起一盒包装精致的巧克力介绍,“这款坚果巧克力球是我们这里卖得最好的,颜值高,味道好,保管您家小孩儿吃了第一次还想第二次。”

顾南枝接过来看,上扬的唇角和店里的香甜味道交相呼应。

她家要是有个这么能折腾的小孩儿,她非得耳提面命,好好教育一顿不可。

“女士,您要是不满意的话,我帮您介绍别的。”店员见顾南枝不说话,主动说道。

“不会,我很满意。”顾南枝顺手又拿了一盒,将两盒叠在一起递给店员说:“麻烦帮我装一下。”

店员双手接过,指着她后拿的那盒解释说:“这盒是酒心的,酒精含量虽然少,但都是烈酒,不适合给小孩儿吃。”

顾南枝笑笑,“没事,我吃。”

她从小就不爱吃纯甜的东西,很难体会小孩儿对甜食的钟爱,眼下这不是要‘带小孩儿’了么,还是亲自尝尝,体会一下其中滋味的好,免得和他们话不投机,倒显得自己这‘殷勤’献得肤浅。

“好的,需要包装吗?”店员问。

“不用。”顾南枝说,马上又改口,“有没有漂亮一点盒子?这种不太适合放在外面。”

“稍等,您看这个行吗?”店员从下面的柜子里拿了个粉色的糖盒问,盒子上有一只俏皮的小猴子在玩巧克力球。

顾南枝一眼相中,“就它了。”

“好的,我帮您一起装起来,您这边付钱。”

从甜品屋出来,顾南枝匆匆回去学校吃饭。

走到餐厅门口,手机连着震了几下。

顾南枝将购物袋换了只手,拿出手机,锁屏通知里提示她有三条来自林筝的微信。

【顾老师,我又满血复活啦!】

【图片】

【图片】

顾南枝解锁手机,点进微信。

图片是两个表情,第一个——脸蛋红扑扑的小猫躲在门后偷看她,第二个——可爱的小猴子在对她么么哒。

顾南枝对着手机笑,小朋友自是有他们讨好人的方式,她嘛,对这方式很是受用。

顾南枝走进餐厅,趁着打饭的功夫回复林筝,【好好说,到底满血还是残血?】路都走不了整的还能叫满血复活?这是想糊弄谁?

林筝,【震惊.jpg】【顾老师还知道残血?】

顾南枝被林筝这反应搞得哭笑不得,她今年满打满算也就25,不至于老得连‘残血’这种游戏里的常见词都不知道吧。

不过,25啊,她比这些小孩儿大了10岁,10年的代沟怕是已经变成鸿沟了。

顾南枝走神地间隙里,林筝又发来一个惨兮兮的表情,幽怨道:【顾老师,不瞒您说,我现在就剩一点血皮了,随时都有可能阵亡。】

顾南枝放下餐盘,随手拉开凳子坐下,纤细指尖在屏幕上跳跃,【坚持一下,等顾老师给你喂大血瓶。】

林筝,【搓搓手.jpg】【血瓶甜吗?不甜不吃。】

顾南枝余光扫了眼身侧另一张凳子上的巧克力,笑从唇角溢了出来,【很甜。】

林筝,【星星眼.jpg】【好哒】

顾南枝隔着屏幕都能想象林筝暗戳戳傻笑的模样,先前因为那通电话坠下去的心也跟着渐渐浮起,【这会儿在哪儿?】她换了个随意的问题问。

林筝像是在那头等着一样,不等顾南枝放下手机就收到了回复,【教室。】

顾南枝,【趴一会儿,下午再有不舒服及时说,不要像上午一样硬撑。】

林筝,【嗯嗯,好的,谢谢顾老师。】

顾南枝,【快去吧。】

林筝,【OK.jpg】

结束聊天,林筝的好心情差点飘上天,等在校医室外面的时七就没那么好,她觉得自己快被晒化了。

“筝儿,你好了没呀?”时七抻着脖子喊朝里面喊。

她们刚才本来都快走到教室了,却突然发现校医给开的药没带,就又溜溜达达回了校医室。

这边,校医正好整以暇地等着。

“这回可不许再忘了。”校医把医嘱和药一起递给林筝,后接着问她,“和你们顾老师说了?”

林筝刚来那会儿,校医得知她还没告诉顾南枝身体已经恢复,就提醒她和顾南枝知会一声,免得她一直担心。

林筝听到这话,果断抛弃在外面等着的时七给顾南枝发消息,说自己满血复活,顺便骗了一个‘大血瓶’。

不过,她可不敢告诉顾老师自己不在教室,而是忘记东西又回了校医室,太丢人。

“说了。”林筝收起手机,礼貌地鞠躬,“今天谢谢您。”

校医和善,最喜欢林筝这种礼貌乖巧的学生,她放下手里的活站起来说:“我就不用了,要谢去谢你们顾老师,是她背你过来的。今天天热,她背你过来身上都湿透了,后来也一直在里面陪你,这么好的老师,你们以后可要好好听话。”

“嗯!”林筝重重点头,“我一定好好学习,报答我们顾老师的悉心养育,不对,悉心教导之恩。”

“知道就好,以后好好吃饭,别再晚饭连着早饭饿。”校医严肃地提醒。

林筝脖子一缩,弱弱道:“好。”

“筝儿!我要被太阳晒化了!”时七又开始催。

“来了来了!”林筝应了声,再次和校医说了谢谢,急忙往出跑。

见林筝出来,时七气呼呼地问她,“你在里面干嘛呢?拿药还是现生产药?你知不知道今天的太阳有多大,我被晒黑了你赔吗?”

“赔。”林筝用手帮时七挡着太阳,笑嘻嘻地讨好,“你说,怎么赔?洗衣做饭陪吃陪.睡?”

“这就不用了,我筝儿只需要聪明的脑袋,不用勤劳的双手。”时七拖着下巴,琢磨了下说:“以后多给我补课就行。”

“嗯??”林筝满脸不可思议,“七啊,你发烧了?怎么突然对学习上心了?”

时七推开林筝要摸她额头的手,叹气,“突然不想总考倒数了。”

“为什么?平平安安地混到大学毕业不是你毕生所愿吗?”

时七两手环胸,笑得神神叨叨,“秘密。”她才不告诉筝儿自己和顾老师的约定,免得惹她心里难受。

林筝也不追问,丢给时七一个鬼脸,优哉游哉地拎着药往教室走。

时七瞧着林筝倦懒悠闲背影,心里说不出的感慨,“我会喘气的筝儿终于回来了。”

林筝下巴扬起,欢快道:“可不。”好像,只要有顾老师在,‘残血’的她即使没有小血瓶也能像追风少年一样有用不完劲儿,说不完的笑。

这个人,她到底有什么魔力呢?

※※※※※※※※※※※※※※※※※※※※

P.S.:你我本无缘,全靠我花钱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大鱼海棠 1枚、jess soo 1枚、CY来看小百合 1枚、Elin 1枚、晴晴 1枚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pocot 66瓶、是星 5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热门小说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本站提供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第12章 下一章:第14章
热门: 寻龙记2 冥门秘棺 大宝鉴 诡语者系列租屋诡案 透视之眼 困兽 大宋北斗司 从末世回来后我变成了小白脸 神道丹尊 黑暗的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