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亲们,电脑与手机端都用www.xiuluoxiaoshuo.com打开访问,非常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1月初的夜晚很冷,尤其是大雪后的北方。

一过晚上9点,整座城市似乎都陷入了沉睡,就连城东标志性的酒吧街都是如此。

清冷月色下,陪伴夜归人的除了自己匆促的脚步,就只剩下静谧空气和阑珊灯火。

林筝下了晚自习没回家,背著书包在路上瞎转,转到10点,脚已经冻得没了知觉,可她依然不想回家。

别人的家里充满欢声笑语,她家,空空荡荡。

走累了,林筝在街边停下,从路沿上跳下来,踩着小碎步跺了跺脚,然后孩子气地一步挨着一步,在仅剩的一点干净积雪上留下自己的脚印。

“嘿。”少年清亮的笑声叫醒了沉睡的月色,似乎,只有放空心思玩的时候,她才能真正感受到生活的温度。

倏地,脚踩上积雪的咯吱声里多了一道女人的嘤咛。

林筝顿了片刻,左右看看,随即小跑几步,‘藏’到不过一掌宽的灯杆后,歪着头朝声音来源看过去。

幽深巷子里,两道人影交颈缠绵。

许是浓情融化了夜的冷清,那声嘤咛充满旖旎之色,像春色遇见烈火,一点即燃。

林筝望着前方,亮晶晶的眼睛不闪不避。

女人和女人到底是怎么示爱的?她有点好奇。

好像是绵长地亲吻,轻柔地抚摸,紧密地纠缠,还有暧昧地低语。

嗯,比男生的霸道温暖好多。

情到深处,长发女人的手探入了对方前襟。

林筝直勾勾的目光闪了下,抬起通红双手捧在嘴边哈了口热气。

手就这么伸进去,不冷的吗?

“唔!”身后宽大的羽绒服帽子忽然被扣下来,有人按着她的脑袋,低声说:“小朋友,非礼勿视。”轻缓女声里带着笑,听起来格外舒服。

林筝眨巴眨巴被帽子遮住的眼睛,这才觉得脸颊发烫。

围观别人亲热好像是不太好,不过,耳边这个声音真好听。

嗯?她的关注点好像不太对?

和她说话的这个人是谁?没印象!

林筝垂眸,狭窄视线里隐约可见一双黑色的马丁靴,往上一点是女人纤细的小腿,和她的声音一样引人注目。

“姐姐,你是谁啊?”林筝小声问。

女人还按在林筝脑袋上的手沉了沉,凑近她的耳朵说:“你猜。”温热气息从帽子边缘钻进来,红了林筝稚气未脱的小脸。

林筝动动发麻的双脚,摇头,“我不知道。”

“呵。”女人低低笑了声,没有回答。

静默很快被不远处暧昧的声音盖过,比起方才的低语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筝努力说服自己听话,非礼勿视,可两只小耳朵还是不受控地竖了起来。

“喂,你轻点啊,扣子都让你扯掉了。”被压在墙上的女人嗔怪。

长发女人笑了声,唇贴在她颈侧,轻声道:“你想方设法招惹我的时候怎么没想着收敛点?现在让我轻点,晚了。”

“你……!”林筝还想继续听,不料女人走到身后,两手捂住了她的耳朵。

隐约间,林筝听到她说:“左转,直走。”

林筝懵了片刻,傻愣愣地跟着她的指令做。

走出约莫百米的距离,女人松了手。

林筝从帽子下面看见她绕到自己跟前,扯着帽檐用力往下拉了拉,将她的视线完全挡住,随后再次开口,“小朋友,你该回家睡觉了。”

说完话,女人径直离开,飒爽的步子带起一阵轻风。

林筝站在原地没动,两手抱住耳朵,小心翼翼地揉了揉。

刚才被女人捂着的地方温度尚暖。

她的手肯定很暖和,可,她是谁呢?

林筝反应过来,急忙将帽子扒拉到后面,朝女人离开的方向看过去。

不远处,穿着米色大衣的女人进了一扇矮门,门楣挂着的木匾上写了两个字‘归驿’。

林筝没去过‘归驿’,但从这片普遍的经营范围不难判断‘归驿’是间酒吧。

课本上总说‘借酒浇愁’,她现在也是愁绪万千,进去‘买个醉’不过分的吧。

林筝两手抓住书包带,深吸口气,昂首挺胸地朝‘归驿’走了过去。

拉开门的瞬间,裹着清甜酒香的暖气扑面而来,过大的温差刺激得林筝忍不住哆嗦。

林筝站在门口搓搓手,悄然打量着里面的情况。

这个酒吧和林筝想象里的很不一样,里面有人围着炉火小酌,有人抱着吉他弹唱,还有人只是安静地坐在昏暗角落消磨时间。

这一隅小世界很‘静’,远离烦恼的沉静。

林筝不太关注他人的喜怒哀乐,她只是找个‘买醉’的借口进来寻人,可惜,好奇目光在里面扫了一圈又一圈,依然没有发现方才穿着米色大衣的女人。

也许她脱了外套,就坐在这些人中间,只是自己没看到她的脸,认不出罢了。

失望骤然而至,不等林筝发现就被服务生打断,“小姑娘,这里是酒吧,未满十八岁不能进哦。”

林筝收回目光看着她,清澈眸子里映着跳动的火焰。

“这里卖牛奶吗?”林筝问。

不给醉酒,她醉奶总可以的吧。

服务生似乎觉得林筝这问题很好笑,但还是保持了高度的职业素养,并没有当面笑出来,而是恭敬礼貌地回答,“这里只卖酒。”

“哦,那我去其他地方找找吧。”林筝探寻的视线不断往里飘,企图抓住最后一点侥幸的希望。

结果一无所获。

服务生没多说什么,好意补了一句,“这条街都是酒吧,你要先走出去。”

“好的,谢谢。”林筝鞠躬。

宽大的帽子随着鞠躬动作扣下来,将她的视线遮了大半。

恍惚中,她回到了方才被人按着脑袋说话的瞬间。

林筝抿抿干涩嘴唇,视线悄悄往前挪。

这个姐姐的腿不够细,鞋子也不好看……心理暗示果然都是骗人的。

林筝扬起的嘴角耷拉下来,脑袋左右转转将帽子戴好,转身往出走。

门外的冷风拼命往进灌,林筝屏住气,一头扎进了夜色里。

“你等一下!”服务员突然在身后大喊。

林筝疑惑地回头,“还有什么事吗?”

服务生站在门口,躲开风解释,“我是新来的,业务不熟,刚想起来好像是有牛奶的。”

“真的吗?”林筝喜上眉梢,少年独有的干净眉眼和清亮声音让人心软。

服务生收回按在耳麦上的手,笑道:“真的,你快进来吧。”

林筝,“谢谢!”

林筝被服务生安排在角落,一边安心等她送来牛奶,一边继续寻找刚才的女人。

不久,服务生送来牛奶,开水热过的,倒在圆滚滚的玻璃杯里,杯碟上还放了一柄顶着小猴子脑袋的勺子,煞是可爱。

林筝拿起勺子打量半晌才不舍地放下,捧着杯子抿了口牛奶。

热意一路往下,灼伤了被她藏起来的心事。

几天前的月考,她只考了年级第二。

父母对这个成绩没什么表示,准确来说,他们这学期几乎都不在家,对她的生活和学习不闻不问。

她放学自己回家,生病自己去医院,饿了自己想办法吃,半夜吓醒了自己想办法再睡,她把一个人生活过得‘井井有条’。

可明明暑假他们全家还一起去了大理旅游,那时候的她还是个被宠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公主,怎么一回来就突然变成了没人管的野孩子?

伤心事不停往出冒,林筝吸吸鼻子,大口喝完牛奶,在眼泪掉下来之前快速抱起书包往出跑。

服务生看到,急忙追过来问:“你要走了?”

林筝以为服务生是追过来让自己付钱的,她胡乱擦了下眼睛,掏出钱就往服务生手里塞,也不管这钱够不够,多不多。

服务生反应不过来,愣是看着林筝拉开门‘逃跑’才慢半拍地跟出去,想把钱还给她。

牛奶又不是店里的东西,根本不用付钱。

不想林筝跑得太快,等服务生追出来,林筝已经过了马路跑出好长一段。

服务生这边还有客人,走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林筝越跑越远。

“算了,钱给南枝姐也一样。”服务心想,一转身,和从里面出来的女人迎面碰上。

女人穿着的米色大衣,就是林筝想找的那件。

“南枝姐,你怎么出来了?”服务生问,听语气两人很熟。

顾南枝平淡的目光扫了眼前方隐约可见的仓皇人影,随口道,“走了。”

“走?”服务生诧异,“你一会儿不是还要上台唱歌?”

顾南枝已经在这里驻唱了两年多,每周来一次,唱两个小时,从十点到十二点,今天都还没开始。

顾南枝插在大衣口袋的右手碰了碰滚烫的牛奶盒子,缓声道:“另一盒牛奶也热好了。”

服务生一头雾水,“牛奶热好和不唱歌有什么联系?”

顾南枝没回答,垂眸看了眼她紧攥着的手说:“她给你钱了?”

“对!”服务生急忙将钱递给顾南枝说:“我没来得及拒绝她就跑了,这钱你收着吧,反正牛奶是你买的,也是你热的,我只负责端给她。”

“嗯。”顾南枝接过钱,头也不回地离开。

服务生望着她清瘦的背影,摇摇头进了酒吧。

‘归驿’虽然独树一帜,但说到底确实是酒吧,哪儿来的牛奶可卖?要不是顾南枝在耳返里让她帮忙留住林筝,她可不会心大到把一个未成年人请进来,万一被人盯上,后面麻烦事儿多了去了。

不过,能让‘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顾南枝又是留人又是亲自煮牛奶,这个小丫头应该还是第一,不对……第二个吧……

————

这是林筝和顾南枝的初遇,彼此不曾真见。

这一年,林筝13岁,顾南枝23岁。

一年半后再遇,林筝是高一新生,顾南枝是她的班主任,她虽然认不出顾南枝是谁,却依然喜欢这个班主任喜欢得不得了。

※※※※※※※※※※※※※※※※※※※※

师生小甜文,半养成,求收藏求评论,么!

热门小说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本站提供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女朋友每天都要人哄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uluoxiaoshuo.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热门: 全职修神 近身特工 触墓惊心 第四卷:食人将军 大戏骨 超品战兵 很纯很暧昧 我的盗墓生涯第七卷 修罗魔影 死对头他超甜的 电影教师 天生反骨[快穿]